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是谁盗用了电话?(短篇小说)

时间:2013-06-30 17:09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屈广法 点击:

1、镇中学张老师家。

四月一日晚上9点钟,张老师和妻子李艳正坐在卧室里看电视,儿子小双正坐在他卧室里的书桌旁写作业。卧室里桌子上的电话突然响了。张老师起身去接电话。

张老师拿起话筒,问,喂,你是哪位?

对方说,我姓王,是市12中教师,你在3月31号夜里两点钟左右打过俺家的电话没有?

张老师说,没有。我又不认识你,我打你家的电话干嘛!

王老师说,我家的电话是带录音的,从电话录音中可以听出是个小孩打的我家的电话,同时从电话录音里还能听到有其他小孩在一旁嘻嘻地偷笑。你的小孩多大了?上几年级了?他打过我家的电话没有?

张老师说,俺的小孩8岁了,上小学三年级,我家的电话就在我睡的卧室里,小孩单睡一间屋,他夜里从没给谁打过电话,就是白天他也没给谁打过电话。你等一下,别把电话挂断,我问问俺的小孩打了没有。

张老师放下话筒,走出卧室,问,小双,小双,你打过市12中王老师家的电话没有?

小双从书桌上抬起头,说,没有,我从没给别人打过电话。

张老师回到卧室重新拿起话筒。说,喂,王老师,俺的小孩说他没打过你家的电话。

王老师说,那可有别的小孩在你家打过电话?

张老师说,没有,你确定打你家电话的人用的确实是我家的电话号码吗?

王老师说,确定是的。你家的电话号码不是5511951吗?

张老师说,你说的确实是我家的电话号码。

王老师说,我原以为打我家电话的人用的是公用电话,我有个亲戚在市电信局上班,我到电信局一查,却是你家的私人电话,打电话的人叫我四月一日早晨5点钟去市曹氏公园北大门等他。我知道四月一日是愚人节,打电话的人可能想在愚人节给我开个玩笑,可你们那个地方的人我没有认识的,要是认识,在愚人节开个玩笑我也能接受,可我一查是你家的电话号码,我并不认识你,这就不好说了,这也可以算是骚扰电话。

张老师说,这就奇怪了,我和我的孩子根本没打过你家的电话,是谁用我家的电话给你打的呢?这说明我家的电话很可能被人盗用了,我明天去我们镇电信支局请他们查查,查出结果后,我将及时告诉你。

王老师说,那好吧,对这事你也别太紧张。

张老师说,你放心,我一定要把这事查个水落石出。

张老师放下话筒,看上去很生气。

张老师对李艳说,李艳,这个盗用咱电话的人真差劲,给咱带来了不必要的麻烦。唉,真气人,这个人会是谁呢?

李艳说,你明天赶紧去找镇电信支局的小马,让他尽快给咱查查。

2、镇中学张老师家。

四月二日早晨6点钟,张老师就起了床,他穿好衣服,洗洗脸,刷刷牙,对着镜子整整衣服,用梳子梳了梳头。李艳正在厨房做早饭。

张老师说,李艳,我去镇电信支局找小马去。

李艳说,快去快回,早饭马上就做好了。

张老师说,知道了。

张老师出了家门,向镇电信支局走去。

3、镇电信支局。

张老师到镇电信支局,见小马刚刚起床,正往牙刷上挤牙膏,准备刷牙。他见张老师来了,就把牙刷放在了刷牙的茶缸里。

小马说,张老师你坐,你起恁早来这儿有事?

张老师在椅子上坐下,说,小马,我想给你反映个事。

小马问,啥事,你说。

张老师说,昨晚上九点钟时,我正看电视时,突然接到市12中一个姓王的女老师打来的电话,她说有人在3月31号夜里两点钟左右,用我家的电话打她家的电话,她说打电话的是个小孩,旁边还有其他小孩在嘻嘻地笑,你说是不是有人在盗用我家的电话?

小马说,根据你说的情况,你家的电话像是被人盗用了,不过,你家的电话只有三个线头,一个在你学校,一个在街上的电线杆上,一个就在我们二楼机房里,谁会黑更半夜地盗用你家的电话呢?

张老师说,我们学校的老师和学生不会盗用我的电话,大街上的电线杆那么高,谁也不会专门爬上去盗用电话,你们二楼机房边住的有没有小孩,他们会不会盗用?

