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村落文化——亟待整编的民俗遗存(3)

时间:2014-09-11 17:38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王建设 点击:

二、触目惊心的村落生存状况

中国最大的国情决定了中国仍然基本处在农耕文明时期。村落是农耕生活遥远的源头与栖息地,迄今至少三分之二以上的中国人还是土地的耕作主人,继续在村落农耕课桑,繁衍生息,享用着世代相传的传统文明。

由农耕文明繁衍的村落文化,兼有物质与非物质文化遗产双重特性,因而在村落里这两类遗产互相融合,互相依存,同属一个文化与审美的基因,是一个独特的整体。过去,我们曾经片面地把一些传统村落归入物质文化遗产范畴,这样造成的后果是只注重保护乡土建筑和历史景观,忽略了村落灵魂性的精神文化内涵,徒具躯壳,形存实亡。传统村落的保护必须是整体的文化保护。

村落的建筑无论历史多久,都不同于古建;古建属于过去时,乡土建筑是现在时。所有建筑内全都有人居住和生活,必须不断地修缮乃至更新。所以村落不会是某个时代风格一致的古建筑群,而是斑驳而丰富地呈现着它动态的嬗变的历史进程。它的历史不是滞固和平面的,而是活态和立体的。作为生产和生活基地的村落,首先是社会构成最基层的单位,是农村社区,我们不能把它看作“文保单位”,它面临着改善与发展,直接关系着村落居民生活质量的提高。保护必须与发展相结合。在另两类文化遗产——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中,显然都没有这样的问题。

村落的精神遗产中,不仅包括各类“非遗”,还有大量独特的历史记忆、宗族传衍、俚语方言、乡约民规、生产方式等,它们作为一种独特的精神文化内涵,因村落的存在而存在,并使村落传统厚重鲜活,也是村落中各种“非遗”不能脱离的“生命土壤”。不妨设想一下,如果没有数以百万计各族各地根性的传统村落的存在,中华文化的灿烂就会黯然失色得多。

可是,近年一些对村落调查和统计的数字令人震惊——2000年时中国自然村总数尚为363万个,可到了2010年就骤减为271万个,10年内减少了90万个!显示着村落快速消亡的势头锐猛。

随着时间的流逝和现代文明的不断发展,特别是“城乡一体化”以来,很多村落的原貌正在发生由量变到质变的巨大变化。不仅许多古人遗留下来的古迹正在消失殆尽,村落中许多的古老传说、曾经鲜活的民众文化和民间艺术、传统的民俗事项,随着一批一批老人的去世,也将随之失传,一些古老的村落在现代文明的进程中,更是将逐渐被湮没,被遗忘。如果不及时对村落的文化、民俗进行抢救性的整编,再过几年几十年,中国的本土文化将面临消亡,民俗文化将面临断层,那么,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也就是建设了一个仅仅有着经济意义上的空壳。尤其是不能给村民留下一笔文化遗产,将是件永久的憾事。

巨量村落的消失,其原因不外乎三:首先是城市扩张和工业发展突飞猛进,大批农民入城务工,致使村落的生产生活瓦解,出现了人去村空——从“空巢”到“弃巢”。二乃政府行为的城镇化,撤村并点力度强势,所向披靡,大量“蚕食”了周边的村庄,它直接导致村落消失,是近10年村落急速消亡最主要缘由。三归咎于城市优越的新生活方式,成为愈来愈多年轻一代农民倾心的选择。许多在城市长期务工的年轻农民,已在城市安居和定居,村落的消解势所必然。

传统村落的消失,不仅是灿烂多样的历史创造、文化景观、乡土建筑、农耕时代的物质见证遭遇到泯灭,大量从属于村落的民间文化——非遗也随之灰飞烟灭。这是国家当前一个非常严峻的现实。


顶一下
(9)
81.8%
踩一下
(2)
18.2%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