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戏曲舞蹈 > 黄梅戏 >

再识严凤英——写在严凤英诞辰八十周年之际

时间:2011-06-15 13:55来源:安徽省文联 作者:柏龙驹 点击:

今年4月13日是黄梅戏著名表演艺术家严凤英诞辰八十周年。严凤英是值得纪念的。对于应该纪念的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我一向认为纪念事小,研究事大。因为纪念好办,研究就不那么好办了。以史为鉴,首先要忠实于历史,其次要敢于为鉴。这次安徽省委、省人民政府和省委宣传部如此重视严凤英诞辰八十周年纪念会,必将有力地推动对严凤英的研究工作,这是值得我们欣慰的。严凤英在这个世界上只活了三十八年,于1968年4月8日在“文革”期间被迫害致死。作为一个艺术家,她的艺术生命早在“文革”开始的1966年就被扼杀了。在她短暂的人生旅途中,饱经沧桑,可圈可叹可赞,给人们留下了许多美好的记忆,也给人们留下了无穷的沉思。她从一个普通的农村女孩,既没有读过多少书,也没有进过什么科班,更没有见过什么大世面,只是为生活所迫,偶然地踏上了艺术征途,十几岁在安庆黄梅戏流行地区就小有名气,二十几岁即从安徽走向全国,成为深受广大观众爱戴的优秀表演艺术家。她的成名之早、享誉之广、成就之高、影响之大,在戏曲界是少有的,即使在今天,二十几岁就把一个地方小戏唱响九州,也是很少见的。如今提到严凤英就会联想到《天仙配》,提到《天仙配》就会联想到黄梅戏,反之,提到黄梅戏就会想到《天仙配》,提到《天仙配》就会想到严凤英。这种“三位一体”的艺术现象很值得我们认真研究。有人说严凤英是一个谜,我们就是要通过纪念她、研究她,解开这个谜,更好地了解严凤英的艺术人生,更好地认识严凤英的艺术成就,更好地继承和发扬严凤英留下的艺术遗产!

我是1953年到安庆了解黄梅戏情况时和严凤英相识的。看她演出的第一个戏就是《柳树井》,真是感人肺腑,至今难忘。1956年又相聚合肥同住一院,1961年又同住一楼,1968年又是所谓的“攻击样板戏,反对江青”的同案犯,“四人帮”覆灭,1978年我从五七干校回肥,接受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参与筹办严凤英追悼会,负责起草悼词和宣传报道工作。素有交往,对她的为人,特别是对她的艺术,钦佩有加,但了解不深。过去也写过几篇有关她的文章,如今看来皆不得要领。经再三考虑,认为有再识之必要。对于她的艺术人生,简单地说可以归纳为六个字:环境,天赋,奋斗。

先谈环境。

生存环境对一个人的成长至关重要。严凤英生在安庆,童年生活在桐城、怀宁一带农村。这一地区是黄梅戏的发源地,特别是在农村集镇,黄梅戏极为风行,“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耳濡目染的渗透力是不可估量的,在幼小的严凤英心灵里就埋下了黄梅戏的种子。少儿时代的严凤英为了生存,就是在黄梅戏台前幕后摸爬滚打度过的。严凤英家境贫寒,可以说她是喝着黄梅戏的乳汁长大的。四处流荡,历尽苦难,终于在黄梅戏流行地区打造了属于自己的小天地。

1948年,安庆地区解放了。民间艺术得到重视,民间艺人得到尊重。严凤英作为文艺界的代表应邀参加了各种会议和活动,心情舒畅,精神焕发,从此迈步进入了一个新环境。在“百花齐放、推陈出新”的感召下,她全身心地投入到自己的艺术世界里,安庆市的胜利剧场有一批黄梅戏老艺人,她一边学戏一边演出,进一步展示了她的才华。也就在1953年,安徽省委和省人民政府决定组建安徽省黄梅戏剧团,她又理所当然地被吸收到设在合肥的安徽省黄梅戏剧团。这是个省一级的国家剧团,集中了当时黄梅戏的顶尖人物——一批最有名望的老艺人,一批最受欢迎的名演员,一批最有实力的文武场,一批最有潜力的好苗子,同时,还为他们配备了编剧、导演、作曲、舞美和行政管理等优秀人才。“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从农村到安庆再到合肥,依托这样的大环境,特别是省黄梅戏剧团这个生态环境,领导的呵护,观众的爱戴,集体的合力,尤其是她和另一位黄梅戏表演艺术家王少舫由过去的竞争对手变为如今的黄金搭档。这一切都使得严凤英如鱼得水,一鸣惊人。黄梅戏表演艺术家的桂冠可谓水到渠成,势在必得了!


顶一下
(6)
85.7%
踩一下
(1)
14.3%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