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戏曲舞蹈 > 花鼓灯 >

品花鼓灯(3)

时间:2011-10-05 08:24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龚武 点击:

五、“锣鼓”为王“巫舞”之美

花鼓灯艺术除了“土生土长”“贫民出身”“玩的精神”之外它还有一些自己的美学品格。

从模态上说,原生态花鼓灯是一种远离现代条件的乡土场院艺术。是“冷灯光”时代的夜晚游戏的精灵。淮上乡村的夜是漫长的,冬夜尤其漫长。没有电灯,千村万家关门闭户没有灯影火光,除犬吠鸡鸣、间或牲畜的叫声,没有多余的声响和动静。在这样淮上的乡村暗夜里,锣鼓咚咚锵锵突然划破夜的沉寂,歌声丝竹大作,花鼓灯“岔伞”的红色烛火,在黑夜里掠划成一圈圈光焰的弧线,旱船灯船轿里的灯光以及像皮影戏一样的旱船娘子的侧影,成为无边暗夜里惟一亮点和动静。敲锣手,兰花和拉花,花鼓橛子和伞把子,舞步生风,灯影中的舞蹈者风姿绰约,看灯人和舞灯人连足接踵,相依相偎,前呼后拥,而时隐时现行进在农家村落或小镇街头巷尾。

从技术构成上说,它的器乐构成主要是锣和鼓。百家讲坛上讲玄奘的上海复旦学者钱文忠认为汉民族没有自己的乐器和音乐,说二胡、笙都是从西域引进来的,云云,不知根据何在?即便如此,那么,箫、笛、管、锣、鼓,应该是汉民族最重要的民族器乐,其中鼓锣堪称打击乐之王。

锣,用铜合金制作,鼓,由木材和家畜的皮蒙制而成。它们是乐器,同时是冷兵器时代,发战斗号令,传达权威信息的媒介。擂鼓号令军队发动进攻,鸣金则宣布结束战斗。朝廷、官衙以击鼓标志办公的时间,官员出巡,则以鸣锣开道。佛教、道教也使用锣鼓,既演奏音乐,也以晨钟暮鼓,宣布日子的周而复始。以阴阳五行哲学观之,锣五行属金,鼓五行属木。锣属阴,鼓属阳,故铿锵锣鼓,发出乃是阴阳和谐之声,通过听觉,深深震撼内心,进入灵魂。

从技巧上说,敲锣打鼓是非常容易掌握的技艺,尽管真正精通锣鼓之道进入出神入化境界也非易事。锣鼓是一种感召力非常强的乐器,人们掌握简单打击之术,作简单配合,敲打出一种初级曲牌,似乎半天工夫已经足够。入门之后,实践多了,技巧自然逐步提高。这就为花鼓灯艺术普及提供了良好的群众基础。而灯歌演唱也不需要多少发声和练声训导,主要依靠本嗓;灯舞是个对运动能力和体力考验的力气活,对人肢体的灵活性要求较高,其复杂的舞蹈语汇开始于简单步伐和肢体扭动,是老少咸宜妇孺皆能的。此外,它强身健体的功效是毋庸质疑的,以此花鼓灯老艺人大都是老寿星。

从艺术形式上说,花鼓灯是一种锣鼓歌舞,或乐歌舞,而不同于一般意义的歌舞。如前所述,花鼓灯是灯乐、灯歌和灯舞的统一体,鼓锣为王、张扬喧哗是其主要特征。按照常任侠的意见,近代形态的“《花鼓灯》的歌与舞是相对独立的,经常是歌时不舞,舞时不歌”(《中国舞蹈史话》96页)。这与今天我们所看到的现代花鼓灯的载歌载舞,以及完整的舞台剧是很不相同的。但锣鼓永远是花鼓灯的灵魂。

从发生学上说,花鼓灯的起源或许与早期民间驱除邪僻、祭祀鬼神、祈祷天地的巫术和民俗宗教有关,或者与男女性爱的象征有关。花鼓灯之“花”,是女性的象征,却通常得男人扮演;花鼓灯之“鼓”,是最核心的乐器,男性的象征;花鼓灯之“灯”,是精神的火苗,是淮河儿女心中永不磨灭的追求和希望之光。这是足以神与人合、参天地化育的伟大仪式,是获得收成的民众向上苍感恩和宣道的礼拜。颍上花鼓灯至今保留以鼓引领打击乐的古风,与怀远等地以锣引领打击乐的做法不同,也许证明的正是花鼓灯原生态和流变之间的区别。这与中央电视台《见证》节目,对颍上花鼓灯原生态特色定位的解读是一致的。那么花鼓灯“灯”在哪里?

据考,颍上花鼓灯的前身是清代的“红灯”。现在,颍上花鼓灯的道具――色彩斑斓的岔伞上端还保留有一个存放灯火的龛笼,可视为花鼓灯之“灯”出身至今还能看得到的实物证据。

花鼓灯之“花”在何处?花鼓灯除了鼓锣喧哗张扬之外,除了歌扬女人和母性生殖之美,从目视觉感官的角度看,它的服饰道具之花哨的近于恶俗,其人物扮相之妖娆的近于怪异,正好用一个“花”字为旗首。常任侠教授认为:“《花鼓灯》是皖北淮河沿岸的特产,别处虽也有同名的玩艺,但风格却颇不相同……”(《中国舞蹈史话》97页)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