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戏曲舞蹈 > 黄梅戏 >

胡普伢冒死学戏

时间:2011-07-21 10:28来源:太湖先锋网 作者:秩名 点击:

黄梅戏不叫黄梅戏的时候,也没有女演员,包括《小辞店》这样的旦角戏,都是男演员一统天下。黄梅戏什么时候开始有女角的呢,说起来,也有100多年了,大概是1884年前后,那时候,光绪皇帝在位才10年呢。这位敢登台唱戏的女演员是谁呢?她就是太湖县新仓乡的胡普伢。

自幼爱学唱

胡普伢小时候家境很穷,普伢普伢,普普通通的一个小女伢子嘛,家里自然不看重,9岁时,就被送到新合街一个姓何的人家当童养媳。胡普伢从小就性子野,喜欢“闹”,只要哪里有锣鼓响,马上就看不到人影了,婆家人根本管不住。稍大一些,便缠进龙灯班子唱会戏,扮演金童玉女的小角色。也不一定是黄梅戏,只要嘴能张手能舞就行。十三四岁时,家门口正而八经来了一个戏班子,叫“春台班”,班主是红遍太湖、宿松、望江3县交界的名角蔡仲贤。胡普伢没日没夜看了几场后,一颗心就收不住了。后来春台班转到其它地方演出,她就成了后面的小狐狸尾巴,撵都撵不走。老板蔡仲贤就急了,绷着脸把她叫过来,说:“晓得你喜欢看戏,但看戏是当不得饭吃的。你小小年纪,有家不回,老跟在我们后面看也不是个事呀!”胡普伢说:“我跟在你后面,不是想看戏,是要学演戏!”蔡仲贤就把眼睛睁大了:“一个丫头片子学演戏?不会吧!我唱戏唱了这么多年,还没有听说过女人想上台的呢!”胡普伢犟犟地说:“你演得再好,终究还是个男人,哪有我们女人演得活!”蔡仲贤想想也是,就叫她试着唱一段。结果胡普伢一张嘴,蔡仲贤就惊住了,眼前的小丫头片子,嗓音甜润,身段娇美,眼光灵动,还真是块唱戏的料儿,于是双手一拍,就这样把她收为徒弟。

学戏受迫害

胡普伢的婆家人不高兴了,自己家里的童养媳,跟在下九流的戏班子后边学唱戏,还不把家里人脸都丢尽了?于是带了一班子人过来把胡普伢给强拖回去了,锁到了柴房里,死活不让她出门,每天的3餐饭,也都是从门缝底下塞进去。关在柴房里的胡普伢,三五天下来,急得一条命只剩下半条命。也想过找根绳子把自己吊死算了,但一想到黄梅戏,又咬咬牙鼓励自己活下来。柴房里没有窗户,成天到晚都黑黢黢的,胡普伢就靠在柴堆上,把师傅教的那些戏文,在心里过了一遍又一遍。

老牛巧救人

这天晚上,天上一勾残月,月光透过门缝洒到柴房里来,胡普伢不由暗暗为自己困境而难过,轻声哼起了《苦媳妇自叹》。《苦媳妇自叹》是一出苦戏,戏文中说的童养媳,与胡普伢身世相近,从小就受尽了磨难。这更勾起了她的许多伤心,眼泪便扑簌簌顺着两腮流下来。唱到动情处,哭声唱声,分辨不清。

唱着唱着,就听见门外有脚步声走动,胡普伢扒着门缝边往外一看,不知什么时候,晃晃悠悠过来了一只老水牛。老水牛面对柴房,似乎在听胡普伢的黄梅戏,并且也被戏文感动了。胡普伢叹了口气,说:“牛哥哥,牛哥哥,你莫不是来救我的吧?你要是真能救我出去,我一定把36台大戏、72出小戏都学会了,一段一段唱给你听!”说来也是怪事,胡普伢的这番话,老牛居然听懂了,头一偏,真把牛角弯到柴房的门锁上来,七抵八抵,就把门给抵开了。胡普伢赶紧逃出柴房,对着老水牛,恭恭敬敬鞠了3个躬。之后乘着月色,头也不回,匆匆逃离了婆家。

胡普伢这一走啊,就再也没回来。这个胡普伢,也真是演戏的天才,不仅能唱旦角,还能反唱生角、净角,末角也不在话下,甚至还能把丑角演得栩栩如生。她在宿松、太湖、望江一带的火,根本不亚于现在的电视明星。只要听说她在哪里演出,方圆十多里的乡亲们,都会提灯笼打火把赶过来看。而胡普伢,无论到哪个地方演出,行李一放,做的头一件事,就是独自出去,找到一头老牛,手摸牛角,悄悄为它唱上一段。

从此后,黄梅戏舞台上,就开始有了女角儿。再往后,丁翠霞、桂月娥、严凤英等一大批女演员,更成了活跃在舞台上的黄梅戏明星!而胡普伢,年纪大了以后,不唱戏了。干什么呢,她在枞阳石矶头,开了一个义合馆,专门教人唱黄梅戏。这也是黄梅戏最早的教戏馆之一。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