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戏曲舞蹈 > 黄梅戏 >

黄梅“六尺巷” 唱彻“长安街”

时间:2008-01-11 17:08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作者:佚名 点击:

《六尺巷》剧照


    一条小小的“六尺巷”,为什么400多年来一直如此受人关注?

 

    11月20日晚,伴随着观众的阵阵掌声和喝彩声,黄梅戏《六尺巷》在北京长安大戏院完美落幕。这条从安徽来北京的“六尺巷”让人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又在思考什么?

 

    一、缘小巷

 

    “一纸书来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长城万里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清初名人张英的这几句诗历经几百年,已在故乡文化的滋润下演化成一出优美的黄梅新曲。 




    “我小时候在相府里住过,当时相府很大,还有两个后花园呢。”退休工程师张先玲刚刚看过黄梅戏《六尺巷》,显得很兴奋,“这出戏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张女士即是《六尺巷》中张英的第十代孙女,她讲的“相府”,就是张英在桐城县城里的老宅。故事中反映的“谦让、宽容”的品质一直为张家所提倡和传承。

 

    张英,安徽桐城人,清代康熙六年进士,官至文华殿大学士兼礼部尚书,时人称为张宰相。张英的四个儿子也均为进士,尤其次子张廷玉,是康熙三十九年进士,官居保和殿大学士、礼部尚书、军机大臣,加太子太保。所以,在张英的家乡,有“父子宰相府”、“五里三进士”、“隔河两状元”之说。据《清史稿》记载,“(张)英性和易,不务表襮,有所荐举,终不使其人知。所居无赫赫名。在讲筵,民生利病,四方水旱,知无不言。圣祖尝语执政:"张英始终敬慎,有古大臣风。"”张先玲家现在还保存着张英写给家人的《聪训斋语》,其中的《立品篇》中专门有一节说“能容让”,其中写道:“欲行忍让之道,先须从小事做起。”

 

    桐城派作家姚永朴的《旧闻随笔》和《桐城县志略》等史料中记载:张文端公(即张英)居宅旁有隙地,与吴氏邻,吴氏越用之。家人驰书于都,公批诗于后寄归,云:(即前面引的那首诗,略)。家人得书,遂撤让三尺,吴氏感其义,亦退让三尺,故六尺巷遂以为名焉。“六尺巷”的标志现仍在桐城市里保存完好。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也曾在会见外宾等不同的场合多次引用张英的这首诗。

 

    这是个古老的故事,作为著名黄梅戏编剧的王晓马,不能说不熟悉,但是有时太熟悉了反而让人更加不好创作,这个六尺巷的故事一度被认为是“只有思想,没有戏剧”。从20世纪50年代以来,就一直有人想把“六尺巷”的故事搬上舞台,但是现有的只是这4句名诗以及宰相张英的高风亮节,连故事中出现的具体人物“邻里吴氏”也只是个模糊的影子而已,创作者们也就望而却步了。但是黄梅戏的故里——安徽省安庆市,却将这两个事物很好地结合在了一起。本是“命题作文”的“六尺巷”与两探“六尺巷”的王晓马不谋而合了。

 

    “这个事让我说,我怎么说?”这样想的王晓马铆足了劲想把这个发生在自己家乡的故事写好。“史料简约,故事简单,但随着岁月的流逝与人间的沧桑,六尺巷的故事仿佛是历久弥新,成为皖江文化积淀中最醇厚的部分。”王晓马曾在一篇谈自己创作体会的文章中这样写到。

 

    黄梅戏《六尺巷》塑造了许多栩栩如生的人物,如据理力争的徐娘、处在两难困境中的县令、诙谐的县令夫人以及仗势欺人的张府老管家等等。当然,有的只是故事。

 

    二、恋黄梅

 

    11月14日起在北京上演的《六尺巷》,场场爆满,不得不加演了两场,加上在北戴河演的两场,一共9场。满座看戏入了神的观众,自己买票的外国戏迷,散场后久久不愿离去的人们,看得津津有味的孩子们……编剧王晓马连续几天到演出现场看到这样的情景后,终于放下了刚进京时压在心上的大石头:“没想到,会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