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戏曲舞蹈 > 黄梅戏 >

走近严凤英

时间:2010-04-18 11:59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郭霄珍 点击:

我曾有一个梦。这个梦是从我考进安徽黄梅戏学校的1978年开始的。

刚刚跨入戏校的第一堂课是学校组织新生观看电影《天仙配》和《女驸马》,我被七仙女和冯素珍的动人形象深深迷住了。从此,我幼稚的心灵里便萌动着这个梦,希望有一天能带着我的学习成绩去拜见严凤英老师,看她演戏,看她化妆,看她生活的方方面面……她已成了我心中崇拜的偶像。

可是,当我朦胧懂得人事的时候,却听说她已经不在人世。怎么可能呢?明明她那动人的歌喉,明亮的眸子,感人至深的表演,都活生生地印在我的脑海里,仿佛她就在我的身边。我双眼直愣愣地半天没有说出话来,好像有块石头哽在心窝,我的梦破灭了。

当我走出戏校,步入艺坛,特别是我与影视界接触以后,很多人都羡慕我是个黄梅戏演员,说有严凤英老师这样的楷模,是莫大的幸福。但是,我生也晚,没有机会聆听到严老师的教诲,也没有机会一睹她的芳容。少年时代的梦,永远不能实现了。

1996年底,安庆市文化局领导通知我,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栏目来安徽拍摄记录片《严凤英》,选中我扮演中年时代的严凤英。啊!这对我来说简直太难了。她精湛的艺术,高尚的人品和苦难的人生经历是人所共知的。我能有她那种气质吗?我重新编织起少年的梦,开始探求严老师的人生道路。

为了再现严凤英老师,导演哈博决定沿着她当年走过的路去追寻她的生活真实。所到之处有严老师的故乡,在安庆住过的宅院,当年演出的舞台,展示她生平的纪念馆……摄制组还请来严老师的亲授弟子、生前挚友,他们讲述的一个个感人故事,对我有莫大的启发和教益。我开始跨越时空界限,走近我心中的偶像。这时我才发现,少年时代的梦是那么幼稚,只是一种向往,一种憧憬,而现在我必须进入严老师的心灵深处。可是对我来说,是多么不容易啊!每走近她一步,我都感到心灵的震颤。那些日子里,我和摄制组的年轻人,几乎都在激情和泪水中度过。

我们驱车来到桐城罗家岭严家陈庄严凤英的故乡,车子在公路边停下。我站在高处向村子俯瞰,这是个普通的农家村落,村前一口大水塘为村子增添了几分秀色。远处一片低洼地,那就是严凤英提着篮子打猪草的湖滩,如今湖水已经干涸了。村民们听说中央电视台来拍严凤英的家乡,敲锣打鼓列队迎接,就像欢迎远方归来的亲人。这哪里是欢迎我们,分明是欢迎与他们阔别的严凤英!我的眼睛湿润了,我的心境突然得到了升华,仿佛这里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是我所熟悉、我所热爱,仿佛我的黄梅戏生涯就是从这里开始的。我的脑海里浮现出少年严凤英的身影,扎着两条小辫,一身花布裤褂,没有袜子的脚上蹬着花布鞋……当年严老师瞒着祖父偷偷出走唱戏的故居——严家老屋已经荡然不存,可后来她回家探视所住的房子依然存在。门前一棵桂花树,已长得顶如伞盖,象征她的艺术生命长青。这时,乡亲们围了上来,纷纷述说当年鸿六(严老师的乳名)的传闻,尽管他们有的年龄并不大。我站在人群中,真正感受到严老师在群众心目中的崇高威望。这时,严凤英的弟子张萍老师正与严凤英的弟弟回忆着往事。她说:“师傅在省里虽然待遇比较优厚,可她的生活并不特殊,同志们有困难,她总是解囊相助。有一次,剧团大院里来了个农村妇女,抱着刚出生几天的孩子。师傅得知后,上街买了20个鸡蛋、两斤面条送过去,还赠她路费,让她回家好生抚养小孩。她就是这样处处关心人。在她离开人世的当天,她还把身上所有的钱送给剧团一位生活困难的职工……”张萍见我站在旁边,转过脸来说:“都说她戏演得好,我看她的人品更好。可是这样的好人,一生却受尽磨难。我们只看到她精湛的艺术,可是有谁能了解她的为人呢?”说着说着,她的眼圈红了,大家也都哭了。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