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戏曲舞蹈 > 黄梅戏 >

探访“黄梅五朵金花”之杨俊

时间:2012-03-22 08:22来源:新安晚报 作者:唐元 点击:

“五朵金花”这个称号对于如今的杨俊来说,已经只是一个符号了。“这是对我们五个人艺术上的肯定,是一种集体记忆。”在外人看来,杨俊人生路上的每一步似乎都充满了设计感:在事业势头正劲之时奔赴湖北黄冈;功成名就之际,又去武汉追梦。杨俊说,无论走到哪里,自己都始终围着黄梅戏的发展在转。

独树一帜的“金花”

在学生时代,杨俊就是一个非常全面的学生。在安徽黄梅戏艺术学校,她的主攻方向是黄梅戏的刀马旦,最终以全班女生第一的成绩,成为安徽省黄梅戏剧院的一名演员。

当时,“五朵金花”竞相开放。“那时外界对我的认知是比较能演,因为我在把握人物内心上天生比较敏感,而在演唱方面要稍微弱一些。”小小年纪的她,一方面不知道自己的潜力究竟有多大,另一方面又渴望着被认可、被关注。

正逢《西游记》剧组到湖北黄冈市演出,当地的领导找到了杨俊,她觉得这是个机会,于是加盟了刚刚成立的湖北省黄梅戏剧院。“也许是性格决定命运吧,我骨子里天生就有一种打破再来的基因。”十几年过去了,杨俊在湖北黄梅戏界一直都是绝对的主角,她收获了自信,历经了成长,同时也深感重任在肩。

把成功留在身后

湖北省黄梅戏剧院建在黄冈。“黄冈是一个农业大市,想在这里做黄梅戏,真的得白手起家、从头开始,凭着一腔热血走下去。”

凭借现代戏《未了情》和古装戏《双下山》,杨俊获得了戏剧界的至高荣誉梅花奖和文华奖。1996年,时隔多年回到安徽的杨俊凭借《双下山》,在全国第二届黄梅戏艺术节上获得了优秀剧目第一名和个人表演金奖。对于那时的心情,杨俊说,“那才是真正的喜悦,比拿任何奖都要高兴,自己的心结在那一刻也释然了。”

令人意外的是,2006年,杨俊向湖北省黄梅戏剧院递上了一份辞职信,她觉得,她的下一站应该是武汉。把成功留在身后,并不是一个轻而易举的决定。而杨俊的出发点很简单,那就是黄梅戏的发展,“黄梅戏不是一个人的艺术,别人考虑的是生存,我考虑的是发展,黄冈毕竟不是经济和文化的中心,我希望黄梅戏在都市里也占有一席之地。”2008年12月,杨俊离开黄冈,调入位于武汉的湖北省地方戏曲艺术剧院。

沉淀之后惊艳绽放

到了武汉后,杨俊感到,黄梅戏不太受欢迎,更不成气候。因此,她一直筹划着搞一台大戏,能够提升黄梅戏在武汉的地位。然而,继2003年的作品《和氏璧》之后的七年时间里,杨俊一直没有舞台作品问世。提及原因,杨俊吐出三个字:“没想好。”

“没有特别好的班底,我宁可不做,我不是一个爱过戏瘾的演员。专业的人,要做专业的事儿。”杨俊认为,作为一名演员,既然掌握着一定的话语权,就要有担当。“要表达,就要有价值。有所为,也要有所不为。”暂别舞台的7年时间里,杨俊并没有荒废舞台功底,始终保持着良好的身段和声线。因为她知道只有时刻准备着,机会来了,才能不让它溜走。

尽管酝酿很久的新版《天仙配》因为各种原因最终没能呈现在舞台上,但功夫不负有心人,2010年末,杨俊终于找到了一个好题材,她和她的团队根据湖北著名民歌《龙船调》创作了一台反映凄美爱情的土家风情黄梅戏《妹娃要过河》。“我们花了半年的时间去实地体验生活,整个团队沉浸在一种久违的艺术创作激情中,我们要将温婉的黄梅唱腔与土家文化嫁接得天衣无缝。”

2011年2月,《妹娃要过河》首演,被业内人士誉为“湖北黄梅戏的里程碑”。杨俊说,她想用她的艺术创作证明一个道理,“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

“领军人物”最难寻

杨俊曾经在观看茅威涛大师的越剧后,在博客中写下这样一段话,“作为同时代的演员,在为同行喝彩为越剧庆幸之余,很自然地想到黄梅戏。”这也道出了她心底对于黄梅戏的隐忧。“黄梅戏缺的是像茅威涛这样艺术能力和思想兼具的领军人物。”

杨俊称目前黄梅戏的发展现状有一种“各自为政”的现象,大家都觉得自己的路子是对的。“即便是百花齐放,也要有一朵华丽绽放的大牡丹。”

在人才的培养上,杨俊也提出了一个严峻的问题:“我们的黄梅戏太好听了,喜欢的人太多了。因此,我们也被这种表象遮住了眼睛,在演员的培养上削弱了真正的基本功。”

杨俊坦言,平民化的东西有它的好处,却也有可能因为这种“平民”而变得平庸。“昆曲能够重新焕发光彩,不仅仅是因为大师们所做的一些推动,也是因为这种艺术形式所饱含的内涵极其深远。”相对而言,“黄梅戏的表达方式与我们的日常生活那么接近,如果我们把握不好,非常容易停滞不前。”

和黄新德共谋新戏

在杨俊看来,戏曲要走向市场,有一定的难度。但是很多人在探讨戏曲是生还是死,“这绝对是危言耸听!”

“尚长荣、张火丁、茅威涛等戏曲大师的演出仍然是一票难求,这是因为他们的艺术品质是无法取代的。”杨俊说,“观众们都是聪明、智慧的,演员对于他们来说,绝不是取悦于一时,而是以你的人格魅力和艺术品格来打动观众。”

作为全国政协委员的杨俊刚从全国两会回到武汉,眼下,《妹娃要过河》即将被翻拍成数字电影,而今年下半年,她的主要精力也要放在这部黄梅戏的巡演上。当然,杨俊对于下一部戏也有着自己的规划,“我和黄新德老师正商量着共同寻找一部新戏的题材。”

“我始终相信,好的作品不怕没有市场,观众的钱花出去了,他(她)觉得值,就会口口相传。”杨俊说,自己和黄新德老师如今都已经没有评奖的压力了,“去除了功名的束缚,我们感到更轻松,我们期待着一部尊重观众内心的作品,这样才无愧于自己的内心。”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