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戏曲舞蹈 > 黄梅戏 >

永恒的星座——回眸严凤英仙逝三十载

时间:2010-06-23 15:02来源:新德会博客 作者:朱志恒 点击:

你曾在昨天倒下,倒下的还有昨天的历史;而今你又重新站起,站起的却是梨园的光彩、女性的纯洁!

你早就歌吟:“人间更比天上好。”即便只剩下一缕魂魄,也不艳羡九天宫阙飘渺的繁华,选一块生你养你的热土,依旧亭亭玉立。

也许春风要为你叹息,叹息春青的短暂,叹息命运的多舛。然而,最终哭泣的是罪恶,毕竟不是你。他们可以摧残、杀害一位触犯了“天规”的“七仙女”,却永远夺不走你人人赞誉的清正气质!夺不走你温柔的笑,夺不走你那空前绝唱,凤鸣莺啼。

你是一尊不朽的歌咏者的塑像、一座辉煌的黄梅丰碑、永远矗立在人民的心上!

——引自作家白榕先生发表于《安徽日报》的散文诗

严凤英(1930年4月13日—1968年4月8日)是安徽桐城人,中国戏剧表演艺术家,黄梅戏一代名伶。她12岁起学艺,15岁登台崭露头角,20岁即蜚声海内外,38岁不幸去世。

严凤英一生中主演了几十部大小剧目的黄梅戏,其中《天仙配》、《女驸马》、《牛郎织女》、《夫妻观灯》等被拍成电影。六十年代,严凤英荣获国务院文化部颁发的金质奖章,1989年获首届中国“金唱片”奖。

七仙女、冯素珍、织女这一系列栩栩如生、艺术魅力无穷的人物形象,随着《天仙配》、《女驸马》、《牛郎织女》的广为传播,人们记住了黄梅戏,更是记住了严凤英,这位一代梨园名伶。虽说今天她离开人间已整整三十年了,三十年春秋冬夏周而复始,三十年花开花落岁月了无痕,照片旧了,纸张黄了,可人们对她存留于心底的记忆却崭新如昔。

架上累累悬瓜果,风吹稻海荡金波。

夜静犹闻人笑语,到底人间欢乐多。

——《牛郎织女》中织女唱段

10年前,我曾看过严凤英写给造反派的遗书,那是用铅笔写在一张白纸上的,内容是:“红卫兵小将们,黄梅戏剧团的阶级斗争是复杂的,人言可畏!我生是共产党的人,死是共产党的鬼,我永远忠于共产党,忠于毛主席!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严凤英1968年4月7日。”这一纸遗书我过目难忘,也使我感慨颇多,“人言可畏”,历史何以会如此惊人相似,这是旧社会一代艺术家阮玲玉被逼死前留下的一句惊世之语,而在灭绝人性的十年浩劫中,一代名伶严凤英告别人间前发出的愤怒的呐喊,竟然也是同样的话语。

我带着一个晚辈对严凤英这位大艺术家,这位我们安徽人引以为豪的人物的满心崇敬,沿着严凤英当年的人生足迹,开始了我长达一个月的寻觅之旅。于是尘封已久的往事被一页页翻开……

———作者手记1998年3月

观众眼中的“仙女”

在今年的2月17日王冠亚老先生收到了一位记错严凤英去世日期的观众来信。写信人是合肥无线电技工学校的退休干部王泉芳,信中他这样写道:“王冠亚同志:我是一个普普通通喜爱黄梅戏的观众,既没有和严凤英问志见过面,也是您见面不相识的同志。我是情系黄梅戏,喜爱严凤英的,对她的不幸谢世,我曾流过泪。

值此黄梅戏的一代宗师严凤英仙游30周年即将到来之际(68年3月18日),我写了一篇小文《天上人间》,以示我缅怀之情,喜爱黄梅戏和严凤英的心。恕我直言,严凤英不好怎么会死,不死又怎么会好啊!记不得哪位前人曾经对晴雯之死说过类似的话。”


顶一下
(5)
83.3%
踩一下
(1)
16.7%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