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戏曲舞蹈 > 黄梅戏 >

严凤英与马兰黄梅戏表演艺术的比较研究

时间:2010-06-21 15:50来源:网络收集 作者:陈云燕 点击:

前言

黄梅戏是安徽省的主要地方戏曲剧种之一,它只有百余年的历史,在解放前还是不登大雅之堂的小剧种,但解放后发展极其迅速,影响遍及全国,一跃成为“四大剧种”之一。黄梅戏语言朴实无华,通俗易懂;曲调优美流畅,琅琅上口,深受广大群众的喜爱和欢迎。在黄梅戏一百多年的发展历史中出现过一批又一批的杰出人物。他们在不同时期、不同环境下用自己的汗水和智慧为黄梅戏的发展、壮大、推广作出了不懈的努力和突出的贡献。严凤英和马兰便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两位优秀人物。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黄梅戏迎来了百年发展史上的第一个高峰,这与著名黄梅戏表演艺术家严凤英的辛勤努力是密不可分的。她天赋的沙甜嗓音、超凡的艺术领悟力以及虚心向前辈艺人学习的精神,使她扮演的舞台形象受到广大观众的热烈欢迎。严凤英不仅在音乐方面参与改编、创造了黄梅戏的唱腔结构,更为重要的是,她不拘陈法、博采众长,努力吸取京剧、昆剧、越剧、评剧的表演艺术精华,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质朴细腻、以情动人的艺术风格,把黄梅戏推向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峰。她先后主演了六十多部大小剧目,塑造了陶金花、七仙女、冯素贞、织女、江姐等一系列人物形象。而正因为这些艺术形象的成功塑造,使得黄梅戏这个流行于安徽及周边地区的地方小戏迅速崛起,成为广受群众欢迎和喜爱的剧种。

二十世纪八十至九十年代是黄梅戏发展的第二个辉煌时期。黄梅戏苑涌现出一批年轻有为的优秀表演人才,其中马兰是最耀眼的一颗明星。上世纪八十年代至今,马兰先后主演了《女驸马》、《风尘女画家》、《红楼梦》、《无事生非》、《秋千架》等舞台剧;《西厢记》、《严凤英》等电视剧,成功塑造了一系列形象鲜明、性格迥异的舞台形象。马兰扮相俊俏,表演细腻;唱腔甜美、纯亮、蕴含韵味,再加上她对戏曲表演艺术独到的理解力和创造力,使她成为继黄梅戏一代宗师严凤英之后黄梅戏表演艺术的又一代表人物。

黄梅戏是我国目前流行范围较广、发展速度较快、受欢迎度较高的戏曲剧种之一。在戏曲事业发展萧条、不景气的社会大环境下,黄梅戏这一年轻剧种之所以受到不同地域、不同年龄层次观众的热爱,除了前辈表演艺术家、剧作家、曲作家、词作家孜孜不倦、辛勤耕耘因素外,杰出表演艺术家的强化、推动作用凸显了出来。一个优秀的演员在创作上的成就是推动戏剧向前发展的重要动力。人们从熟悉严凤英开始熟悉黄梅戏,从喜欢她的唱腔、她塑造的舞台形象开始喜爱、迷恋黄梅戏;人们又从马兰塑造的新形象中看到了黄梅戏在新时期的新发展,从她多部题材各异的舞台剧中看到了黄梅戏革新的印迹。怀着对家乡戏曲的酷爱之情,本文整理、研究、总结了两位艺术家的表演特色,并试图通过对她们所处时代、成长背景、舞台表演、唱腔特色等方面的比较,窥视黄梅戏这一年轻剧种的发展轨迹、变革足迹,从而为黄梅戏戏曲理论研究添砖加瓦,为黄梅戏事业的蓬勃发展尽绵薄之力。

就目前学术界的研究现状来看,关于严凤英的表演艺术,由于她对黄梅戏剧种的建设、发展做出的杰出贡献以及所取得的辉煌成就,因而学术界的关注较多,发表有一批学术论文,分别刊登在有关报刊杂志上,这些现有的研究成果为我们分析、研究严凤英的表演艺术提供了帮助。但是,对于马兰的表演艺术的研究则非常薄弱,仅有很少的论文谈及此论题,对其表演艺术做专门论述的尚未发现。把她们两人表演艺术的比较作为课题专门研究的也未发现。笔者认为,对严凤英和马兰的表演艺术进行全面的总结和研究,并进一步深入探讨她们各自的艺术风格特色,这不仅是黄梅戏戏曲理论的一项重要课题,而且通过对比和研究,可以使我们更好的继承、学习她们成功的艺术经验,并且从中看到黄梅戏表演艺术的发展历程和革新轨迹。

在研究方法上,本文主要运用比较学、文化学、戏曲美学相结合的方法进行研究。通过多角度、多层面的比较分析,力求准确把握严凤英和马兰在黄梅戏表演艺术上的特色。


顶一下
(194)
98.5%
踩一下
(3)
1.5%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