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红歌唱晚

时间:2013-07-12 07:43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陈国强 点击:

在办公室收完当天的最后一份传真已近晚九点了,我刚要执琴练曲,手机彩铃接连响了起来,原来是白庙镇鲁阁村的歌舞队邀请我去指导排练歌舞并上镜头。我将二胡放入琴盒,便背起相机驱车奔向歌舞场。

刚到现场,映入眼帘的是一幅火红而又醒目的“鲁阁村党群服务中心”大字,周围别墅似的小楼整整齐齐,花园、水池合理布局,座落有序。文化广场上灯火辉煌,舞台上音箱、乐器等用具一应俱全。场内人头攒动,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许多观众。一阵阵嘹亮的合唱声扑面而来:‘爱我中华,健儿奋起的步伐。爱我中华,建设我们的国家。爱我中华,中华雄姿英发。爱我中华,五十六族兄弟姐妹,五十六种语言汇成一句话,爱我中华......”歌声仿佛刺向苍穹的箭镞,逐渐变得辽远、苍茫......就在听众凝神寻找这歌声去了何处的时候,它又忽然从渺远的天际奔来,眨眼又回到了耳边,撼动着听众的心灵。那贯彻着集体意志的大合唱的感召力使围观的每一个人都想加入那声音,成为歌舞者,并且跟着那打桩机一样有力的节奏跺步而行,排山倒海,气壮山河,摧枯拉朽,势不可挡。虽然热浪袭人,但是观众的热情似乎没受到任何影响,一曲终了,顿时掌声火爆。

农家歌舞把整个排练、演出又一次地推向了高潮。这个成立两年之久的百余名农家歌舞队,在舞蹈教师鲁侠、侯萍的训练和伴舞下,舞姿显得十分专业,动作看起来更加优美,歌舞者满怀深情地歌舞,她们把对党的热爱和对美好生活的憧憬的喜悦心情通过歌舞表达出来。悠扬的乐曲,歌声、掌声、笑声、舞步声如潮水般一过接一过。一张张红红的笑脸如花绽放,洋溢着新时代的幸福和美满,一个个舞姿婀娜、美丽少女的眼神中流露出动人的柔情。她们中有一位七十多岁名叫刘慧的白发老人,挺直腰板就像十七八。我拿起“尼康牌”相机,取下这个轰轰烈烈的场面和红红火火的镜头。

平常人们在练歌舞时,背后往往还有也有哇哇学语的儿童。特别是一些少年儿童,歌舞进步十分明显,像《妈妈教我一支歌》、《爱我中华》等歌曲及《拉丁舞》、《插秧舞》等,她们刚学几遍,便唱得字清调准,舞得令人赞叹。本村与周边村民们对这项活动喜爱致极,每天就有300多人积极参与其中且有不断壮大的趋势。农家歌舞以健康、高赏、文明的休闲方式,给当地群众带来了丰富多彩的文化生活,搭建起农家的文化艺术舞台,使当地天天都成了快乐的海洋,所有的日子在欢歌笑语中流淌。镇干部鲁东伟说:‘眼下,当地无处不飞歌,人们无时不歌唱。爷俩、哥俩、姐妹、妯娌、夫妻俩、家与家、乡与乡,村与村、单位与单位对唱、赛唱,已形成了热情的氛围。他们歌唱伟大的祖国日益走向繁荣富强,歌唱富民政策是开心果。’

随着场内高潮迭起,围观人群的喝彩声一过接一过……面对如此火热的场面,瞧着乡亲们那张张笑脸,那充满着自信与欢乐的眼神,我陶醉在一种无比的幸福之中……

红歌晚唱,唱火新农村的夜景,唱火十八大的高亢旋律,唱火农家的美好生活,唱火小康社会的前奏曲。

真希望这样的红歌传遍天涯海角。

(临泉县黄岭镇 陈国强)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