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戏曲舞蹈 > 黄梅戏 >

探访“黄梅五朵金花”之吴琼

时间:2012-03-26 08:19来源:新安晚报 作者:唐元 点击:

1981年,马兰、吴琼、吴亚玲、杨俊、袁玫五个从安徽省艺校黄梅班里走出来的女孩子,随安徽省黄梅戏剧团齐齐赴香港演出《女驸马》、《天仙配》等剧目,甜润的嗓音,亮丽的扮相风靡全港,“五朵金花”的美名不胫而走。她们当年在安徽省艺术学校,同班学艺,之后又一起分配到安徽省黄梅戏剧团。

如今一晃30余年过去,“五朵金花”分别花开何处?本报记者进行了探访。

——编者按

1992年,黄梅戏事业如日中天的她离开了安徽这片黄梅戏最繁荣的土地,毅然北上,跨行转入对她来说陌生的流行乐坛。在经历了最初的物质条件的欠缺、工作上的不被认知到现在的力作不断,渐入佳境,吴琼说,现在,终于能做自己想做的事了。如今,能在北京推广黄梅戏,这让她觉得,当初选择来北京,是一个没有遗憾的决定。

初来北京——犹如砂石入大海

当记者来到位于北京朝阳区的吴琼黄梅戏工作室时,吴琼刚刚从宿松演出《女驸马》回到北京,我们的话题自然而然地从最让有她亲近感的“女驸马”开启了。吴琼说,自己演《女驸马》的时候,总能够很流畅地把边边角角的音乐唱得很饱满,这让宿松的观众差点怀疑她放了原声。

在黄梅戏舞台上风光无限的时候,1992年,吴琼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只身北上。从一个著名的黄梅戏演员瞬间变为流行乐坛的新人,吴琼说,最初的日子并不好过。“在一个偌大的城市中,我就好像是大海里一粒渺小的砂石,在那里任着风浪荡来荡去,不停地被冲刷。”

来到北京后,吴琼在事业上做了多种选择和尝试,包括在流行歌曲里加入黄梅戏的元素。这些尝试虽然没令她大红大紫,却也小有建树。但吴琼说,离开了黄梅戏,自己身上就像少了一把劲儿,总是觉得自己的“支撑点不够”。她认为,过去从事传统艺术的经历,对自己的影响太大了。“同样两首歌,在考虑谁做主打的时候,我会倾向难度高的歌曲,而观众恰恰喜欢更简单的。而在做传统戏剧艺术的时候,我们总会喜欢一些核心唱段,对简单的东西往往不太在意。”

回归戏台——抗拒不了的基因

渐渐地,吴琼发现,前面的这些并不适合自己,只有黄梅戏才是自己内心抗拒不了的基因。“黄梅戏在我内心有一个很大的储存量,每一段唱腔我拿来都是极致完美的。”另一方面,她也感受到了观众的召唤,2003年,吴琼正式回归黄梅戏舞台,《女驸马》、《天仙配》、《红罗帕》、《江姐》……一台台好戏的相继呈现弥补着吴琼阔别黄梅戏舞台十年的遗憾。

2010年6月到2011年5月,大型黄梅戏舞台剧《严凤英》在全国巡演了50多场,所到之处大受好评。“并不是每个人想做的事都能做成的,我很幸运。”吴琼一再强调,能做出这部品格很高的舞台剧,让她相当骄傲。“这部剧从最初的设想到最终呈现,足足花了五年时间。”吴琼说,“其中,剧本筹划的时间最长。”最后,团队几经考虑,舍弃了写实的章节,强化了诗化和写意的部分,选择了用最美的手法来呈现大师的悲情一生。

在排练中,吴琼多次被大师的经历所感动,剧本中有一段描写严凤英解放前在南京生活的经历,当家乡和黄梅戏事业在呼唤她的时候,她感叹道,“回家多好!”这段情节让吴琼感同身受,“那种漂泊在外,有家想回却回不去的心情,我最能体会。”

坚定信念——成功路不止一条

如今,吴琼开办的黄梅戏工作室俨然成了黄梅戏在北京的推广基地,在推广黄梅戏的过程中,吴琼深刻感受到,戏曲已经处在边缘化的状态,“年轻人对你不关注,只能在困境中求生存,不停地去摸索,不停地接受市场的考验。”

去年底,吴琼在北京成立了黄梅戏俱乐部,计划为这个城市里热爱戏曲的人提供一些培训。“我从13岁就开始学戏,一直唱的都是女驸马的忠诚和不嫌贫爱富,以及七仙女如何为爱坚持、奋起抗争,这些忠孝礼仪的东西早已渗入我的血液里。”吴琼说,戏里唱的都是这个社会亘古不变的道德价值观念,她希望用这种潜移默化的方式去影响现代的年轻人。

从今年三月份开始,吴琼工作室将有几个连续的大动作,“三月份我会开两场小型的演唱会,四月份《严凤英》将再次回归国家大剧院,七月份我将有新剧出炉。”

说到即将开唱的“情系黄梅”演唱会,吴琼不仅尝试“兼职”当主持,还会和大家聊一聊这么多年对黄梅戏的感知和对未来的设想。“我想让观众了解一个本真的吴琼,而不是过去附着在人物里面的我。”

七月份,吴琼会有一台黄梅戏音乐剧上演——改编自瑞士著名剧作家迪伦马特的同名话剧《贵妇还乡》。“任何一门传统艺术都要融入当下时代的气息和精神,不能总是沉醉在过去的时代中。”她相信,“变革的路千条万条,而成功的路不仅仅是一条。”

甜蜜婚姻——不要计较就好

在采访间隙,吴琼接到了来自正在山东拍戏的老公阮巡的电话,两人的对话甚是甜蜜。“我们两个月没见了,挺想念的。”两人恋情虽在最初由于年龄差距遭到不解,但如今二人的幸福恬淡显然告诉我们“年龄不是距离,时间证明一切”。夫妻二人都是圈内人,而且最近都处在各自事业的上升期,见面的时间总是不多。关于如何维系好感情,吴琼自有一套婚姻保鲜的秘诀:要随时保持联系,遇到什么分歧要及时沟通,要给彼此充分的自由空间。“两个人从原先不同的生活背景下走到一起,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不要太计较,要彼此尊重和包容。”至于“造人计划”何时提上议程,吴琼微笑表示,自己和老公都很爱小孩,但现阶段工作是要紧事,其他的顺其自然就好。

(见习记者 唐元)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