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戏曲舞蹈 > 黄梅戏 >

四十七年前与黄梅戏有关的往事

时间:2010-06-21 17:07来源:《黄梅戏艺术》 作者:李力平 点击:

1953年初,安徽省黄梅戏剧团成立,我从省话剧团,严凤英从安庆民众剧场先后调进这个团。我是剧团导演、导演组长,严凤英是主要演员,同时也是我的组员。同在一个剧团生活4年,作为导演和演员,我们的合作是从1954年春,我排《天仙配》第二稿才开始的。排第一稿是1953年秋天,因为严凤英怀孕,七仙女一角只好由她的B角(严凤英是A角)陈月环先排,先演董永是查瑞和,戏是在安庆排的,也是在安庆民众剧场首演的,这是我所说的“试排”、“试演”,也是我向戏曲学习的开始。排第二稿在合肥,严凤英产后上班,七仙女由她扮演,董永仍由查瑞和。同年华东地区决定举行第一次戏曲汇演。省领导决定《天仙配》参加汇演。为了加强阵容,提高演出质量,从安庆把王少舫、潘璟琍等名演员调到合肥,董永一角改由王少舫扮演。华东汇演以后,我们又合作排了《春香传》、《打金枝》。回想当年能和这些黄梅戏名演员合作,确实是我艺术生涯中最大的幸运。遗憾的是合作时间太短了。我和严凤英合作,是从《天仙配》开始,又在《天仙配》结束。开始是排《天仙配》舞台剧,结束在《天仙配》拍电影。电影戏曲艺术片的导演是石挥,作为舞台剧导演,我被派去做他的助手,也是为了能借机向石挥和电影学习可惜的是电影工作我只参加了一半(刚刚完成进影棚前的准备工作),因为要参加政治运动,我被调回合肥,从此我除了做严凤英他们在北京、广州等地演出的舞台监督,就再没合作排过戏了,一直到1957年我被送进白湖农场。

1981年《黄梅戏艺术》创刊,我写了《〈天仙配〉舞台剧的排演》,在那里面我就讲“排《天仙配》是我向戏曲学习的开始”。通过排戏我也确实向我的合作者们学习到很多,学会唱黄梅戏,懂得一些戏曲表演方法。由于我原是做话剧工作的,对戏曲是一个地道的门外汉。排起戏曲来,一开始我和我和合作者都很不习惯。我要按排话剧的方法从分析剧本、分析人物开始,让演员理解人物,自动进入创作状态;而他们所习惯的是老师念着上场锣鼓,示范上场动作开始。因而在开排不几天就有人对我说:“你这样排工不行,人家在背后说你是‘理论导演’,只会讲,不会做。”这确是事实。排到《路遇》中七仙女三撞董永的时候,矛盾就来了。剧中七仙女为了要拦住董永,她谈他们之间的嫁与娶,有意用膀子三次撞董永,第三次去撞的时候,董永已有防备,这次她撞了一个空,于是她既羞又急,同时又想看看董永这时的反映,这时严凤英用的是她在老本中扮演七仙女的传统的“偷觑”动作——用一只手拉着另一只手的水袖一角,从水袖这边偷看董永。当进我就提出这样做不行,这是前辈艺术家为大家闺秀偷看贵公子而设计的动作,用在这时的七仙女身上不合适(在分析剧本的时候演员曾问过我:七仙女是什么样子?我说我没见过仙女,但我们知道《天仙配》中的七仙女在《路遇》一场已经化装成村姑,为了不让董永识破她的真实身份,她会装得比村姑还要村姑化),应该怎样偷看,他叫我做给她看,我告诉她我做不好,动作应该由演员自己设计,靠模仿成不了艺术家。她开始想不通,曾找丁老说服我,丁老告诉我:“偷觑”的传统动作就是那样子的。她也到过文化局去向领导反映,说我粗暴。虽然如此,而她还是真正的动了脑子,第三天她去找我,表演她设计的三撞撞空以后碎步后退,双手蒙面,又羞又急地摇动着双肩,从手指缝里偷看董永,接着又一个无声的偷笑,显得既淘气顽皮又天真无邪。真神了!我被激动得连叫:“她极了,好极了!”由于这个动作的产生,她就一下子找到了创作七仙女的钥匙,一步一步地走进了七仙女的内心世界,顺利创作出一个《天仙配》所要求的纯洁空灵、活泼大胆,又带有几分仙气的七仙女形象。自从演出以后,七仙女已成了人们心中的爱之神,并被作为男人幸运的象征挂在嘴上。我讲这些,第一是要说明严凤英艺术创作态度是严肃认真,她在台上的动作都是经过认真体验以后才做出来的,绝不无目的的乱动,动就有所根据;第二是要说明她善于把自己的生活体验,创造性地移植到剧中人物身上,是一个现实主义的体验派的表演艺术家。她曾对我说,她小时候在乡下和男孩子逗着玩,就曾在手指缝里偷看小伙伴生气的样子。在《天仙配》中是如此,在其他戏中也是一样。我第一镒看她和王少舫合演《夫妻观灯》,当她演完“当家的哥,等着我……梳头洗脸看花灯”的下场动作,她一改别人用圆场步子下场,而是弯起双肘、摇动两肩,用碎步跑下。这使我一下子记忆起在农村看到过的少妇在丈夫面前邀宠的样子,也表现了她要去看灯时的喜悦兴奋心情。《打猪草》是严凤英表演农村女孩子的经典作品。1953年波兰马佐夫舍歌舞团到中国访问演出到了南京,南京市文化局邀请安徽省黄梅戏剧团与歌舞团联欢,联欢会上严凤英和丁紫臣合作演了《打猪草》,演出结束,波兰歌舞团艺术指导非常兴奋地通过翻译对我说:他在说明书上看到《打猪草》的剧中人是两个农村孩子,但大幕一开,他看到的却是两个又高又大的演员,当时他几乎失去看下去的兴趣,但他看着看着情况变了,尤其当演到小陶拉着小毛去她家吃鸡蛋泡炒米一刹那,他所看到的确确实实是两个天真可爱的孩子。说完又翘起大拇指连说:“了不起,了不起!”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外国朋友对严凤英(包括丁紫臣)表演的评价。成功的演出,充分说明他们的生活底子厚,通过体验,再现生活真实。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