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戏曲小品:鹊桥再架

时间:2013-06-30 16:26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陈国强、陈海敏 点击:

时间:现代
地点:某村
人物:陈文化 男,镇文化站长,39岁
      侯春色 男,原红杏的前夫,36岁
      李红杏 女,原春色的前妻,35岁
      张大娘 女,李红杏的母亲  62岁
      杏花   女,红杏的女儿  7岁
(红杏家,戏台右侧设一幢民楼,楼堂中摆着彩电等现代家具。左侧布设一座小桥,一条小溪流水潺潺。一片片葱绿、桃花烂漫的春景。幕启陈文化高兴地上场。
文化:唱:桃红柳绿春似锦,
葱乡风光惹醉人;
自然生态环境美,
美好新村处处新,
惠民政策人人颂,
小康路上大步奔。
(白):那侯春色离婚外出打工现已回转,他今天约我到红杏家,想与红杏复婚,我作为文化干部得想法把这事调解好。(春色上)
春色:(唱)想当年我游手好闲是浪子汉,
赌起博来又时常通宵达旦。
妻子劝我不顶用,
欠下赌债整五万。
负债累累生活难,
抛开妻女弃家园。
外出打工苦五载,
还清债务把村还。
陈站长,心眼好,
为俺复婚把线牵。
文化:春色,自从你外出打工,大家都希望你能痛改前非,浪子回头。目前,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全过程,要贯穿“照镜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的总要求。所以,今天咱们找红杏,你要多说好话,深刻检查,争取她对你的原谅。
春色:好好!我一定按照我的要求去做。
文化:你在外这些年是怎样生活的啊?
春色:哎——真是一言难尽呀!我苦苦地在外干了五年,还完债后,我突碌了一层皮啊……这些年,我也曾找过女伴,以“临时夫妻”生活方式组建一个组合家庭。或暗或明的生活在一起,彼此互相照应,但是那只是“露水情”。而当别人夫妻团聚时,我们的“临时夫妻”只好自行解体。于是,我又成了光棍一条。哎——男人空房太孤独,追求复婚在家中。
文化:春色。
(唱):家乡如今是聚宝盆,
家家户户笑吟吟。
农业结构大调整,
经济腾飞喜煞人。
富民政策百业兴,
众手齐描大地春。
黄岭已是文明镇,
民营企业都生银。
文化经济大发展,
镇村都需要创业人。
春色:对呀!只要能和红杏复婚,我一定埋头苦干,好好创业建好家,孝敬老人过人生!
文化:你看红杏家,在镇政府与计生委的扶助下,已办起了养殖场。近几年,大葱连片种植,每年都收益好几万,你看新盖的楼房像不像别墅?她家要有个男劳力,那日子岂不是芝麻开花——节节高啊!再说,那杏花已上小学了。哎!你几年没见,不想你的亲生女儿吗?
春色:(伤心地)我经常梦里看见女儿,每每梦醒一场空。可是现在!我哪有脸去面对这家人啊!?
(唱):我自酿苦酒自己喝,
赌博家破受折磨。
想当初——
红杏劝阻我听不进,
到如今——
只盼红杏能开恩!
文化(唱):有错只要你承认,
红杏也不是糊涂人。
你能改错心诚恳,
那春风定会吹散乌云。
(白)春色,只要你心诚,石头也能给悟化了。红杏吧,总会原谅你的。
春色:(唱)止步在小溪一边,
杏花她就在对面。
心与她隔溪相连,
却不能到她身边。
这颗心分成两半,
呼唤声若近若远。
红杏她若隐若现,
我的心还在从前,
我的心还在从前啊!
文化:(白):你多年未归,今天登门,你得去超市买点东西看望家人。同时,这也是人知常情啊。
春色:是啊——买东西容易,可我就怕她们不接收啊!
