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戏曲舞蹈 > 黄梅戏 >

严凤英的课本

时间:2010-06-21 15:16来源:严凤英网 作者:王冠亚 点击:

严凤英小时候读过几天私塾,念过“赵钱孙李”和“人之初”。现在讲的不是那个课本,而是严凤英放过牛的白虎山,戽过鱼的大路桥下的山溪,挖过野菜的菜子湖,驮米走过的山间小道,和她的“艺术学院”——罗岭集上的江象茶馆(注:原刊此处如此印,但不知是不是“江记茶馆”的误排)。

桐城罗家岭,被大龙山环绕着,菜子湖象锁不住的歌喉从花山脚下流出去。这里的人都爱唱山歌。牧童唱对歌(又叫和歌),比赛聪敏才智;青年男女唱广歌,倾吐纯朴的爱情还有薅草歌、插秧歌……叙述自己的欢乐和悲伤。

这些,象乳汁哺育着严凤英。严凤英的根深深扎在这个肥沃的土壤里。严凤英从记事时起就听到大龙山、花山、菜子湖的优美的民间故事;就学会了这些动人的情歌和美丽的山歌。这就是严凤英学艺启萌的活的教科书(注:原刊即印为“启萌”)。

歌唱艺术,本来就繁花似锦,它强烈反映人们的情感喜欢。它因为民族、地区、语言、风俗习惯和生理上的差异,形成了各自不同的风格、特色和个性,出现不同的流派。

一般都提到西洋发声法和民族民间唱法。其实,西洋的歌唱方法也是百花齐放的。他们所谓的艺术歌曲与民间歌唱在发生与演唱上就存在着较大的差异,在歌剧方面也分为意大利派、德国派和俄罗斯派…… 。我们民族的唱法也是百花争艳,有戏曲唱法、曲艺唱法、民歌唱法……。戏曲中的梆子,很能反映燕、赵平原的慷慨悲歌的气慨;而南方戏曲唱法中的一唱一咏,总是象行云流水,回荡在重峦叠嶂之中。

黄梅戏的唱法,现在也是百花齐放的,客观上也存在各种流派:有的是用西洋发声法中歌唱的唱法;有的是用京戏的唱法;也有的是用河南梆子的唱法……。这些,也都受不同爱好的听众的欢迎和承认。

严凤英则是用桐城罗家岭和安庆地区的民歌唱法来唱黄梅戏的。你要到罗家岭找四十五岁以上的大哥、大嫂们唱和歌、广歌和打采调给你听(注:此处疑为“打彩调”),你就会明白严凤英的黄梅调,为什么会有那样浓厚的泥土芬芳。

歌唱艺术的一门功夫是发声方法,包括一系列技术上的训练。另一门功夫是表达感情。我们中国的学者爱讲“声”与“情”,于是有“以情带声”,和“以声带情”等的经验和倡导。后一门功夫,在戏曲老艺人中,被称之为“韵味”。

唱有“韵味”,演有“台风”,这两者合在一个戏曲演员身上就形成了舞台艺术个性,也就是风格。如能影响开去,就是常说的“流派”了。

有的同志听了严凤英的唱腔对我讲:奇怪,她唱得为什么那样轻松自然?简直象一个老朋友跟我们在促膝谈心似的。有的同志看了她的电影对我讲,她的表演没有架子,亲切,象吸铁石,紧紧把我的心吸住。有的同志又说,严凤英的唱和演平易近人,可亲可近;甚至有的同志说,有的人把人演成神,而严凤英恰恰相反,把神演成人。泥土气息和平易近人加在一起,就是严凤英所追求的演唱风格。

闻其声,如见其人。严凤英唱的韵味所以使人感到平易近人和亲切,与她本人的悲惨身世和阅历分(是)不开的。旧社会,除了穷朋友,她没有享受过亲人的温暖。她从家里偷偷跑到罗岭集上学戏,吃的是“百家饭”。一条不大的罗岭丁字小街,上到八十岁的白发奶奶,下到四十五岁开外的兄弟姐姊,都异口同声地说:当年,严凤英和我们一起驮过米,卖过梔子糖,在我家吃过饭。罗岭的乡亲们抚育了她,她和乡亲们的命运休戚与共,息息相关,她们的脉搏在一起跳动。她一心要唱出乡亲们最爱听的歌声来。

一九六二年,她和少年时的伙伴——桐城黄梅戏剧团的一位演员回到阔别二十年的家乡罗岭去看望乡亲。她穿了罗岭乡亲爱看的村姑服装和鞋袜,连发式也梳成罗岭姐妹爱看的样式。一边走,一边还征求这位伙伴的意见。同时告诉这位伙伴说,我们离开家 乡 二十多年了,唱的味道可能失去不少家乡特色,这次回家千万要注意,切不可山东驴子学马叫, 和乡亲们生分了。并且,和这位伙伴约定,为了保持黄梅戏的风味,以后经常到家乡来“回回炉”。


顶一下
(2)
66.7%
踩一下
(1)
33.3%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