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戏曲舞蹈 > 黄梅戏 >

黄梅戏的表演——圆熟有致的当代表演形态

时间:2007-11-08 00:07来源: 作者: 点击: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使生活在旧中国社会底层的黄梅戏艺人挣脱了枷锁,身心获得了解放。扬眉吐气、当家作主人的黄梅戏艺人,在党的“百花齐放,推陈出新”的文艺思想指引下,随着一批知识分子的参与,终于迎来了黄梅戏诞生以来发展的黄金时期。

  以严凤英、王少舫等为杰出代表的黄梅戏表演一代宗师,将一个默默无闻的地方小戏变成了名播海内外的著名剧种。在改革开放的新时期,随着马兰、黄新德、韩再芬等新一代黄梅戏表演艺术家的崛起,黄梅戏又来了历史上第二个发展的黄金时期。黄梅戏在行当及唱、念、做、舞等表演艺术上已风格显露,渐趋成熟,圆熟有致的黄梅戏当代表演形态争斗艳,大放异彩,初显出一派泱泱大剧种的风范。

  1.模糊的行当

  所谓“行当”,就是一种角色类型分派,即我们前面所说的“角色”。中国戏曲中行当划分的简繁、粗细和文俚,在一定程度上映照出一个剧种发展历史的长短、表现生活领域的广狭和表演艺术水平的高低,乃至班社、剧团组织的规模和实力等。从京剧那“四梁四柱”、“全梁上霸”和“生、旦、净、末、丑”的行当分工中,我们不仅看到了作为“国粹”剧种那悠久的历史,成熟的流程和精细的分工,还让我们领略了其恢弘的气势。相比之下,黄梅戏的行当划分就显得稚拙和简陋。严格地说,黄梅戏的行当区分不甚明了,所谓的行当,亦只是参照京剧等大剧种“依葫芦画瓢”而套用的。由于条件的限制,早期的黄梅戏表演者提供以一行为主、行行都行,这种做法的直接后果,就是造就了黄梅戏表演的行“行当不全、分工不细”的局面。

  新中国成立后,随着黄梅戏的不断发展,限制黄梅戏行当发展的外部因素不存在了。是向京剧靠拢,学习其精细的角色分工,还是继承遗产,丰富和光大黄梅戏传统的行当优势?这是黄梅戏表演艺术发展需要回答的问题。在此,黄梅戏选择了一条适合自己的行当发展之路,那就是:“黄梅戏的行当应该有别于京剧的行当,只有超越行当的局限,才能更快、更好地培养和造就出大批优秀演员。

  只有脱离了行当的束缚和桎梏,才能入到表演的自由王国。这在黄梅戏不但是历史的更是现实的明智选择。以严凤英、王少舫、马兰、黄新德等为代表的黄梅戏表演艺术家们,将黄梅戏“模糊”的行当特色发挥到极致,在黄梅戏舞台上塑造出一个个栩栩如生的艺术形象。

  我们知道,在王少舫的舞台生涯中,他既塑造了如《天仙配》中的董永、《春香传》中的李梦龙等小生形象,也有如《女附马》中的刘文举、《牛郎织女》中的金牛星,以及《无事生非》中的唐侯等老生人物还有如《陈州怨》里的包拯等花脸行当。而在《罗帕记》里扮演的王科举,则是前为小生,后为老生。不仅如此,他还积极投入现代戏的演出,无论主角、配角,还是正面、反面人物,他都认真演来,目的是想突破黄梅戏男角主要以“小生”为的局限,把各种人物(主要指男角)包容在“大生行”之中,以改变黄梅戏男角处于弱势的历史。王少舫常说:“行当的划分是科学性的,因为它能表现各种戏剧人物不同的年龄、身份、性格等特征。我们黄梅戏也应在演唱、表演上逐渐发展行当。我说的行当不是死搬硬套,而是根据黄梅戏自身的情况不断摸索,形成自己有特色的行当。行当是一种夸张的艺术手段,我们用这种手段来丰富和提高我们黄梅戏的艺术品位。王少舫不仅是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他在黄梅戏舞台上、银幕上塑造的一个耀眼的角色,不仅丰富了他自己的表演技巧和艺术潜能,更是率先垂范,对突破黄梅戏剧种的局限,为黄梅戏男角特别是生行表演艺术的提升和丰富,作出了卓越的,无可比拟的贡献,从而永载黄梅戏表演艺术的史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