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异曲同工的为官联

时间:2014-08-13 10:35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何兆基 点击:

最近,习近平总书记到菏泽市考察,念了一副对联给当地的市、县委书记们听,说这副对联深刻揭示了官民关系,值得借鉴。这副对联是清康熙十九年(1680)担任河南省内乡县知县的高以永撰写的,现在仍存于内乡县古县衙,广为传颂,被誉为“一座内乡衙,半部官文化”,对后世曾经产生过相当大的影响。这副对联是:

得一官不荣,失一官不辱,勿道一官无用,地方全靠一官;

穿百姓之衣,吃百姓之饭,莫以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

另外还有一副与这副对联有异曲同工之妙的对联,只不过内乡古县衙那副对联是县官高以永本人写的,是这位高知县用来鼓励自己的,而另外一副异曲同工的对联,则是一位知县的母亲写的,是这位母亲用来教育做县官的儿子石瑶臣的。石瑶臣是清道光时人,考取进士后做知县,一辈子都没有升迁,地方倒换了不少,但是调来调去仍然是一个七品知县,原因就是他永远恪守母亲那副对联的教训,并且自己提出了“官吏即民佣”的主张,说官与民的关系就是民是主人、官是仆人的关系。他的原话是这样说的:“吏而良,民父母也;其不良,则民贼也。父母吾不能,民贼吾不敢,吾其为民佣乎!”翻译成现代白话就是:“官吏好,就可以被称为民众的父母,官吏坏,那就是民贼。要做民众的父母,我没有这个能力,而要做民贼,我又不敢,那么我还是做一个民众的佣人吧!”因此严格地说,这位石知县提出的“官即民佣”说,就是我们现在说的“干部就是人民的公仆”。因此,如果要追宗溯源来考查“公仆”一语,这位清道光时的县令才是首创者。这位清白一生的知县,之所以能够有如此高境界的认识与作为,是因为他能够终身恪守母训,能够正确认识官与民的关系。他的母亲送给他的对联是这样写的:

堂上一官称父母,别说官好做,应尽些父母恩典;

眼前百姓即子孙,莫言民可欺,当留点子孙地步!

两副对联,一副是县官本人写的,一副是县官母亲写的,堪称异曲同工,相映生辉,文字略有区别,核心都是一个:莫以民可欺!



顶一下
(6)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