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试论白崖寨的历史文化内涵及其现实意义

时间:2013-10-27 22:36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张振华 点击:

——在宿松县委、县政府举行白崖寨文化旅游研讨会上的发言稿

被誉为“南国小长城”的白崖寨,位于大别山南麓宿松县趾凤乡境内。白崖寨是一座为保境安民而建的防御性古寨堡。始建于元末,明、清相继维修,其规模之大,在华东地区乃至全国都罕见。因其具有特别重要的历史、艺术、科学价值,于2001年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我是宿松一个从事文物工作30多年的老文化工作者。今天,我们宿松县委、县政府在合肥主持召开白崖寨文化研讨会,我先谈一谈对白崖寨文化的理解,旨在抛砖引玉,引出各位专家的高见。宿松是2200年前松兹侯国的故地,历史悠久,文化源远流长。我认为,白崖寨文化是以松兹文化为背景,集寨堡文化、移民文化、氏族文化、建筑文化、生态文化于一体的一种独特的宿松地域文化,是松兹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我想从以下三个方面来作一个简单的说明。

一、白崖寨文化产生的历史背景 

白崖寨文化的产生取决于宿松特殊的地理位置。宿松地处长江中下游的交汇处,现在是处于皖、鄂、赣三省交界之处。而在夏、商和西周时期,宿松是处在九州大地的荆、扬二州界,属扬州地域。境内土地肥沃,河流纵横。宿松滨江多湖,现在的龙湖、龙感湖、大官湖、黄湖、泊湖,在那时是连成一片的彭蠡泽。春秋时期,宿松处在吴国的西境,楚国的东境,是吴、楚两霸争夺的地方,故有吴头楚尾之称。战国初属吴,继属越,后属楚。宿松既是富饶的鱼米之乡,又具备古代运兵打仗的有利条件,进可攻,退可守,自古以来都是兵家的必争之地。因此,古代战争不断,战争使吴、越文化,三楚(巴楚、湘楚、荆楚)文化在这里与我们的古皖文化相互碰撞、融合,从而丰富了松兹文化的内涵,为白崖寨文化的产生创造了条件。

由于宿松在各个历史时期战争不断,造成了一些败寇和散兵游勇,他们打家劫舍,骚扰百姓。各地乡党富绅,为了保境安民,纷纷招募乡勇,垒寨御寇。除此之外,还有因战争的需要而建立的军营水寨,形成了宿松特有的寨堡文化。可以说,是战争催生出宿松的寨堡文化。据不完全统计,宿松境内自三国时期至清末,共有水寨、山寨170多座,仅元末明初宿松陈汉山区就有48座。在众多的寨堡中,最为著名的有,汇口乡桑落州的三国时期的东吴名将程普、周瑜营寨,新前乡五代时期的西平王周本水寨和趾凤乡元末至清的白崖寨。如今,其它寨堡皆相继被毁,唯白崖寨仍巍然独存。

战争使宿松历史上发生过多次大的迁徙活动。既有从宿松迁徙出去的,也有从外地迁徙入境的。元天历三年(1300年),蒙人南下中原,大批宿松人逃离故土迁往江南。元末明初,朱元璋与陈友谅在安庆至九江一带展开攻城略地的争夺战,宿松是争夺战的主战场,连续13年的战乱,造成宿松大量人口流失,大片土地荒芜。明朝政权建立以后,江淮地区因长期战乱,地广人稀,而江南则因北民的流入,人多地少。所以朱元璋两次下诏书自江南迁徙人丁到江淮地区。据宿松清康熙时期的翰林院编修、皖江文化的首倡者朱书考证,直至明朝中期,宿松人口仅四万挂零,而且大部分是从江南迁入的,其原古皖人仅占十之一二。从外地迁徙到宿松的移民,带来了原住地的乡音俚语和民风民俗。在这里同宿松的古皖文化融合,逐渐形成了宿松的区域文化。宿松各地之所以出现十几种不同语音方言的现象,就是移民文化的结果。白崖寨的创建人吴仕杰的女婿贺博,就是元末明初从江西饶州迁入的移民,其子孙改姓吴贺。清末,扩建白崖寨的“一家双进士,兄弟两大夫”贺颀、贺欣即贺博的后人。白崖寨文化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产生的。


顶一下
(8)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