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一碗羊肉汤(散文)

时间:2013-07-23 07:50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王进宝 点击:

我的母亲高高的身材,短发,胖胖的脸。她总爱穿普通又干净的衣服。

母亲一生勤劳。在农田,母亲是个好把式:扶犁耕地、播种、管理、收割。在家里,从我记事起母亲纺线、织布、缝纫、给女孩绣花鞋、男孩做虎头靴,没有能难住她的。

在那个“吃紧”的年代,春天一来,母亲用榆钱拌面做窝窝吃,味儿香甜又筋道。冬天母亲做的午餐叫做杂面条下霜打红芋叶,再加些作料和油盐,别有一番风味;可是冬天来的时候,再也没有能充饥的时候,母亲还能用榆树的皮磨成面掺尽少量的粗粮,可以做成面条。正因为母亲的勤劳与手巧,让我度过了艰难的日子。

我童年时身体很瘦弱。秋季,我们几个小伙伴在野外空地上烧红芋窑。他们先扒红芋再找柴火,然后在小坑内烧红芋抢着吃。我呢,却捉蚂蚱找柴火烤烤吃。当时,我把烤得黄橙橙的蚂蚱送到嘴里,吃起好香呀,其余小伙伴好羡慕。母亲见我这么馋,当天晚上她便给我五分钱,并让我拿着搪瓷缸到村西南角王进朝大哥家买羊肉汤喝。

我照着母亲的吩咐:左手攥着钱右手端着搪瓷缸来到王进朝大哥汤锅前。我没有吭声,但他看到我,并且知道我的来意。“来,小宝!我给你盛一勺子羊肉汤。”我把搪瓷缸递给他。王进朝大哥非常舍得给我盛了一大勺子放到搪瓷缸里,“好吧!你端好,回家再喝。”随时我伸出左手便把五分钱递给他,他很满意地接住了。

我端着半搪瓷缸羊肉汤回到了家。母亲说:,喝吧,但你要给哥哥留下点,哥哥还病着那?母亲去做别的家务去了。可是,我端起羊肉汤喝了个底朝天,把哥哥的一份忘得一干二净,母亲回来时,我才想起还有哥哥一份呢?母亲落泪了,但没有吵我。我觉得自己犯了大错,急忙跪在母亲的脚下,娘,我忘了。母亲只是流泪,当天亮的时候,哥哥都已经死过多时了,尸体都已经发凉了,母亲没有说我一句,就把哥哥埋了。我知道,哥哥是饿死的。

那是1992年冬天,寒冷的西北风呼呼地刮着,天上飘着零星的雪花。母亲一个人赶集回来,路过一座桥边,忽然听到一婴儿的哭啼声。母亲忙放下自行车,跑到桥下,婴儿被包裹着,脸蛋冻得乌紫,哭声有些沙哑。母亲没多虑,竟把这婴儿抱回了家。孩子有点残疾,善良的母亲从不闲弃。母亲将一小勺一小勺的奶粉,送到他的嘴里,经过一段精心喂养,婴子不几天便康复了。

奇怪的是,孩子的右手的同一个地方给死去的哥哥一样也有一个相同的胎记,母亲看到后,哭得死去活来,母亲只说了一句话:“天啊!”就昏死了过去。我知道母亲又想起了死去的哥哥。更让人吃惊的是,这个孩子长得和当年死去的哥哥几乎完全一样。每当,看到现在的弟弟,我就纳闷,难到真有来世?如今生活好了,哥哥又回到了俺家。

弟弟结婚的时候,母亲炖了一锅羊肉汤,先给我饿死的父亲盛了一碗,又给死去的哥哥盛了一大碗,放在了桌边,又念叨了几句。我知道母亲的意思,就接着给弟弟划起了拳,谁输谁就喝羊肉汤,我与弟弟不知喝了多少碗。在我的记忆中,母亲从未笑过,这一次,母亲笑得十分开心!

但万万没有想到,就在弟弟结婚的第二天,也就是去年三月十七日那天,弟弟正要去赶回门,年迈的母亲去缸中舀水,不慎栽倒在大缸里。医生说是,突发脑淤血,加上呛水,抢救无效,她就这样的走了。

我实在接受不了这个现实,昨天还看着我们,笑得十分开心的母亲,怎么就会那么巧,今天离我而去呢?我一次又一次回忆,这无论如何也解释不通。但我渐渐的能回忆出母亲生前的一些零碎的事情。我家有一口大缸,如今都用电井了,我要扔掉不用了。母亲说什么也不让丢掉俺家的那口大缸。我给母亲说,这都什么年代了,都不用缸了。可是,母亲说,这缸中的水最甜。每天,母亲都把大缸擦得干干净净。后来,我反复追问,这到底是为什么?母亲终于说出了实情。孩子如果不是那口大缸,就没有我们的今天。当年,我饿的走不动的时候,就舀上一瓢充饥,大缸救了我们的命啊。

再后来,我收拾母亲遗物时,突然在枕头里发现了一封信和五千元钱。我至今也不明白,母亲不识字呀,这信谁写的,为什么不给我说?信很短,只有几句话,信中说,孩子,我死后,一定别忘掉了你哥哥的祭日时,给他端上一碗羊肉汤。那口大缸千万别丢掉它。

母亲,难道你早已定好了,就在弟弟的大事办好后,离开我们吗?我越想越觉得母亲的死,不是因为脑溢血。那是医生的误珍!

母亲来到这个世界,我能感觉到,她时时觉得欠这个世界的许多。想起哥哥,觉得自己欠哥哥太多;看我到我觉得欠我太多,看到弟弟觉得欠弟弟太多……她生来就是欠这个世界的,母亲的一生是来还帐的,她用爱还完了所有的欠帐,就走了。

母亲,您的贤惠、勤劳、爱子,已经还完了这个世界,本该安享晚年,你却离我而去。(作者为亳州市谯城区古井镇王破楼小学教师)



顶一下
(5)
83.3%
踩一下
(1)
16.7%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