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戏曲舞蹈 > 黄梅戏 >

严风英在南京的艺术生活

时间:2007-11-07 01:42来源:安庆黄梅戏网 作者:佚名 点击:

 
 
  严凤英与南京有一段割不断的姻缘,她在南京从京昆艺术中吸取了丰富的营养,为日后的艺术发展奠定了厚实的基础。

  严凤英出生于安徽桐城,原名严红六,十三岁学演黄梅戏。1948年社会动荡不安,不满20岁的严凤英不堪恶势力欺凌,被迫流落到上海,解放前夕又辗转流落在南京。初为生计所迫,易名严岱峰,在上乘庵米高梅舞厅伴舞。50年初,京昆世家甘贡三老先生之子南轩、律之与几位名票在军管会文艺处领导下于太平南路创办“友艺集”京剧茶座。严常与舞厅同伴前往聆听,偶尔登台唱上一段《甘露寺》、《淮河营》等马派唱段。虽水平不高,却引起观众注意。4月份,“友艺集”在中华剧场首场公演,散场后,经人介绍,严认识了甘律之。从此严常单独来“友艺集”并参加”友艺集”的基本功训练班,跟武生名票章耀泉学打把子跑圆场,起霸,又跟名票汪剑耘等学些梅派唱段。在此期间严与律之订下了自首之盟,从此结束了多年坎坷的流浪生涯。

  时甘贡三先生为其他子媳说昆剧《游园惊梦》,谁也没觉察旁边多了个有心人。一次甘老先生听严凤英也在哼昆曲,就吹起笛子让她试唱。不想短短二、三个月的耳濡目染,一出《游园惊梦》,从唱腔到身段,竟让她偷到了八、九成,乐得甘老捋髯大笑,连声叫好。于是凤英也参加了甘家子弟学习京昆行列。不到一年先后学了《大登殿》、《御碑亭》、《梅龙镇》、《春香闹学》、《琴挑》等名剧,在此期间她对京昆艺术的刻苦追求,为后来黄梅戏的精湛演技奠定了良好基础。

  因为严凤英平时学得较广泛,并练过黑头的“哇呀呀”,因此在《黄鹤楼》剧中反串张飞的表演赢得全场观众的热烈喝采。在《大登殿》中,严凤英饰代战公主,旗步稳重而潇洒,歌喉珠圆玉润,一口流利的京白,使观众无不瞠目。年夏她与律之合演《梅龙镇》,严饰凤姐,天真活泼,充满稚气又毫无轻佻。(后来她回到安庆,曾将该剧改编为黄梅戏,唱词、身段均按京剧路子,效果极佳。)

  1951年,一位叫邬廷迟的同志,受安庆剧场委托到南京打听严凤英下落,在多次征得律之同意后,在南京“状元楼”菜馆会了面。律之了解凤英的抱负,为她购置了部分“行头”,支持她重新返回黄梅戏舞台,不久蜚声剧场。

  54年,凤英顶住多方干扰,主动毅然来宁与甘律之正式结婚。喜宴设于大三元酒家,甘家亲友及南京票友均前往祝贺。当时严正在排《天仙配》,准备参加华东汇演。律之发现她手中云帚不顺溜,弄不好可能缠在“头面”上,特请胞妹甘纹轩(现在上海昆曲研习社)教她一出昆剧《思凡》,让她将“思凡”中色空的云帚功移用于七仙女。后来该剧汇演获奖,严也获演员一等奖。  婚后,甘与严二人同去合肥,后因“历史的误会”,二人又不得不离异。尽管如此,离婚后的严凤英仍多次在朋友们面前称赞甘律之先生为人忠厚,对她体贴关心。

  (选自《南京戏曲资料》)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