小马说,这二楼上住的有几个小孩,能是他们盗用的吗?现在他们都不在,等他们回来的时候我问问他们。

张老师说,如果不是住在这二楼上的小孩盗用的,而是其他人盗用的,能不能查出来?

小马说,恐怕不大好查。不过,你的电话是带防盗设置的,你回去以后,只要按照电话使用说明书上的说明,设置上防盗设置就好了,这样以来,以后如果有人再盗用你的电话时,你的电话就会自动报警,盗用电话的人打电话时,电话里就会出现干扰,他的电话也就打不出去了。

张老师说,那我就回去找着说明书,按照上面说的试试。

小马说,那好吧,这边我也尽量给你查查。

张老师说,谢谢你。

小马说,客气啥。

张老师走出了镇电信支局。

4、镇街道上。

张老师从小马那儿出来后,来到大街上,他站在街道上电线杆的下面,瞅了瞅电线杆上的电话线线头。自言自语地说,这上边的线头看上去没被人接过。

5、镇中学办公楼后墙边。

张老师又来到镇中学办公楼后墙边,他站在楼下,抬头瞅了瞅吊在二楼后墙上的电话线线头。又自言自语道,这儿的线头也没有人接过。

6、镇中学张老师家。

张老师从办公楼后回到了家里,李艳已做好了早饭。

李艳问,见小马了吗,他咋说的?

张老师说,见到他了,他说咱家的电话像是被人盗用了,他说给查查,他还给我说,让我按电话使用说明书上的说明,设置上防盗设置,以后再有人盗用咱的电话,咱的电话就会自动报警,盗用电话的人就不能将电话打出去了。另外,我刚才走街上,看看电线杆上的电话线,不像有人接过,回到学校,我又看看楼后边墙上的电话线接头,也没见有人接的痕迹。这就有点奇怪了,咱的电话会是谁盗用的呢?小马说他们那儿二楼的机房旁住的有几个小孩,能是他们盗用的吗?

李艳说,八成是的。饭做好了,吃饭吧。

张老师,好。

7、镇中学张老师家。

张老师吃过早饭,就从抽屉里找出电话使用说明书,按照上面的说明,给他家的电话设置上了防盗设置。

张老师微笑着说,李艳,防盗设置让我设置好了,以后要是再有人盗用咱家的电话,电话就会自动报警,盗用电话的人就不能得逞了。

李艳笑了笑,说,那太好了。

8、镇中学张老师家。

四月十一日夜,就在张老师和李艳酣睡时,卧室里电话突然发出“咯噔”“咯噔”的声音,这种声音长达一分钟之久,张老师和李艳被吓醒了。李艳惊恐地问张老师,怎么回事?

张老师说,有人在盗用咱的电话,电话在自动报警。

李艳问,现在是啥时候?

张老师看了看电话上显示的时间,说,零点二十二分。

张老师和李艳都很气愤。

李艳说,这个盗用电话的人一定是个神经病,要不然为啥单在半夜里给别人打电话!我要是逮住这个人,一定把脸给他打烂!

张老师说,这个人大脑肯定有毛病,肯定很无聊,黑更半夜的,不好好睡觉,给别人打啥的电话!天明后,我再去镇电信支局找找小马,把情况给他再说说,如果能查出盗用电话的那个人,一定要他赔偿损失!

那夜李艳吓的再也没敢睡着,张老师也一直到天亮没有睡好。天亮起床后,张老师就去了镇电信支局。

9、镇电信支局

张老师见了小马,问道,小马,你查出来是谁盗用的我家的电话了吗?

小马说,上次你来把情况说了之后,我就给你查了线路,结果一看线路都正常,后来我又问了二楼上住的几个小孩,他们也都说没打。

张老师说,上次我从你这儿回去后,就按照电话使用说明书的说明,在我家电话上设置了防盗设置,结果昨天夜里零点二十二分时,我正睡着,电话突然发出“咯噔”“咯噔”的声音,这种声音长达一分钟,我和李艳都被惊醒,吓的一直到天亮都没敢睡着,你说这个盗用电话的人神经不神经,单单在黑更半夜给别人打电话?

