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老黑的故事

时间:2013-12-02 21:08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储诚超 点击:

最近看了一部电影叫:忠犬八公的故事,让我大为感动,让我想起了我曾经的一段与狗的情缘。现收拾零碎的思绪,写一写我的忠犬——老黑,以安我不安的心。

老黑是我和我儿子收养的一条狗

二零零四年,我从广州回到生我养我的家乡,又操起了教书的手艺,过着清闲的生活。在一个九月的秋高气爽的周末,饭后我和儿子正在侃着他的世界,门口来了一条黑色的矮矮的脏兮兮流浪小狗:身躯是那样的瘦弱、眼神是那样的无助。它怯缩着向我们靠近,正在等待着儿子啃剩的鸡爪子。儿子天生善良,他不假思索的把手中没有吃完的鸡爪子扔给了那条小狗,小狗吃的是津津有味。看着小狗的可怜的样子,我也不禁动了恻隐之心,跑到家里把刚才吃剩的饭菜拿了出来喂它。没想到一连几天它竟然不走了,天天在我的门口等着。儿子又特别喜爱小动物,于是我们决定收留着这可怜的小狗。

从此这条流浪的小狗结束了它的浪迹天涯的生活,成了我家的一分子,在我家的走廊上安家落户了。它温和友善,博得了邻里的喜爱,小狗是黑色的,儿子便给它起了一个富有人情味的名字———“老黑”。老黑很善良,从不咬人,即使看到了乞丐来的时候也不过是假意的小吠几声——也许它对那些同样的流浪者深有同情吧。

日子平淡而安闲,老黑也在我们一家人的呵护下,渐渐的长大了。它也学会了几个讨人喜爱的动作,常常会逗得家人的开怀。但它更多的是默默的坐在那儿,闭上眼睛,温顺的晒着太阳。它对家人的那种依赖,对家人的感情是与日俱增。我间或出去玩到夜深的时候才回家,老黑总是在黑暗中等着我,它能听出我的摩托车的声音,我还没有到家的时候它已经在路口迎接我了,黑夜中摩托车的灯光下它那高兴的摇头晃脑的样子着实让我感动。有时星期天我便带着妻儿回到父母那边呆两天,也就没有管它了,我们回来老黑的见到我们仨的时候那样子俨然是见到了久别重逢的亲人一般的喜悦,它不会说话,它用肢体的语言表达它的兴奋,它的欢迎。

零五年的暑假,我们一家三口回到父母身边过暑假,没有办法带老黑了,我想我们养了它几个月了,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就让它自生自灭吧,我们走的时候依依不舍的把它关在了门外。漫长的假期我和儿子也偶尔的想到老黑,我想这两个月的时间没有人喂养它,没有人关照它,它不知在哪儿?它一定又过上了它的流浪生活......

暑期结束了,我们带着假日的轻松,又回到了学校.当我远远的看到我的家门口一个黑色的动物的时候,我愣住了,那是我们的老黑吗?是它吗?它还在坚守着那儿吗?......当它从地上爬起来艰难的、高兴的、几近疯狂的跑到我们的身边的时候,我才认得那真是我们的老黑,那又不再是我们先前的老黑了—————消瘦、跛腿、毛的颜色也退了很多。我们一家三人不禁同时叫了出来:“老黑”,儿子扑过去拥抱着它,久久的。我感觉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我为我们的行为感到自责和后悔。

我们舍弃了它,可它却始终坚守着它心目中那块永远的土地。它或许并不知道我们还会回来,它或许以为我们根本就不回来了,我想以它的温顺它完全可以像当初找到我们家一样找到一个更优秀的主人,可它没有。它坚守着,希望着,执著着......

我可爱、善良、忠诚的老黑。

第二年秋天的时候,我们家的老黑做妈妈了。

它第一胎就生了六个小宝宝,一个个长得和妈妈差不多。儿子高兴极了,放学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去看他的小狗崽们,我们也精心的伺候着老黑和它子女们。小狗一天天的长大了,一个个胖胖的甚是可爱。儿子甚至安排好了,这一只给哪个小伙伴,那一只给哪个邻居。

老黑对它的儿女们疼爱极了,它用它的舌头把六只小狗舔的干干净净。它是一个优秀的母亲,常常带着它的子女们出来晒太阳,散步。它的子女们一个个步履蹒跚,它就一个个地用嘴衔着它们。我想它一定沉浸在它的天伦之乐中。它的孩子们愉快地生长着……

由于种种原因我们不能养狗了,但我们很为难,如果把小狗都送走,没有妈妈的照顾,它们一定会死的,一块送走吧又有点舍不得老黑。后来,经过再三的考虑,我还是决定送老黑和它的子女们一起走。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我们喂饱了它们七个,我把它们装在一个大大的纸箱中,然后用摩托车把它们送到了距家很远一个闹市旁的河边,我想在那儿它们是能找到吃的。我抚摸了它们很久,最后依依不舍的走了。老黑用不解的眼光看着我,它一定目送着我骑上摩托车离去,我没敢回头望去。

过了两天,我又去看看了它们。可它们一个也没有了,我四下里找,也没有找到,我想大约它们是被别人领养了吧。我心里稍稍的安定了一点,就让它们随缘吧。

大约过了三四天的时间,秋风的瑟缩和一连几天的连绵秋雨,显得略有些寒意,我们一家人坐在家里关紧门窗看这电视。这时,隐约听到有人打门的声音,我们以为是风吹的,就没有在意。过了一会,有传来了隐约的门声。妻开门一看:不禁失声的叫了起来——“老黑”。真的是我们的老黑,它居然相隔几天,相隔那么远的路找了回来。看到我们的时候,它迅速的转身走了,我们很奇怪,外面下着丝丝的细雨,我们准备找来雨伞和手电筒去看看。找东西耽搁了一会,我们还没有出门,这时老黑又出现在家门口,它更加得急切地摇着、叫着。我们赶紧让它进屋,可它只是在门口不停的摇着身子,嘴里发出急切的哼哼的声音。它可能没有进家的意思,一定是有什么事。它又转身离开,我们赶紧尾随老黑,来到距离住处大约一百米的地方,我们被眼前的情景一下子深深的感动了:老黑它全身湿透了,嘴里吐着白气(显然是累得),在它的旁边的墙脚下躺着一条浑身湿透的小狗,妻一眼就认出了那是老黑的那条最小的小狗,送走的时候,它还不会走路。想必其他的小狗都被人家领走了,只有这一条最小的、不会走的、小母狗没有人要了,可小狗的妈妈是永远不会遗弃它的。老黑用嘴从那么远的距离衔了回来,它真是个伟大的母亲……

老黑又回来了,带着它的女儿,带着它对我这个家的眷恋,带着不明的理解。它永远不计较我们的过错,它用它的执著奉守着它对我们的真诚。

当母女俩平静的偎依在我的桌旁的时候,看着它们相依相偎舐犊情深,我也深深的感动着,许多动物身上表现出来的东西也许是我们同为动物的共性,可人类却丢失了好多好多。

……

三年后,老黑离我们而去,它伤痛的故事,我不愿提及,就让伤痛长眠,只要我们记住了、学会了它的善良和忠诚就够了!

老黑,你是我的楷模,你是我们的楷模!

(金寨县天堂寨中心小学 储诚超)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