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戏曲舞蹈 > 花鼓灯 >

他为花鼓灯而生——追忆花鼓灯艺术家陈敬芝老师(2)

时间:2013-01-02 14:59来源:安徽群众文化 作者:王殿光 叶超 点击:

三、屡屡创新、开宗立派。

陈敬芝老师对花鼓灯极尽如痴如迷如醉的境地。他凭借好天赋、强记性、高领悟,博取广收、精心提炼,把花鼓灯打造出自家特色。

陈敬芝老师被那沙先生称为“花鼓灯表演艺术家”,可见他在花鼓灯舞蹈方面很高的艺术造诣。的确,他跳的几百个动作,把花鼓灯舞蹈推向了一个高峰,成为一座里程碑。他独创了“颤、颠、抖”步法、“绕、抱、抽”等扇法、“三指夹”握扇法、“三调弯”身段;他从劳动和自然中参悟创新的“簸簸箕”、“端针匾”、“上山步”、“风摆柳”、“燕子驰水”、“凤凰三点头”等动作独具风格,成为花鼓灯中的经典动作。

陈敬芝老师擅演“兰花”(花鼓灯女角色名),其扮相俊俏,眉目传情,一颦一笑,风姿翩翩。他还能根据不同角色的心理,刻画表现人物,给人留下深刻印象。陈敬芝老师不仅擅舞蹈,而且能编导。他根据花鼓灯后场小戏《游春》创编的同名独舞,成为了花鼓灯舞蹈的经典剧目。他编创的《黄毛丫头》获得国际大奖。

陈敬芝老师当时有两个艺名——“小蜜蜂”和“叶里藏”。这是因为他的花鼓歌不仅会得多,而且唱得好,他有一副天然好嗓子,声音纯净、委婉空灵,宛如山间流泉、天籁之声。那些民间小调,如“淮调”、“下河调”、“观花调”、“回调”、“败调”乃至山歌、茶歌,经他一唱,总是别具风味,韵味十足。应该说陈敬芝老师就像辛勤采蜜的蜜蜂那样,走到哪里就“采”到哪里、把歌声带到哪里。因此,很早的时候,凤台一带就流传着“听了小蜜蜂,无被管过冬;看了叶里藏,冬天晒太阳”的赞誉。对于陈敬芝老师唱的花鼓歌,董振亚先生给予很高评价,他认为陈敬芝老师能唱很多灯歌,而且用的曲牌多,歌声优美、韵味无穷,是老一代花鼓灯艺人中无与伦比的,这也是他对花鼓灯最大贡献的一个方面。有鉴于此,称陈敬芝老师为民间歌唱家恐不为过。年轻时,陈敬芝老师经常在沿淮地区玩灯,他听到“清音调”简单而明快,清新而上口,很适合自己口味,于是很快学会了“清音调”。在演唱实践中,不断加工创新,创造了“一条线调”。他和灯友们把“一条线调”引入弦乐伴奏,从而丰富了花鼓灯原来只用锣鼓伴奏的单一形式,很受观众的欢迎。一时间,这种加有弦乐伴奏的花鼓灯被称为“弦子灯”而流传乡里,“一条线调”后竟发展成为一个稀有剧种——“推剧”,陈敬芝老师因此成为“推剧创始人”。

陈敬芝老师歌、舞兼擅,编、导皆备,继承创新,风格独具,是陈氏流派花鼓灯开宗立派的大师。

四、教坛风范、桃李满园。

陈敬芝老师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把他痴迷的花鼓灯艺术传授给更多的人,让花鼓灯艺术发扬光大。不管是在北舞院、省艺校、县艺校的课堂上以及舞蹈房里讲授花鼓灯课,还是在海峡两岸多处没有围墙的教室中传授花鼓灯技艺,都是兢兢业业、诲人不倦,总想把自己的技艺全部传授给学生,没有一点旧式艺人“留一手”的私念。他虽不识多少字,但上课之前必先备课,一本错字连篇的《花鼓灯教程》凝结着陈敬芝老师严谨的治学态度和为人尊师的风范。凤台艺校是陈敬芝老师参与操办起来的,他对艺校的情结像对待自己孩子一样,呵护它成长、关心它发展,看到一批批学生走上花鼓灯艺术道路,他由衷高兴。退休后,他还多次建议,要让花鼓歌进课堂。他说,有舞有歌有伴奏才算完整的花鼓灯,不能让花鼓灯缺了一条腿。凤台花鼓灯艺术团是由县花鼓灯艺术学校毕业生为班底组建起来的,陈敬芝老师时刻关注着艺术团。艺术团将花鼓灯跳红大江南北,舞出国门,陈敬芝老师十分欣慰,他告诉演员们,你们要发展创新,但不能离开花鼓灯这条根。晚年的陈敬芝老师仍继续着花鼓灯事业,他编写教程记录花鼓歌,整理后台小戏,直至卧床的前一天还在忙碌,他不愧为德艺双馨的教育家。

几十年来,陈敬芝老师教授的学生可谓桃李满园,其中不少已成为国内外知名舞蹈家、教授;成为享誉安徽的花鼓灯研究专家、表演艺术家;还有许多弟子成为年轻一代花鼓灯的中坚力量。

陈敬芝老师一生痴迷花鼓灯艺术,集舞蹈、灯歌、编导、研究、教学于一身,成就卓著,为花鼓灯的创新与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今天,花鼓灯艺术家——陈敬芝老师虽然离开了我们,但他播下的花鼓灯艺术的种子必将一代代绽放吐芳、香飘久远。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