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戏曲舞蹈 > 黄梅戏 >

黄梅戏女演员第一人胡普伢

时间:2009-11-23 19:26来源:网络收集 作者:方族文 点击:

起源于18世纪后期安庆地区民间的黄梅戏,以其优美的唱腔、浓郁的生活气息和群众喜闻乐见的表演艺术样式享誉海内外,被国际友人誉之为“中国的乡村音乐”,位列我国五大剧种之一。?黄梅戏诞生之初,由于封建道统的桎梏和落后伦理观念限制,同京剧一样,舞台演出中也是采取“男演女”,即剧中旦角由男演员反串,如道咸年间的前辈黄梅戏艺人蔡仲贤(望江麦元人)、韦春台(太湖徐桥人)等就均以旦扮女性人物(如《砂子岗》中杜氏、《游春》中王干妈、《剪发记》中王大娘等)见长,乃至男演员的用名也多具女性化特点。直到光绪年间,才有了第一位女性演员,这就是太湖县新仓镇驮龙山下的一位农家女胡普伢。?

一、黄连苦胆伴童年?

胡普伢(1870—1935,一说1866—1926),女,1870年(同治7年)出生于新仓街西南十里许的驮龙山下胡昌畈。因驮龙山盛产石灰石,胡昌畈的人家多以烧石灰窑为生。胡普伢家自然亦不例外。自古来,胡昌畈山青水秀,土质丰腴,交通便利,乃为太湖东乡之鱼米之乡。然而,生长在这画山秀水之中的胡普伢从小却很不幸运。在她出生前42年时,即1828年(道光8年),太湖知县孙济(浙江绍兴人,1826年被授太湖知县,曾为根治县城水患倡筑“孙公堤”,颇有政绩),听信风水先生胡言,硬说是胡昌畈村民在驮龙山上开山炸石,伤了太湖龙脉,有损邑内风水。遂强行以低价将驮龙山收购为官山,并勒令禁止开采矿石,违者送官问罪。从此,本当好端端的一个衣食无虞的胡昌畈被弄得家家生计维艰,户户啼饥号寒。到胡普伢出生时情况自然依旧如此,村民的贫穷程度有增无减。在如此窘况中,其父只得咬牙把才9岁的胡普伢送到了新仓街附近一何姓人家当童养媳(一说她从小就父母双亡,由族人抱给何家作童养媳)。

旧时农村人家抱童养媳,有两种情形,一是为未成年的儿子从小就养个女孩作未婚妻,待成年后再结婚,能省下一大笔彩礼;一是尚未生子时,先抱个女孩进家,等所生孩子长大后再娶为媳妇,谓之等郎媳(当然也有未生子的)。胡普伢属第一种情况。俗话说:“最苦莫过童养媳。”农家的孩子本来就苦,缺吃少穿不说,且从小就要担负各种农业和家务劳动,这是城里有钱人家孩子所不能比的。与男孩比,农家女孩更其苦,这当然有重男轻女的成份在内,女孩吃的穿的一般都比男孩差。而且比男孩承担的农活家务活动更繁重琐碎。而童养媳就更是苦上加苦了。因为有钱人家抱童养媳,往往就为的有一个供使唤的丫头,而且无须乎什么耗费。童养媳一进门,就等于是成了这家的奴隶,吃的剩饭残菜,穿的破衣烂衫,做的都是最苦最累的活,还要从早到晚服侍公婆和小丈夫,稍有不慎,轻者辱骂加身,重者拳脚伺候,还要饿饭。

一句话,童养媳是人下之人,不如豢养的猫狗。胡普伢进何家门时才9岁。何家虽是富裕人家,但同一般为富不仁者没有两样,胡普伢的日子也充满了泪水和屈辱。她小小年纪,就要负担扫地、洗衣、洗碗、挖猪莱、喂猪食的杂活,还得下田做庄稼,还得为公婆槌腿敲背,还得服侍小她两岁的丈夫。她每天要外出到野地荒山上弄一竹篮野菜喂猪,还要端个小板凳够着高高的锅台洗碗。有时小丈夫还借故用竹扫子打她,她稍一躲避,那小子就装哭,为此,她没少挨公婆的耳巴子爆栗子。但她是个意志坚强的女孩,累了、受屈了总是偷偷地在背后哭,而在人前却装得无事一般。就这么苦撑苦捱,在何家挨过了两年。

苦水中,她慢慢长了个儿,她长了头脑。她看到了这世界没有讲理的地方,只能把满腹苦水往肚里咽下去。平日里她设法找些开心的事,她凭着自己的天赋好嗓子,在田地里劳动时,在挖野菜时跟姐妹们学些山歌小调。但一到家,她又沉默无语了。只是在过年时节参加灯会那阵子,她的脸上才露出笑容。尤其是当看戏班唱戏时,她才将一切烦恼忘到了脑后,人们才看到她像个活泼快乐的女孩。?


顶一下
(5)
71.4%
踩一下
(2)
28.6%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