(唱):想那年我和红杏燕尔新婚,
倒插女婿进了她家门。
只因我赌博输钱把家破,
抛家舍业离了婚。
我定要痛改前非走正道,
决不负陈站长一片好心!(走向超市)
文化:我先去村图书室看看,一会就来。(下)
[大娘从室内扫地上,喜鹊声声,她喜悦张望。
大娘:(唱)树上的喜鹊喳喳叫,
想必是要把喜来报。
陈站长要和红杏谈,
看来喜事就在眼前。
[杏花蹦跳着上。
杏花:姥姥——我妈上哪去了?
大娘:你妈挑水去了。
杏花:那我爸爸在哪儿?怎么不帮助我妈呀?
大娘:你爸爸远走高飞不见了。现在咱家就三口人。说完大娘领杏花进室内。红杏喜不自禁地上。
红杏:(唱)
近日春色回了村,
他常徘徊在俺家门。
大家说俺要复婚,
陈站长也曾几次登门。
说春色决心要重做新人,
想起他我不由得咬牙恨,
又难忘一夜夫妻百日恩。
倘若我和他复了婚,
他是否能够重新做人?
复婚后他若再反目,
岂不又让我——
让我旧伤痕上再添新伤痕?
左思右想难下结论,
我要静观其变!
再等等,再看看,
看他现在是个什么人。[春色手提礼物上。
春色:(内疚地)红杏……
红杏:你——你来干什么?
春色:我,我——我是来看望你、咱娘和杏花啊!
红杏:(痛苦气愤地)谁和你咱咱的,别套近乎——亏你还有脸来!
春色:我……
红杏:我啥?我和你都离婚几年了,别骚扰人。你走吧!
春色:红杏啊,过去都怨我不好,请你原谅我吧!
红杏:别讲些废话,你快走!
春色:(无奈地)我走,我走!(欲下)
红杏:(突然地)你回来!又这么一走了事吗?
春色:你不能原谅我,我哪能不走啊?
红杏:我还有旧帐和你要算清楚。
春色:旧帐?红杏呀,只要你原谅我的过失,从今后你让我当牛做马我都原意——
红杏:离婚协议书上,你要扶养杏花读书到成人!
春色:红杏,这份旧帐还不违呀![文化兴致勃勃地上。
文化:哦!对对对——
春色:陈站长!……
文化:谈怎么样了?
春色:不怎么样,红杏她——她不原谅我……
文化:别着急,慢慢来。你先——(给春色递个眼色,春色灰心丧气地离开。面向红杏)红杏啊,他已经认错,你就别再为难他了。要多想一想你们的孩子和家庭吧……[大娘领杏花从内屋上。隔门见她们谈话,止步、傍听。
文化:红杏呀,你别老想过去的事,要着眼于未来啊!{大娘和杏花上。
大娘:陈站长,你帮个忙,给我女儿找个对象吧。
文化:大娘,春色多次向我保证悔过自新,想和红杏复婚,你看行吗?
大娘:那怎么行?春色是个败家子,家里有金山银山,也禁不住他赌啊——(大娘扫兴地下)
红杏:(一直在深思)陈站长。我理解你和乡亲们的心情,可我娘一提起春色,就伤透了心呀!
文化:俗话说,浪子回头金不换,春色已诚心诚意向你道欠,他一定能痛改前非,重振雄风。但是你得给他机会呀!
[春色上。红杏背过身去。
春色:陈站长,外边有人找你说话。
文化:(指春色)你过来,红杏和你有话要——
春色:(胆怯地)我……
文化:拿出你诚意来,去呀,靠近点!(文化下)
春色:(慢腾腾地走近红杏)红杏……红杏,我再也能离不开你呀……
红杏:你不离开我?你说的倒轻松!
(唱)想起往事泪汪汪,
      苦难日子和谁讲?
      亲生女儿你不顾,
      赌博欠债离了婚。
俺都没脸出门口,
只恨命运捉弄人。
夜间哭泣到天亮,
天亮叹息至黄昏。
多亏政府来扶助,
种植养殖家翻身!
