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戏曲舞蹈 > 花鼓灯 >

与凤阳花鼓终生相伴:凤阳花鼓传承人孙凤城

时间:2010-03-04 10:20来源:安徽群众文化 作者:省文化馆 点击:

说凤阳,道凤阳,凤阳是个好地方;

自从出了朱皇帝,十年倒有九年荒。

大户人家卖骡马,小户人家卖儿郎;

奴家没有儿郎身,身背花鼓走四方。

这首唱了600年之久《凤阳歌》,唱出了一个闻名华夏的民间艺术——凤阳花鼓。2006年,凤阳花鼓被国家文化部列为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而本文的主人公——孙凤城,成了这一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人。

花鼓世家

孙凤城,女,1951年出生于凤阳花鼓的发源地——凤阳县红心镇河塘底村的一户普通农民家庭。建国前,她的奶奶是当地著名的花鼓女,打花鼓走遍山南海北、通都大邑、穷乡僻壤,用鼓声、歌声养育了全家。母亲自进入孙家的大门,便从奶奶手中接过了花鼓,在婶婶的结伴下,沿着奶奶走过的路,唱着奶奶教会的歌,“突朝烟而急进,暮投古寺以趋跄。仰穹崖崔嵬而倚碧,听猿啼夜月而凄凉。魂悠悠而觅父母无有,志落魄而徜徉。西风鹤唳,俄淅沥以飞霜。身如蓬逐风而不止,心滚滚乎沸汤。”——与600多年前大明开国皇帝朱元璋在《皇陵碑》中记录下的少女时乞讨的经历,大同而小异。所不同的是,朱元璋当年是个和尚,敲着木鱼流浪;而她的母亲却打着花鼓卖艺,真是“一声花鼓泪千行”。

1949年,孙家几代人终于用悲凉的花鼓敲出了日出,盼来了解放。孙凤城四五岁时,母亲开始教她打花鼓。在孙凤城的记忆里,那单调的花鼓小锣伴奏下传来的充满乡音的歌谣,似乎在叙述一件非常遥远的往事。奶奶、母亲都对她说:这就是凤阳人世代的“铁饭碗”,这就是我们孙家的“传家宝”!不懂事的孙凤城,对此话虽似懂非懂,却从奶奶额头上的皱纹中,从母亲严肃真挚的神态中,知道了“凤阳花鼓”这个响亮的名字,知道了它是一个永远唱不完的故事。从此,凤阳花鼓成了她最心爱的伙伴。这也为她在50多年后成为凤阳花鼓传承人,奠定了基础。

八方求艺

建国后,人们对凤阳花鼓的需求,有了新的要求:用旧社会的“花鼓调”,来演唱新社会的“欢乐歌”。孙凤城在幼儿园、小学读书期间,当老师知道她是出生于花鼓世家后,就要求她表演一段打花鼓。最初,当她演唱从奶奶、母亲那里学来的“花鼓调”时,老师说,这些太陈旧了,与新时代不合拍了。于是便和孙凤城一起,新编了一些新的花鼓歌。少年时期的她,既能唱旧调,又能表演新歌,在这座小县城里以打花鼓而出了名。

1971年,身怀“花鼓”绝技的孙凤城,进入了凤阳县文工团,成了团里的业务骨干,担任文工团领导小组成员、凤阳花鼓编导。进入了专业文艺团体后的她,为了凤阳花鼓的继承、发展,深感自己对原生态的凤阳花鼓所知不多,需要从中吸取营养。她不仅向母亲、婶婶讨教旧时的花鼓技艺,还经常返回老家红心、燃灯等乡村,拜著名老艺人邵新兰、彭文彩(现均已去世)等人为师,向她们系统地学习了大批传统剧目,了解了她们的从艺生涯,全面、深入地了解这一民间艺术的文化内涵。

为了加深对凤阳花鼓历史源流的了解,她多次向了解当地历史文化的专家们讨教,并阅读了大量有关民间文艺的书籍,从而在理论上对凤阳花鼓这一民间艺术有了新的了解。

凤阳花鼓、花鼓灯、卫调花鼓戏(又称凤阳花鼓戏)并称“凤阳三花”。这三种民间艺术同根植于沿淮一带的明清时期的“凤阳府”(曾辖9州18县),是不可分割、同根同源的姊妹艺术。为了凤阳花鼓的传承,她曾前往合肥艺术学校以及凤台、怀远、蚌埠、淮南、本县农村等地,对花鼓灯、卫调花鼓戏这两大民间艺术进行了系统学习,并将这两种民间艺术的精华,注入于凤阳花鼓之中。


顶一下
(5)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