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戏曲舞蹈 > 黄梅戏 >

揭秘严凤英感情生活:曾为黄梅戏放弃婚姻

时间:2010-11-11 08:49来源:环球人物杂志 作者:刘心印 点击:

在中国,没有哪一出戏曲唱段能超过黄梅戏《夫妻双双把家还》的流行程度,它至今仍是KTV里点唱率最高的曲目之一,而这首曲子,最早是由黄梅戏表演艺术家严凤英唱红的。10月27日,为纪念她诞辰80周年,国家大剧院上演了黄梅戏《严凤英》,里面有句台词:“没有黄梅戏,哪有严凤英。”但也可以说,没有严凤英,就没有黄梅戏今天的家喻户晓。黄梅戏与严凤英,堪称相互成就。

舞台上严凤英的故事从解放后开始,通过她的三段爱情讲述了其艺术人生。“那个时代艺人们的经历都很相似,而一个女人对爱情、事业的选择更能说明其性格。严凤英骨子里特别叛逆,不安于命运安排。她短短38年的生命,正应了‘自古红颜多薄命’这句老话。”严凤英的扮演者、黄梅戏演员吴琼这样理解严凤英的一生。

唱戏引来杀身之祸

严凤英祖籍安徽桐城罗家岭,父母在安庆经营一个小饭店,1930年4月,她出生在安庆,乳名“鸿六”。安庆是黄梅戏的故乡,当地几乎人人都能哼唱几句,在这种氛围之下,严凤英也从小痴迷于黄梅戏。

3岁那年,严凤英随父母回到了家乡罗家岭。10来岁时,她偷偷拜了当地一位老艺人严云高为师。幼时同她一起学戏的江继淮回忆说:“她非常聪明,我们至少要学3遍,她学一遍就会了。”然而正是这份聪慧,给年幼的严凤英招来了杀身之祸。12岁时,严凤英第一次在家乡登台,演出惊动了乡邻,族人认为她“伤风败俗”,要将她“沉塘”,严凤英只得逃走,跑到安庆,开始了搭班唱戏的生活。

在安庆,她因出演《小辞店》中的柳凤英而闻名一方,并改名“严凤英”。刚刚走红,就被当地一个自卫队的大队长看上,强行抢去做第三房姨太太。为了能继续唱戏,严凤英披着被单装疯,这才被放了出来。她沿途乞讨到青阳,在青阳唱戏时,又被当地的恶霸抢去,最后不惜吞金,以死相逼,才躲过一劫。之后,严凤英流落南京,在高级舞厅里做歌女,唱流行歌曲。

12岁漂泊,21岁回家

1950年,严凤英遇到了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之一,甘律之。

甘律之是南京名门子弟。甘家自古是戏曲世家,上世纪30年代,还出了一位有“江南笛王”之称的甘贡三(甘律之的父亲),与戏曲界交往更为密切,不少京剧、昆曲的名角都是甘家的座上宾,梅兰芳就与甘家交情深厚。甘律之擅长唱京剧的老生、小生,且拉得一手好京胡。严凤英跟他学习京剧、昆曲。“甘少爷对她有恩,甘家人对她也很好。但是,毕竟甘家是老式家族,两个人存在地位差异,所以并没有结婚。”吴琼介绍说。

1951年,严凤英家乡的剧团邀请她回乡唱戏,她决定重返黄梅戏舞台。甘律之理解严凤英对黄梅戏的热爱,赠送行头,将她送回了安庆。黄梅戏《严凤英》的故事便是由此开始讲起的,其中一句台词是:“回家,多好啊!”“每次演出,唱到这里,我都想流泪,”吴琼说,“看起来很普通的一句台词,但是联想到严凤英从12岁开始在外漂泊,到21岁才能回家,而且为唱戏受了那么多罪,我就心疼。也许只有我们唱戏的人才能理解这种对舞台的渴望。”

未婚生子也不在乎

1951年,在一次会议上,严凤英遇到了安庆军区的文艺骨干王兆乾。王兆乾晚年曾回忆说:“感觉到隔着长桌子,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注视着自己,火热的目光很不一般。”

“王兆乾是个很傲慢的人,首先是他的傲慢征服了严凤英。而且王兆乾确实有才,黄梅戏的第一本唱腔集是他收集整理成的。”吴琼说。旧艺人文化水平普遍较低,很容易对文人产生崇拜,而且那个时代,军人的身份更为崇高,因此,在严凤英眼中,王兆乾是被光环笼罩着的。严凤英曾写诗给王兆乾:不了解我的人把我看得比纸还轻/只有你不爱这些虚名/我是一无所取之人/为什么能博得你这样的爱情/因此我感到惭愧万分/但是又为此感到无比的荣幸/告诉你,爱人,我誓以一切来回答你不移的爱心。


顶一下
(12)
80%
踩一下
(3)
2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