春色:(唱)一番话说的我如揪心,
          万不该断情意和你离婚。
          红杏呀——
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
         我求你——
再给我机会只一次,
         让我悬崖勒马重新做人。
红杏:(唱)重新做人家可兴,
     捧出真情换真心。
     水大不能把桥漫,
复婚必须问我母亲。
(白)你问问我母亲吧,她若同意,我……我再说吧。(红杏下)
春色:那你……
[杏花拉着姥姥从内室出,春色急忙躲到一旁处。
杏花:妈,妈妈!
红杏:杏花!(向春色躲避的地方瞥了一眼,迎着母亲与杏花上。)娘!
大娘:(舒心的拉着红杏的手)红杏呀!陈站长很关心你的婚事,如果能招上个满意的男儿该多好啊!
红杏:是啊!(试探性地)娘,大家都说那春色已悔过自新,还说他要回来呢!
大娘:回来?回哪儿来?
红杏:回咱家呗。
大娘:(气恼地)什么,他还回到咱家来?白天做梦!
红杏:娘……
大娘:(似乎有异常感觉,背白)红杏话里好像有话,我得仔细问问她。别人这么说,那你是怎么想的啊?
红杏:我和你想的一样吧。
大娘:这就对了,月缺自然圆,另招爱郎吧![大娘、红杏与杏花下。
文化:(冲冲上)
(唱):十八大精神传乡村,
乡风文明得人心。
今天上门来调解,
牵线搭桥促复婚。
春色:(循声上)多谢陈站长为我们的婚事操心呀!
文化:春色,长命的婚姻都是由善良来养活的。百善孝为先,大孝行天下,眼下
你应该给大娘赔礼道歉,多陪笑脸。
春色:好好!多陪笑脸,多陪笑脸。
文化:一定要记住!
春色:好好!一定记住,一定记住![春色手提礼物,欲进门,正与大娘碰面]
大娘:(猛受惊)哎呀!哪里来的野人!
春色:娘,是我。
大娘:什么,娘呀?(嬉笑怒骂、背白)这声“娘”叫得我好难受。小伙子,你认错人了吧。(突然认出)啊!是你?……
春色:是我。娘,我是看望你老人家来了!
大娘:(生气)你……
(唱)都怨我当初瞎了眼,
      把女儿嫁给浪子汉。
      你抛弃妻女老小丧天良,
      害得我们全家人受遭秧。
      你给我滚蛋快滚蛋,
      免得我动手!把你往外撵!
     (白 你,你你,你滚蛋!)
春色:(对外白)我要牢记陈站长的话,对岳母娘要多陪笑脸……
大娘:你出去,出去!
春色:娘,你……
大娘:你走开!(春色放下礼物刚出门口,大娘便将礼物扔出,春色接住。)
大娘:(大声地)呸!(关上大门)[春色惊慌失措。文化上]
文化:(问春色)进展得怎么样啊?
春色:哎呀——门都不让进……
文化:走,我和你一同去。(慢腾腾地开门)
大娘:(以为是春色又开门,一扫帚打来落在文化身上)不要脸,又来啦!
文化:(拉春色进屋)大娘啊!
大娘:哎呀——是陈站长啊!我当是他呢!(指春色)哎呀!没打痛你吧?
文化:微微一笑,不疼,不疼。
大娘:(看见春色,大喊)红杏!快来——(指着春色)把他撵走!
文化:(拦住)大娘,咱们有话慢慢说好吗?
红杏:娘,有话咱慢慢说。
文化:大娘啊!
(唱)春色他痛改前非重新做好人,
      小杏花本是她们俩骨肉至亲。
      如今你已年迈身体欠佳,
      他们俩复婚后有利你们。(文化见屋里有水桶,递给春色个眼色让他挑水去。春色下。)
大娘:陈站长说的是实话,
      我女儿年龄将已大。
高不成全低不嫁,
男女缺一难成家。[杏花走近陈站长。
杏花:陈伯父,听我妈说,你吹拉弹唱都会,他你能不能给我唱一首歌?
