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戏曲舞蹈 > 花鼓灯 >

花鼓灯不仅仅是广场艺术(2)

时间:2013-01-02 15:00来源:安徽群众文化 作者:张传利 点击:

三、新时期花鼓灯的改革、创新

花鼓灯艺术之所以有如此强大的生命力,就在于她自身的不断改革和创新。花鼓灯如何在原有基础上更艺术化、教学更科学化?笔者就此谈几点看法。

(一)传统基础上的革新

花鼓灯的任何改革和创新都应该有一个明确的观念:我们不管如何改革,都必须在传统的基础上,都必须保留花鼓灯的原有风韵,如果离开了花鼓灯的固有特色也就不成其为花鼓灯了。花鼓灯的继承、发展是要求改革、创新,但绝不是再造!

要改革就必须先继承。要了解花鼓灯的历史和现状,要解剖花鼓灯的各类作品,弄清其真正的精华所在,风韵所在。当务之急便是把老艺人的所有绝招全都录像存档,然后对花鼓灯进行科学的整理、总结、定谱、定名,使其教学符合科学化、现代化的要求,使改革、创新有个依托。

但是,继承又不是模仿。

常常可以听到一些议论:“土味不够”、“这不像某某派”、“某某派应该这样,不是那样”等等。

花鼓灯不是“出土文物”,是活生生的一门艺术,如果说几十年来仍要求保留原来样子,甚至是“越土越好”,那么请问花鼓灯的艺术潜力如何发挥?

花鼓灯老艺人经过几十年的艺术实践,形成各自的流派和风格,这是精华所在,但各人也有各人的短处,有些语汇就不那么科学、合理,不那么雅观,特别是因为历史的原因,“兰花”大都由男子扮演,因此,其表演心理和表现手段就缺乏女性的自然和纯真,给人以扭捏、造作之感,因此,我们只能继承其艺术风格,而不是照搬所有的招式。如果说老艺人的东西和作品都不能动,那么传统也就失去了传统意义。

传统只能给我们启迪,绝不能是创作、改革的绳索。

(二)从现代生活中汲取营养

花鼓灯源于生活,有紧密联系生活的传统,因此,她应该不断地出现新的作品,以表现现代人的生活和风貌,不光是作品,她的服装、道具、舞蹈语汇、音乐锣鼓都应该创新、改革、符合今天的审美。

我们不能年年“抢板凳”,新娘子也不能年年“双回门”。我们生活在新的时代,就应该表现现代人的生活。《欢腾的鼓乡》给舞台带来了新时代的生活气息,只可惜这样的作品太少。

花鼓灯从编演到评论都应该适应历史发展的需要,对自身的艺术来个“美”的大解剖。

(三)兼收并蓄为我所用

花鼓灯改革的另一个途径就是要有勇气,大胆解剖自己,抛开陈腐的观念,虚心向兄弟艺术门类学习,不断更新,丰富自己的艺术表现力。

许多少数民族舞种都值得赞赏,如维吾尔族舞的热烈、藏族舞的奔放、朝鲜族舞的含蓄、蒙古族舞的豪爽、苗族舞的柔情、傣族舞的细腻,这些明显的艺术风格和特点都很值得我们学习。

花鼓灯各流派之间都有所长,也都是有所短,我们不赞成门派观念,更不赞成去争什么“正统”、“正宗”,我们认为各流派之间要互相学习、携手合作,找出花鼓灯艺术的基本规律,创作出一种崭新的花鼓灯艺术来。

提高创作、编导、演出人员自身的艺术素质是花鼓灯艺术发展的根本所在。一切编导人员都应该开拓自己的创作思路,一切演出人员都应该学习舞蹈的基本内涵,要懂常规基本功训练方法和教程,甚至一切从事花鼓灯艺术的人员还都应该学点“心理学”和“人体解剖学”。要把花鼓灯艺术规律化、科学化,编、导、演人员自身就应该有更高的文化素质和艺术修养。

花鼓灯源于淮河,淮河儿女又培育了花鼓灯艺术,一切有志于花鼓灯艺术的同志们都应该齐心协力,把花鼓灯艺术发展成能代表汉民族的艺术舞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