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双河乡趣闻小说系列之五——说媒

时间:2013-05-25 21:04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申从珊 点击:

老歪说媒

双河集北面,是一条油河,河北岸是刘窑、南岸是王窑,没开挖油河的时候,当地流传着一句歇后语:“搬到刘窑冲到王窑没有人要”,说明当时的水灾严重,38年黄河发大水后,在老油河的基础上,开挖了新油河,使刘窑王窑一分为二,两个村的人往来都要绕到十里外的双河集过桥,年久,两个庄的人都生疏了。

人情生疏了,但是有亲缘关系的依然要走动。比如王窑的老歪和刘窑的老何。

“老歪”是王窑村的一个大户,只因为他的头始终被一个肩膀扛着,所以人们就这样喊他;老歪嘴皮子利索、脑子里怪点子多、家里置办了百余亩土地,也算王窑村的富裕大户;他的邻居赵家有6亩多肥地,紧邻着老歪的大田,老歪一门心思想把这肥地“捞”回来。

咋捞呢?老歪朝思暮想。

有了,赵家有个长像英俊的儿子,十八啦,但是个瞎子。

老歪想,给他瞎子说个媳妇,这地不就归我了吗?

于是,他派人叫老赵到他家里,询问此事,老赵听得心花怒放,一口答应:“管”。

说谁呢?老歪想了三天二夜,终于想到了妹夫老何。老何家的小女儿今年正好十七。

于是,老歪套了马车,穿戴一新,去刘窑看望老何。去的时候,老歪从账房里拿了十块银元,又从双河集街上买了十斤大肉,过了桥,直奔妹夫家。

老何家很寒酸,茅草房上面长着几个大窟窿,风嗖嗖的漏,老何家难得见过荤菜,今天见老歪进门这么排场,欢喜得不得了,于是,老何家的媳妇手忙脚乱的张罗了几个喷香的菜。划拳、喝酒、唠嗑、其乐融融。

老歪一嘴酒气,说该给外甥女找个婆家了。

老何醉眼朦胧,说那就麻烦他舅了,

老歪微睁开一只眼,看着老何说:“咱南庄老赵家,有地、有骡子、有马,孩子十八,长得给罗成样,你看可管?

老何吐着酒气,管,

老歪说:“小孩不错,就是瞎一只眼。俺说实话”

老何说:“瞎一个眼不碍事,只有日子好就行”

万事大吉,酒毕,老歪要走,老何送他,到了村西头,老歪有意味深长的说:“妹夫,小孩真不错,就是瞎一只眼。俺说的是实话”

老何不耐烦了:“知道了,瞎一只眼”

老歪回村了,事情办好了,老赵的地也给老歪了,这年八月十五,老赵和老何两家正是办事,老何的女儿嫁给了老赵的儿子。

新婚第二天,新娘子哭着跑回娘家了,哭哭啼啼的告诉了老何,老何气汹汹的带着女儿赶到老歪家,问为什么骗他。

老歪理直气壮地说:“我没有骗你,吃饭的时刻,我说小孩不错,就是瞎一只眼;你送我在村西头,我又说小孩真不错,就是瞎一只眼;这你都听见了吧”

老何点点头

老歪继续理直气壮,“我说几遍瞎一只眼?”

老何底气不足了“两遍哦”

老歪一巴掌打过去:“这不是瞎俩只眼吗?说我骗你,你白吃了我的猪肉,我还没有叫你还呢?”(双沟镇文化站 申从珊)

(后记:文革中,被划为地主的老歪因此事被批斗)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