小马笑了笑说,这个人肯定是神经病,那样吧,我再给你查查看,要是查出来了我就给你说。

张老师说,谢谢你,小马,你辛苦了。

小马说,不辛苦。

10、镇中学张老师家。

张老师从镇电信支局回到家里。

李艳问,小马把盗用咱电话的人给查出来了吗?

张老师说,没有,他说再查查。

李艳说,从你上次去找他,到现在都十天了,他都没查出来,他查没查还说不定呢,我看就别指望小马了,你现在就给市电信局112打个电话,把情况给他们反映反映,让他们给查查,看看咋样?

张老师说,你说的也是,我现在就打112。

张老师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打了市电信局的112。

张老师问,是市电信局吗?我想向你们反映一个情况,就是我家的电话被人盗用了,你们能不能帮助查查?

对方说,让我们的接线员帮你查查,看看你的线路是否正常,好吗?

张老师问,能否查到?

对方说,应该可以查到,两天后你再打电话问一下我们查的结果。

11、镇中学张老师家。

两天后的一个上午,张老师又在家打了112。

张老师问,你们给我查到盗用电话的人是谁了吗?

对方说,我们查过了,经查,你的线路正常。

张老师说,我的线路正常不错,不过你们还没查出我的电话在哪儿被盗用的,被谁盗用的。

对方问,你的电话真的被盗用了吗?你是怎么知道的?

张老师说,四月一日晚上,我突然接到市十二中一个女老师的电话,她说有人用我家的电话,在半夜里打她家的电话,而据我所知,从没有人用我家的电话打过她家的电话,我们相互也不认识。接着我在我家电话上设置上了防盗设置,在四月十一日夜里,我家的电话突然发出“咯噔”“咯噔”的报警声,这说明有人在盗用我家的电话,我家的电话在报警。

对方说,根据你说的情况看,你家的电话确实被人在盗用,让我们的接线员再给你查查吧,查出结果后,我们将通知你。

12、镇中学张老师家。

李艳和张老师在客厅的椅子上坐着说话。

李艳说,市电信局答应给咱查线路已过去5天了,一直没把查的结果通知给咱,他们是没给咱查呢,还是查了仍没有查出来呢?就是没查出来,也应该打电话给咱说声呀。唉,我看指望着他们给咱查也是瞎等,你不如自己查查看。

张老师说,你说的也是,不如我自己查查看,说不定还能查出来呢。咱头一安装好电话时,为使咱的电话线吊的高一点,我曾用小细绳将电话线系在了二楼任主任办公室的后窗上。我发现任主任办公室里平时住的有学生,难道是住在那里的学生盗用了咱的电话?我马上去看看。

李艳说,现在有的学生啥都能干出来,弄不好可是他们干的来,你赶快去看看。

13、镇中学任主任办公室。

张老师来到了办公楼二楼任主任办公室,任主任不在,他办公室的门却开着。张老师走了进去,他一看后窗紧关着,便打开后窗看了看,他的电话线外面包着的塑料皮有一小段被人剥开了,并露出了里面的铁丝。就在这时,任主任回到了办公室。

张老师说,任主任回来了。

任主任说,嗯。你有事?

张老师说,事不大,四月一日晚上,咱市12中有个女教师说,有小孩用我家的电话半夜里打她家的电话,我就知道了有人盗用了我家的电话,接着我在电话上设置上了防盗设置,四月十一日夜里我正睡着,我家的电话突然“咯噔”“咯噔”的响了,说明这个人又在盗用我家的电话了。我让咱镇电信支局的小马查,他没查到,又给市电信局反映了两次,他们说查出来后给我说,也一直没有他们的回音。我见平时你办公室里住的有学生,我想能是住在你这儿的学生盗用的吗,刚才我打开你的后窗一看,我的电话线的塑料皮被人剥开了,露出了里面的铁丝,这说明有人在这儿盗用了我的电话,我想你任主任不会盗用我的电话的,肯定是住在你这儿的学生盗用的,住在你办公室的学生是男生还是女生?

任主任说,是两个男生,照你这样说.八成是这个两个学生干的。

任主任和张老师又看了看被剥开的电话线。

任主任说,这两个学生真淘气,现在就把这两个学生叫来问问。

张老师问,这两个学生叫啥名,在哪班?

任主任说,一个叫贾迪,一个叫高山。贾迪在七(8)班,高山在八(6)班。

张老师问,你咋能让这样的学生住在你办公室里?

