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怀念两位普通的老同事(2)

时间:2014-09-09 10:25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何兆基 点击:

“猪倌”荷花公

荷花公已经去世近30年了,我至今还记得他。凡是从上世纪40年代到80年代在休宁中学读过书的学生和教过书的教师,全都和我一样记得荷花公。

荷花公大名叫吴福寿,荷花是他的小名,称他“公”,是师生们对他的敬称。他从上世纪40年代初开始,就在休宁中学当工友,专司养猪,兼做勤杂工,整整当了近50年的“猪倌”。荷花公外表并不出众,个子很矮,又没有文化,一天到晚都是和猪打交道,反而十分受到师生的敬重,就是因为他人好心好,总是尽心竭力地关心帮助别人,一心一意地照顾老师和学生,时间一长,师生们都与他有了深厚的感情。

荷花公的本职工作是养猪,常年要养四、五十头肉猪和两、三头母猪,工作量很大,因此很辛苦。然而他十分敬业,整天乐呵呵的,工作上只知埋头苦干,特别能够吃苦耐劳,所以他的猪养得特别壮,特别肥,猪圈清扫的十分干净。对于母猪,他更是精心饲养,尤其是小猪出生时和小猪哺乳期内,他都住在猪棚里,夜夜都要出来查看几次,添食添草,生怕小猪饿着冻着,因此在他养猪的几十年里,学校根本不用到外面买小猪,肉猪也基本能够自给自足。清扫饭厅是他的兼带工作,他不仅扫抹得干干净净,而且顿顿饭后都提着个桶四处寻拾少数学生吃剩或扔弃的饭菜、馒头等。他经常说:“这样做,我是辛苦一点,但是可以多找一些猪食,还能够让环境干净,同时那些扔倒饭菜的学生看见我去捡去扫,下一次就不好意思再浪费饭菜了,这比骂他们好。”不少曾经扔倒过饭菜的学生,见到他时,都说:“荷花公,看到您这么认真辛苦,我们以后决不会倒饭菜了。”

记得我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在休宁中学读书时,学校吃水都是从井里挑,冬天早晨要发热水给学生洗脸,一瓢一瓢地发,又累又麻烦,每天早晨就要发两千多瓢。这件苦差事又是荷花公主动承担,于是他每天天没亮就起床,穿着一双破旧的长筒套鞋,系着蓝色粗布围裙,一担一担地挑着热水和冷水,往发水的大桶里对掺,然后一瓢一瓢地发给学生。对初中年龄小的学生和女学生,他还一边发水,一边嘱咐他们要小心,不要把鞋、裤弄湿了。而他自己,水还没有发一半,裤管、围裙早就湿透了。我大学毕业后不久,就来到母校教书,见他还是那么苦干,就劝他多休息,不要太累了,他却说不累,能干就多干些,又说都是手上活,比老师上课动脑筋还轻松些,依然勤勤恳恳地养猪、扫饭厅,整天乐呵呵的,半句怨言也没有。

后来他退休了,住在离学校三里外的桑园村,只要是晴天,他都到学校来,帮助扫扫地,打点杂,四处捡学生扔弃的饭菜。许多同事都劝他只来看看玩玩,他说做惯了的人,太闲了反而不舒服,动动手脚对身体有好处。荷花公就是这么一个既诚实又勤劳并且充满爱心的普通劳动者,他的身上注满了劳动人民的气息,像他这样勤劳朴实和充满爱心的好人现在再也没有了,所以实在令人敬重,值得我们永久怀念。



顶一下
(5)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