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戏曲舞蹈 > 黄梅戏 >

粉墨一生 挚爱黄梅

时间:2012-04-02 08:07来源:安庆晚报 作者:罗林燕 点击:

无论哪一门艺术,创造它的是人,使之得以流传的也是人。曾经有幸能与斯淑娴、夏积成、饶庆云三位黄梅戏老艺人促膝交谈过几次,深刻感受到了他们对于黄梅戏这门艺术的执着热爱。这些老艺人见证了黄梅戏最辉煌的时光,追随过最传奇的人物,走过了最艰苦的岁月,一路细数历史的脚步来到了当下,从稚童幼女变成了白发苍苍的老人,唯一不变的仍是对这门艺术的积极关注和热爱。

作为晚辈的人们努力想要抓住一些东西,却总是被现实中的一些事物绊住脚步,于是这些老艺人他们一直在等待。夏天摇着蒲扇走在安庆老街区石板条铺成的小路上,步伐稳健连年轻人都比不上,他们欢迎年轻人去了解真正的黄梅戏,他们愿意带着你走遍安庆市所有跟黄梅戏有关的地点,哪怕曾经的剧场变成了仓库,剧院原址盖起了新楼。你会从他们的口中得到所有关于你想知道的黄梅戏历史,只要他们知道就绝不吝啬告诉你一切。

聆听着饶庆云老师对于年幼时的回忆,会不由自主地跟着她诉说的每一句话回到过去,那些在演戏时突然冲进戏场的持枪军人,满屋子躲藏的艺人们都不会忘记拿上手中的家伙事儿,她躲在父亲的身后,怯怯张望。还有那件几乎要改变黄梅戏历史的旅途,如今道来,听着也是忍不住捏一把冷汗。解放后,某次以丁永泉家为首的几个“黄梅戏家族”受邀去外地演出,走的是水路,那一日江面上风浪极大,他们所乘坐的小船在江面上不停摇晃,随时都有翻船可能,在经过一夜险象环生的颠簸后,惊魂未定一夜未眠的人们安然登岸。“如果说当时船翻了,可以说,黄梅戏的历史将会被改写。”饶庆云老师如此说道,如今这些故事被亲自经历的人诉说出来,显得更加震撼人心。这些记忆也会随着时间慢慢模糊,我们能做的就是记录和保存这些尽可能留下的故事。

曾经在夏积成老师的家中看到一堆翻得有些卷边的作文纸,一大本为一份,叠在一起整整有寸把厚,那是他引以自豪的毕生所学,关于黄梅戏锣鼓点子的所有知识和已经失传的锣鼓伴奏的技法。一位退休在家本该含饴弄孙的老人,花了几年甚至更久的时间,伏在老式的写字台上,白天奋笔疾书,晚上点着台灯继续不停地写着,陪伴他的只有清茶和老花眼镜。毫不夸张的说,他当日捧出来的那厚厚的手写书稿,就是黄梅戏最宝贵的东西,除了他不会再有第二个人能将那样的配器技法用文字描述得如此精准。他慷慨激昂地把自己多年的夙愿告诉聆听他说话的小辈们,“拼着我还在的日子,我要把能传下去的东西都传下去,以后就靠你们这些年轻人了。”犹记得那时夏老师和斯老师的话语,那个午后他们不停地将这个信息传达给我们,而我们也深刻地感觉到他们的内心里最真实的意愿:想为黄梅戏做到最后,不愿自己倾尽一生的学问就此消失,想要看到有人能传承他们对黄梅戏的挚爱……

这些本该颐养天年的老人们,却仍放心不下一辈子执着热爱的黄梅戏。如果你不曾接触过这些老艺人,你就根本不知道他们心中那颗年轻的心依然在热血着,对黄梅戏的热情似乎要将灵魂燃烧才能体现。或许是因为他们经历过艰苦的岁月,沉寂了多年的时光,才更加珍惜黄梅戏,珍惜自己黄梅戏工作者这个身份。这些从“草根”走上台面的艺人们从未忘记自己的“根本”,即使在解放后文化事业最为艰苦的特殊时期也不曾放弃,而现在安庆资格最老的黄梅戏艺人们正是那批经历过艰苦岁月的人们,他们从未放弃过对这门艺术的热爱和执着,或者说一直就带着疯狂的爱意。台前幕后,风光的人付出的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幕后的英雄们守在厚重的幕布后面各司其职,所有的人都在为了创造出“最美的舞台”而奉献,将这门艺术留在众人的眼里心中,刻在历史上,让它永远流传。

粉墨一生于台前,执着一世于幕后,看遍了繁华落尽,听罢了铜锣鼓点,唯有这缕戏魂让他们的演出永不落幕。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