任主任说,没办法,一个是我同学的小孩,一个是咱学校贾老师的亲戚,他们既然给我说了,要住这儿,我咋说呢。

张老师说,我这就去教室里把这两个学生找来。

任主任说,那好。

14、镇中学七(8)班。

张老师站在七(8)班教室门前。

张老师问,咱班谁是贾迪?出来一下。

贾迪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出教室。

贾迪问,张老师你叫我啥事?

张老师说,你认识八(6)班的高山吗?

贾迪说,认识。

张老师说,你马上去叫着高山,然后你们俩一路立即到任主任办公室,任主任找你们俩有事。

贾迪说,知道了。

贾迪往八(6)走去,张老师又去了任主任办公室。

15、镇中学任主任办公室。

张老师刚回到任主任办公室坐下,贾迪和高山就到了。

任主任说,贾迪,高山,你俩进屋来站好,可知道叫你们俩来干啥?

贾迪、高山说,不知道。

任主任问,这后窗上的电话线是谁剥开的,你俩可知道?

贾迪、高山说,不知道。

任主任说,不知道?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这屋里就住你俩,不是你俩干的还能是谁干的?今个要是老实交代算毕,要是不老实交代,我和张老师马上就报警,叫派出所里来查,最后若查出来是你们俩干的,不但要让你们赔偿张老师的损失,还要把你俩都送七里桥拘留起来!何去何从你们看着办吧。

贾迪说,电话线是我剥开的。

任主任说,你晚上在这儿不好好睡觉,咋能想起来剥张老师的电话线?

贾迪说,一个多月前的一天晚上,我打开后窗对,发现有电话线从窗边经过,我就用火柴把它烧开了。第二天,我又从俺家里偷拿了一部家里不用的电话,在深夜时,我们就把电话接在张老师的电话线上,给别人打电话。

任主任问,一共盗用了多少次?

贾迪说,十多次。

任主任问,都是你自己打的吗?

贾迪说,不是的。有时是我打的,有时是高山打的。

张老师问,三月三十一号夜里给市12中王老师打电话的是谁?

高山说,是我。

张老师问,你认识王老师吗?你为啥要在深更半夜给她打电话,并让她在四月一号早晨五点去曹氏公园北大门等你?

高山说,以前我曾在市l2中上过学,王老师是我的班主任,四月一号是愚人节,我想给她开个玩笑,愚弄愚弄她,所以就在三月三十一号夜里盗用你的电话给她打了电话,说让她在四月一号早晨5点钟到曹氏公园北大门等我。

张老师问,那四月十一号夜里盗用我电话的是谁?

高山说,那一次不是我打的,是贾迪打的。

张老师问,贾迪,你那次黑更半夜里不好好睡觉,给谁打电话?

贾迪说,给俺姐,俺姐在市里上班,我想在夜里打电话吓唬吓唬她。

张老师问,电话打出去了吗?

贾迪说,一打,电话里有噪音,听不清,接着我就不打了。

张老师问,你知道电话里为什么有噪音吗?我在电话上设置上了防盗设置。

贾迪说,不知道。

任主任问,你们盗用张老师的电话对吗?

贾迪,高山说,不对,我们以后坚决改正。

任主任说,你们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表示坚决改正就是好学生,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再做这样的傻事了。要把精力用在学习上,学好本领,将来更好地建设我们的国家,明白吗?

贾追、高山说,明白。

任主任说,最后你俩向张老师道个歉吧。

贾迪、高山说,张老师,请你原谅我们,我们做错了。

张老师说,知错就改就是好学生,你俩也不需要给我道歉了,高山,你现在给12中的你原来的班主任王老师打个电话,向她赔礼道歉就行了。你给她说在三月三十一号夜里,是你用我的电话给她打的,说明你为啥给她打电话,并请她原谅你。

高山说,中。

16、张老师家。

高山用张老师的电话拨通了王老师的电话。

高山说,喂,是王老师吗?我是你原先的学生高山,三月三十一号夜里给你打电话,让你四月一号早晨五点去曹氏公园北大门等的是我,是我盗用俺学校张老师的电话打的,我不应该那样做,我错了,请你原谅我,好吗?

电话那边的王老师说,是高山呵,没有啥,没有啥,其实对那件事,我也没放在心上。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