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戏曲舞蹈 > 黄梅戏 >

初次登台的严凤英

时间:2010-06-21 15:28来源:严凤英网 作者:王兆乾 点击:
罗家岭至练谭的羊肠小道(《黄梅戏艺术》1998年03月)
罗家岭至练谭的羊肠小道(《黄梅戏艺术》1998年03月)

口述:琚诗贵 整理:王兆乾

【作者简介】琚诗贵,男,1931年出生。安徽省桐城市练潭人。14岁与严凤英共拜严云高为师,学唱黄梅戏,先打大锣,后唱老生,曾任青阳县黄梅剧团业务团长、导演。现退休。

1944年国民党军队176师526团驻扎在桐城县练潭镇。秋后一天,军队要邀个班子唱戏,说是为了庆祝“双十节”。地方上管事的回答,练潭没有大戏班,只有几个人能唱黄梅调。军队的人说,不管什么戏,只要能唱就行。当时,便由琚诗雅等牵头,邀请附近的玩友应付。罗家岭的有:吴益寿(小生)、江三裁缝(老旦)、徐恒旺(花旦)、徐子义(小生);练潭镇有:琚诗雅(司鼓)、陈方朝、陈小怀(老生)、琚诗国(丑)等。我当时只有14岁,跟哥哥学打大锣。有人说,罗家岭上街头江家茶馆门口前不多时唱黄梅调,有个小女伢,号小鸿六,是严云高的小姑,何不叫她来也演一角(严凤英的名字是1946年我们在枞阳陈家祠堂演出时,张云风出海报,嫌鸿六的名字不响,给她写的,那以后我才叫她凤英姐)。听说小鸿六,我连忙说我认得她。那时,日本鬼子占据安庆,小鸿六随爷爷逃到乡下。

她家原本在安庆北门开客栈,父亲自小娇生惯养,虽然写得一手好字,京胡也拉得不错,但却游手好闲,又沾染上抽大烟的恶习。搬来乡下,没有劳力,家境自然比较清苦。很多家务事都落到小鸿六的身上。一次,我从练潭背米到杨桥,她也从罗家岭背米到杨桥。当时,日本人封锁,杨桥是个关卡,乡下人只好背米去杨桥调换日用品。鸿六和我,只能背二十来斤米,换些火柴、蛤蜊油、雪花膏之类的东西。两个小孩走在一路,很快就熟了。所以我认识她家。

来到严家陈庄的老屋里,只有她大奶奶在家。说鸿六到吴家嘴湖叉里挖“苇安子”去了(文末注云:苇安子,未详其学名。一种生长在湖边草滩的野生草本植物,有小球形肉质根,农家常挖来放在粥中度荒。)。我赶到湖叉,老远就见她正专心地在那里挖野菜。我悄悄走过去,轻轻叫了一声:“鸿六儿!”她猛抬头,看见是我,十分惊喜,问道:“你怎么晓得我在这里?”我告诉她已经去过她家,这次来,是想要她到练潭唱戏。她眨动大眼睛说:“真的呀?”比她小一岁的我,更带有几分稚气,为了证实事实,脱口而出:“小狗才骗你。”她不假思索地立刻回答:“好啥,走!”我帮她扛起锄头,拎着半腰篮“苇安子”,向她家走去。可是,快到家时,她的步子却放慢了。她先轻声地要我停下来,然后接过腰篮和锄头,悄手蹑脚地从后门进屋。显然,她是怕她爷爷。她爷爷个子不高,老是拄着一根棍子,骂起人来,棍子在地上跺得笃笃价响。我曾见过他骂我师父严云高。云高虽然年纪不小,论辈分是他远房的孙子,要喊严鸿六小姑。当时,思想封建,唱戏被视为下贱的职业。像鸿六这样的人家,原来生活在城里,不是躲鬼子的反,也不会搬回罗家岭来。自然,她爷爷因为辈分高,年龄大,又是见过世面的人,维护宗族规矩的责任便落到他的头上。旧社会的宗族反对族人唱戏,所谓“倡优隶卒”,被视为“下贱”的职业。何况,鸿六又是自己的亲孙女,才只十五岁呢?女孩子唱戏,更是祖先所不容。

小鸿六当时哪知道这些呢?她只知道爷爷非常严厉,从内心里怕他。

她从后门进屋。爷爷不在家,她高兴地招手让我进去。后门内是灶间,她问我吃饭没有,我摇摇头。她跑到灶门口,烧着了火,炒了一碗饭给我。她悄声地说:“你先吃饭,我就来。”说毕,进房去了。过了一会儿,她从内房拿了个洋铁箱出来,递到我面前说:“你先走,在布谷岭那棵大枫树下等我。莫要人看见。”我明白,她是瞒着大人的,也就小心翼翼地溜出门,一路东张西望,生怕有人揭穿这个秘密。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