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戏曲舞蹈 > 花鼓灯 >

[CCTV共同关注] 花鼓灯传奇

时间:2008-03-06 01:28来源:网络收集 作者:佚名 点击:

  今天我们将在“中国故事”中继续踏上寻访非物质文化遗产之旅。这一站,我们将前往安徽省,在临近淮河的蚌埠、凤台、颍上等地,那里的花鼓灯是汉族中最具代表性和震撼力的民间舞蹈。在见识这种舞蹈之前,我们先带您去认识一位老人,人称“小金莲”的冯国佩。

  冯国佩老人生于1914年,目前除了听力有所退化之外,身体还算硬朗。

  虽说冯老已经九十四岁高龄,可是却并没有戒除烟酒,冯老的家人说这和他从小就开始跳花鼓灯有很大的关系。老人玩灯的历史已有八十多年,可是这位花鼓灯大师,在小时候却险些和他痴迷的这项民间艺术擦肩而过。

  冯国佩:到门口就这样拍手,偷偷跑出去又去玩去了。去玩,那时候也小,一玩得也好,后来家里面没有识字的,老妈妈讲的,不叫他玩了,叫他上学,你看我们家来个条子都没人写,都不识字。

  如果冯国佩当时听从了家里的意见上学念书,也就不会有今天的冯派花鼓灯艺术,历史毕竟不容假设,随后发生的一件事让冯国佩和花鼓灯再也无法分开了。

  冯国佩:上学了正在上课背书,叫你背书,脸对着那个墙在那背。背着书怎么唱起山歌,春季里雨打霜,我的锣响当当,那个背的书春天里,我也是山歌唱的,我说春季里雨打霜,我的锣声响当当。校长,学生过来过来,校长来了。你干什么的,你干什么的?我讲我背书,背书你唱山歌,过来,手伸来,他啪砸一道血道。我家三嫂跟我妈一吵,叫你玩花鼓灯,你非叫他上学,你看他手打的,不上了玩花鼓灯。

  从这时起,冯国佩就一门心思全用在了花鼓灯上,对于花鼓灯中的兰花,冯老更为精通。正因为如此,他玩花鼓灯也玩出了名堂。

  冯国佩:蚌埠小北鞋,小红鞋,丰登一条线,我踩称子踩得好,哪个都踩不过我。

  因为衬子踩得好,小金莲这一名号在淮河两岸不胫而走,说起当年的情景,冯国佩至今记忆犹新。

  冯国佩:我到哪个会头都是到那里就要吹20班,你有20班就给你吹20班,你有10班就给你吹10班,骄傲的不得了那时候,那时候玩的真不得了,这些打锣鼓的都跑,我雇个黄包车拉着。

  我手里的这件东西就叫衬子,是花鼓灯表演中的一样道具,它源于对古时女子三寸金莲的模仿,冯国佩老人小金莲的艺名也是由此而来的。要在这窄小的木根上做出很多高难度的动作,就意味着花鼓灯演员要一直用脚尖保持平衡,进行演出,那到底是怎样的表演呢?咱们先来看一段花鼓灯。

  今年,安徽省遭遇了五十年一遇的雪灾,可是淮河两岸的百姓们仍旧乐观,在有着中国花鼓灯第一村称号的安徽省蚌埠市禹会区冯嘴子村,村民们为了迎接春节的到来,在雪中办起了灯会。

  花鼓灯流行于淮河流域河南、安徽、山东、江苏四省二十多个县、市,它以舞蹈为主要构成部分,伴以歌唱、锣鼓演奏以及后场小戏。在花鼓灯的表演中,女性的角色一般统称为兰花,男性角色则被称为鼓架子,再加上每到演出时,人们都会挂起红灯,花鼓灯因此而得名。

  花鼓灯有据可靠的年代在北宋时期,从那时起,花鼓灯就已经形成了比较系统的艺术形式,许多表演形式延续至今。花鼓灯表演中最具观赏性的舞蹈部分分为大花场、小花场和盘鼓,小花场又是花鼓灯舞蹈的核心,主要表现男女相互爱悦、嬉戏逗趣的情景。和很多传统剧目一样,传统花鼓灯中女性角色兰花一直由男演员反串演出,他必须脚穿衬子模仿女子婀娜的身姿。

  冯国佩:在家种田的来讲,也就是有点败门风那个意思,有点古老传旧的一种想法,没有办法,后来为了搞这个花鼓灯,我们就男变女,就是过去像冯老现在他还是男的,那时候的封建语言,尤其人家讲这种贬低我们,我们可能在用语言表达他去,反过去讲他们,所以老一阵子流行一种山歌就是这样唱的,唱出来了,就是(唱:人人都说他玩灯孬,我把那玩灯底下标上一标,当年的万岁都打过雨伞,正宫娘娘把头倒,文武百官把锣敲,老的个,少的个,你说说咱玩灯的哪个里人家孬)。

  尽管古时花鼓灯演员社会地位地下,可这并没有阻碍花鼓灯在民间盛行,淮河流域就曾有过“千班锣鼓百班灯,村村都有花鼓灯”的说法,可见百姓对于花鼓灯的喜爱。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