文化:(指门外)杏花,今天另有人给你唱歌。春色——(春色应声上,将水挑放在一边,擦汗进屋。)杏花,让你爸给你唱。
春色:(走近杏花)杏花——
杏花:(凝视着春色)我爸?……他远走高飞了,怎么回来了呢?
文化:你爸想你了,飞回家来看你,你喜欢吗?
春色:(痛心地)杏花,我是你爸。(拉着杏花)
红杏:(眼中含泪)杏花,杏花!
杏花:(挣脱春色,扑向妈妈怀里)妈妈,陈伯父说(指向春色)他就是我爸。
红杏:(揪心地流下眼泪)是啊!
(唱)看眼前,人间亲情动人心!
文化:(唱)他们又各怀心事难启唇。
却让那亲生父女不相认。
春色、红杏:(合唱)
原配夫妻旧情深,
藕断丝连又逢春!
没有你的日子里,
我常常望着月亮
那溶溶的月色
就像你的脸庞
月亮抚慰
抚慰着我的心
我的泪水
浸湿了月光
月亮在天上
我在地上
就像你在海角
我在天涯
月亮升的再高
也高不过天
你走的多么远
也走不出我的思念——
文化:杏花,跟着你爸,叫他教你唱歌。(暗示春色下,杏花小心翼翼跟着春色。大娘见此景思绪万千。)
大娘:(唱)见春色领着杏花出了门,
       倒让我心里一阵乱纷纷。
       看起来父女俩天性使然,
       刚见面亲情就不同一般。
       男欢女爱心相印,
       骨肉至亲难离分。
       春色今天表现好,
       我该消除旧伤痕。
       看现状春色红杏皆有意,
  想今后必是一对好情人!
文化:大娘啊!
(唱)忘掉过去向前看,
     家庭生活多么美满。
     重活女婿抢着干,
     家务女儿来承担。
     女儿女婿比孝顺,
     天伦之乐甜心间!
[春色领杏花上。
文化:春色,快向大娘赔礼道歉!
春色:娘——过去全是我的错呀!
红杏:(拦着)慢着!
唱)你这个浪子赌博精,
    害得俺们好苦情。
    今天你表示重做人,
    是真是假我还看不清。
春色:(唱)如果你要不相信,
       我对天公把誓明。
红杏:(唱)我不听誓言看行动,
       空口无凭怎么行!
要你书面几桩事,
重做新人作保证。
春色:(接唱)就是百件也答应,
             立志创业把家兴。
红杏:(唱)诚心诚意表决心,
           赌博之事不沾身。
          勤劳致富靠双手,
          尊老爱幼讲本分。(红杏给春色递眼色指向大娘)
春色:(唱)含泪跪拜俺的娘,
           以求对我多原谅。
俺娘你若不同意,
我下跪三天也不起。
大娘:(唱)春色下跪泪纷纷,
确实叫我软了心——
叫一声春色你起来,
男人膝下有黄金。
看来你的确有诚意,
我同意你们俩复婚!
文化:对!
(唱)花好月圆真喜庆,
复婚再领结婚证。
人和业兴事事顺,
重建家园梦成真。
红杏:(唱)男嫁女今朝新风尚,
我们要珍惜好时光。
前情谅解似如梦,
后景欢娱幸福长。
春色:(唱)站长关怀永不忘,
复婚事成感谢党。
从此夫妻无异梦,
同心同德奔小康。
红杏:你说是真话?
春色:是真话!
红杏:杏花!
杏花:妈!
红杏:杏花,快来叫你爸!
杏花:爸爸——
春色;(抱起杏花)我的好宝贝。
文化:大娘啊!这回你满意了吧!
大娘:多亏陈站长你帮忙啊!
(合唱):梅开二度花馥香,
男女原配情绵长。
鹊桥再架桥更牢,
破镜重圆喜满堂呀喜满堂!!
众人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
[落幕。——剧终

安徽省临泉县黄岭镇文化站陈国强、陈海敏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