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戏曲舞蹈 > 黄梅戏 >

黄梅戏"新五朵金花"之王琴:无言的坚守

时间:2012-04-28 08:54来源:新安传媒网 作者:江婷 点击:

引言:

每个月20天演出10天休息,王琴已经很知足,这是她一度阔别七年的舞台,但她最终是回来了。“我什么也没想,只是拼命练功,我真是爱唱黄梅戏。”说这话时,王琴的眼神诚恳。

正筹备排演新戏

王琴目前为安庆市黄梅戏艺术剧院演员,她告诉记者,剧院正在排新戏《女侠悲歌》,而她自己也请人为其量身定制写了个新本子,排演还在前期筹备阶段。“经一朋友介绍认识了杭州这位知名的剧本创作者于庆峰,他特地为我写的这个本子名叫《半个月亮》,是个现代戏,具体内容暂时还不方便透露。”

黄梅戏演员唱老戏多,但新戏为人耳熟能详则比较困难。王琴对此表示:“黄梅戏市场同样是人做出来的,演员把戏演好,加上必要的市场推广,戏好不好最终要由走进剧院的观众来评价。”她告诉记者,她每年跟随剧院赴外地演出一个月左右时间,剩下来的日子,上午练功吊嗓子,晚上到黄梅戏会馆唱戏,“每个月大概演20天,休息10天。”

曾阔别舞台七年

王琴珍惜每一次演出机会,因为她曾经不得已离开黄梅戏舞台整整七年。“1995年从戏校毕业,因为种种原因吧,我没能进入剧团工作,最终去了一家宾馆上班,一待就是七年。”王琴说,这七年里,她内心从没放弃过黄梅戏这个梦,“照样吊嗓子练功,不想丢了业务。”

这期间,她还拿了至今难忘、且被她认为是自己最值得骄傲的一个奖--省现代小戏、传统小戏、折子戏调演“表演金奖”、“那天是我第一天到宾馆报到,突然接到戏校老师电话,问我可愿意参赛。结果比赛当天我还生病了,老师说你现在想放弃还来得及,可我不想放弃,咬牙坚持了下来。虽然同去的还有不少资深剧团演员,但最终由我拿下了金奖,这件事当时在业内比较轰动。虽然之后我也拿了多项大奖,包括2006年获新‘五朵金花’称号,但都没有这个奖让我觉得骄傲。”

后来,在剧院老师的牵线下,王琴进入当时的安庆黄梅戏剧院二团工作。“刚去时心理压力特别大,我比别人少了七年啊,唱和功都落在人后面了,我怎么办?只能加倍努力。”王琴说,2006年有段时间,她几乎天天膝盖流着血排《木兰哭坟》这出戏。“因为有跪戏,每天练功结束,练功裤膝盖那个地方都是血,到了晚上血结痂了,第二天接着练,痂破了,又跪出血,就这样反反复复几个月时间,很辛苦,但当时心里头没觉得苦。因为喜欢唱嘛。”对了,王琴出生于安庆东北郊石塘湖畔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而她的家和黄梅戏大师严凤英的故居仅一山之隔,王琴说:“乡亲们都会唱两句,我从小就受到熏陶,也是打小就爱这个。”

唱腔做功都求精

2006年,王琴凭借个人保留剧目《红梅惊疯》的表演荣获新“五朵金花”美称。《红梅惊疯》是是黄梅戏传统剧目《牌环记》中的一折,表现了一位母亲的失子之痛和寻子时半傻半痴的疯癫状态。比赛中,她甫一上场,睁大双目、猛甩水袖的眼神动作把一个疯女人表现得丝丝入扣。为了塑造好这个人物,王琴在街头观察疯子的状态。“那段时间,只要在街上看见就跟过去看,跑到他前面观察他的神态,他们嘴里念念有词、旁若无人的状态,跟我演的红梅是一回事。”她说,“现在回想起来有点后怕,不过戏如人生确实是真的。”

对于目前黄梅戏“注重唱腔,弱化做功”的说法,王琴表示:“我是个喜欢挑战的人,我希望自己在舞台上能全面一些。直到现在我还保持着每天定时练功的习惯,像下腰、前桥、水袖花等高难度动作都能娴熟地完成。”王琴如今默默地坚守黄梅戏在舞台上,不张扬不浮躁,她说:“我现在什么也不想,只是好好练功好好表演。”



顶一下
(5)
83.3%
踩一下
(1)
16.7%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