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戏曲舞蹈 > 花鼓灯 >

凤阳歌

时间:2010-07-13 15:33来源:滁州地方志网 作者:秩名 点击:

“说凤阳,道凤阳,凤阳本是好地方。自从出了朱皇帝,十年倒有九年荒。”这就是传唱了数百年之久闻名中外的《凤阳歌》。《凤阳歌》唱出了风阳花鼓的历史以及与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的关系。

洪武二年(1369)九月,“严始为僧,继为王,终为帝”的朱元璋,决定在家乡凤阳建都。为此,他调动上百万工役,在凤阳大兴土木6年之久。营建—座规模壮丽、豪华的中都城。由于元末社会动乱,凤阳土地荒芜,人烟稀少,民生凋敝,为了充实帝乡中都城的人员,朱元璋下令从全国南北两地(主要是江浙一带)移民于凤阳。

在移居凤阳府的50多万移民中,其籍贯有江苏、浙江、江西、广东、山西、山东、河南、河北、内蒙古等地,其民族有汉族、回族、蒙古族、瑶族,人员成分有贫民、富民、文人、军人、罪官、罪民。移民人口占整个凤阳府人口的80%以上。凤阳成为典型的人口重建式移民区。

不料,事与愿违,洪武八年四月,朱元璋突然下令罢建中都。此时,被朱元璋用强制手段即用军队强行押解而来的数十万移民,如果说当初他们对未来生活还存有一丝希望的话,那就是他们能以大明国都的居民而自诩。然而,这点虚荣随着明中都的罢建而彻底消失了。更让移民们不安的是,凤阳是朱元璋的家乡,王公侯伯、开国元勋们的豪宅遍及各地,各级官府地、军队卫所的衙门,如云如林。当地的土著居民,也是当今皇帝的乡亲,他们替朱元璋看守皇陵,享受着永远不向政府交纳一粒米、一文钱、“粮差全免”的特权。而移民们仅享受“三年不征税”的待遇,三年后,他们成了承担一切赋役的工具。在土地分配上,凤阳的土质分上、中、下三等,土地的分配方式,是根据在凤阳居住的各价层人士政治地位的优劣而定。“田上则者,归之军,归之功勋矣,中则者,土民括其一,佃户括其一,惟留下则处脊乃得以定编民(即移民)之耕。”移民们的耕地不仅低劣,其生产条件亦最为低下。“旱地惟是漫种;无有井渫,无有吊槔,无有翻车,但靠天时,雨则稻之年,地无污漫财二麦之候。遇大雨,当大旱,而民争食树皮。”因此,移民们“即使人人尽力,岁岁逢年,犹难冀穰之望”。

更让移民们难堪的是,原家乡文化与凤阳文化的差异而造成心态文化的压抑,即人们俗称“故土难移”。移民们祖祖辈辈在家乡所形成的生活方式、生产方式、衣食住行、语言、风俗习惯、道德风范等,却在风阳受到这里文化的排斥、抵御和改造。这种文化的差异,使移民们感到在凤阳是一种痛苦和折磨。因此,离开凤阳,返回老家,成了移民们(主要是江南移民)的最大愿望。大部分江南移民一开始便极力抵制朱元璋的移民政策。“然而调江南者,初皆无立宅久居之志,父母坟墓不在焉,妻子不至焉,田宅未开焉,此其必逋之势也。”也就是说,他们一踏上风阳这块贫瘠的土地上,便做好离凤阳的准备。

明政府为了保护自己制定的移民政策,先后多次以法律的形式,禁止移民返回故里:“所在有司必须穷究所逃去处,称文勾取赴官,依律问罪。”“凡逃移人户,皆限期三月复业,违者与隐藏之家,俱发充军。”等等。

1398年5月初,朱元璋驾崩。靠朱元璋龙兴之地而繁荣一时的凤阳,一旦失去皇权的庇护,便逐渐显露出本来的贫穷面目,开始步人下坡道。

首先是天灾。据统计,在明朝276年中,凤阳府发生水灾160多次,旱灾70多次,地震95次,蝗灾20多次,冰雹、雨雹、雨雪、冰雪灾害10余次,饥荒、瘟疫合40余次,大火灾3次。以上各种灾害合计400余次。史书上记载的凤阳“十年九荒”,一点也不夸张。

其次是人祸。凤阳是帝乡、龙兴之地,明政府在这里设立了众多官衙。官夷军卫人数之多,仅次于北京和南京。这里除了府县两级官吏和众多开国勋臣们的后裔外,还有总督、巡抚、巡跋:都御史、监察御史、中都留守司八卫一所各级官员。其中仅宦官一项,就有守备太监、守陵太监,监丞、守城奉御等级别。皇陵设有祠祭署官员,龙兴寺之印系六品印信,其级另竟与全国最高佛教管理机构平级。“天上星多月不明,地上官多民不宁”,凤阳官多民少,十年九灾,百姓如何能安宁?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