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戏曲舞蹈 > 黄梅戏 >

介绍严凤英演唱的《董郎前面匆匆走》

时间:2010-06-23 14:36来源:《黄梅戏艺林》 作者:潘璟琍 点击:

已故黄梅戏著名演员严凤英是名扬中外的表演艺术家。她的演唱艺术,至今仍然令人怀念。她那甜润的歌喉,动人肺腑的唱腔,再加上那朴实感人的表演,形成了黄梅戏唱腔的一大流派--严派。

严派唱腔的特点是:朴实、甜美、流畅、宽厚、别具一格。她的演唱字正腔圆,声情并茂,能非常准确、深刻、生动地刻画出人物的内心世界,给人以美的享受。

这里,我介绍一段严凤英在《天仙配》"分别"这场戏中的一段唱腔:"董郎前面匆匆走"。这段唱腔是由黄梅戏的传统唱腔阴司腔改编而成的一段完整的唱段,共八句。阴司腔属于黄梅戏板腔体中彩腔类,在传统戏多为鬼魂专用。它的特点是行腔多,旋律下行,常用悲伤、叙述的唱词。因此,"董郎前面匆匆走"这段唱腔选用阴司腔为基调非常合适,利于表现七仙女在父王逼她回天庭而她又舍不得离开董永时的悲恋怨愤心情。这段唱腔的前二句是对称句,第三、四两句是数板句,第五、六两句是改编的数板句,第七句是迈腔,第八句是改动较大的结束句,整个唱段是商调式的。为了突出七仙女这段唱,在它的前后还安排了董永欢快的唱段"衣衫破了有人补"和"龙归大海鸟入林"。这样在音乐上、人物感情上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演唱这段唱腔时,舞台是净场,董永刚下场,七仙女双手捧着董永脱下的刚补好的衣衫,忧伤地清唱(原来加了琵琶或三弦伴奏)。这时严凤英扮演的七仙女,眼里饱含泪水,望着董永前去的方向,用甜润含情的嗓音,在中低音区唱出了第一句"董郎前面匆匆走"。最后的"走"字,从高到低回旋流畅地行进了五小节的花腔,非常好听。在第二句"七女后面泪双流"中,进行了改革,用留头留尾改中间的手法,改造了原来的旋律。尤其是"泪双流"三个字,在"泪"字前面的一小节第一拍,用过板唱的手法,把"后"字从(低音)7滑到第二拍的(低音)6,表现出压抑着的悲伤。而在唱到"泪双流"的"双"字时,把压抑着的悲伤,从内心深处喷到嘴里,眼泪随之像泉水般地流出,行腔则从3到5(这个5是全曲的最高音,时值最长,达到了高潮),然后"流"字便一泻千里地流了下来,直到全曲的最后这句,满脸是泪,铁石心肠的人也都被她唱哭了。现在每当我演唱这段唱腔时,就想起她,想起她在舞台上的形象,泪水也忍不住流了出来。下面的两句"他那里笑容满面多欢喜,哪知道七女心中无限忧愁",旋律是原来阴司腔中的数板,没有什么改变,是叙述性的。唱这两句时,严凤英两眼痴情地望着前方的董永,声音不大地唱出。第五句"今日他衣衫破了有人补",在"有人补"三字上,严凤英打破原来唱腔的格式,慢而自由地吟唱出有内心节奏的散板。"补"字前面有一个小换气,唱到"补"字时,气和字刚好由低音5字喷出,继而迂回至(低音)2到(低音)5,用得非常巧妙,非常合适。第六句"又谁知补衣人也不能久留",前面三个字用了很多装饰音,其中采用了从#4(低音)到5(低音)的半音进行,充分地发挥了她演唱的技巧。这一句中,还运用了哭腔吸气的技巧。在唱"不能久留"的"久"字之后,出现一小停顿,唱到"留"字时便恢复原速,让第七句较快地、一字一板一眼地唱出。"心中只把父王恨"这句,运用了彩腔类的迈腔。当唱到"恨"字时,是以气带声,咬着牙齿,把内心的恨有力地唱出。"何不让我夫妻同到白头"这一句,改变了黄梅戏旋律下行的特点,根据人物感情需要把结尾扬了上去,以表现七仙女对她父王的质问。这一句的"白"字,用了老黄梅戏所没有的4音,是严凤英的创举。

在演唱"董郎前面匆匆走"这段唱腔时,严凤英不是为唱而唱,而是唱人、唱情。她用她的唱把观众的心和七仙女的心紧紧地连在一起了。她的确是难得的演唱艺术家。在黄梅戏唱腔中,过去是五声音阶,正由于她大胆创新,把4和7加了进去,以后又把#1、#2、#5、#4等音加了进去,这就大大地丰富了黄梅戏的唱腔。她对黄梅戏的贡献是巨大的,她遗留给我们的严派唱腔是极为宝贵的。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