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戏曲舞蹈 > 黄梅戏 >

谪仙记——黄梅戏一代宗师严凤英(2)

时间:2012-08-26 18:21来源:安庆晚报 作者:何华 点击:

严凤英在对待爱情婚姻上,也很前卫大胆,基本上都是主动出击的。1952年,严凤英和部队文工团作曲员王兆乾好上了,据王兆乾的回忆,严凤英送给他一方印花手帕,印的是一匹马,严凤英是属马的,意思是这匹马就归你了。王兆乾是属于个性强的人,又有才;而严凤英也是一个有主见的人,想做的事别人拦不住。他俩在1953年因“秦淮河风波”而分手。在解说“秦淮河风波”之前,需要交待一下严凤英与南京大户甘家少爷甘律之的一段前缘。

已是安庆一带黄梅戏头牌花旦的严凤英,为躲避地痞流氓骚扰,1949年,流落到了南京。当时的南京正处于人民解放军大军压境之际,失业人员激增,社会动荡不安。人生地疏的严凤英迫于生计,经人介绍在米高梅舞厅当了舞女,改名严黛峰。因长得有几分像电影明星白杨,很受顾客欢迎。不久,她结识了甘律之(甘贡三的小儿子),两人很快就相恋同居了。南京甘家为金陵望族,房子多达三百余间,俗称“九十九间半”。至民国,甘家25世甘贡三先生,更是诗词、书画、戏曲、音乐无一不精,尤酷好昆曲、京剧。在甘贡三的教导下,其子女皆与京昆戏曲有缘,个个造诣非凡。

由于严凤英是个流落风尘的女子,和甘家门不当户不对,甘律之刚开始有所顾忌,没敢告诉甘老爷子,而是借朋友的房子在外与严凤英双栖双宿。不过严凤英的戏曲天分很快挽回了局面。严凤英先是以票友曲友身份随甘律之来到甘家大院习唱京剧昆曲,甘贡三是个戏痴,只要有人肯学戏,他没有不高兴的,何况严凤英嗓子条件好,悟性高,一学就会,唱什么像什么,把老爷子乐得直哆嗦。后来老爷子得知儿子律之与凤英感情很好并已同居,不仅没有反对,还要儿子将严凤英接回家:“家中的房子这么多,你们还住在外面干吗?”就这样,严凤英因京昆戏曲结缘甘家,正式成了甘家的一员。有人说,严凤英之所以比别的黄梅戏演员高出一大截,与她在甘家打下的京昆基础不无关系。此言有理!除了甘家,传字辈的方传芸、北昆的白云生都指导过严凤英昆曲舞蹈动作。她的扇子功、水袖、身段等表演,明显受到昆曲的影响:譬如《牛郎织女》里织女手持团扇的舞蹈,《女驸马》里“为救李郎离家园”一段的水袖抛转。

去年,从安庆罗家岭回来,意犹未尽,我又特地去了一趟南京,目的就是探访甘家大院(甘熙故居)。如今的甘家大院已修葺一新,深深宅院,明暗幽转。院内原有江南著名的藏书楼———津逮楼,也已恢复。令人欣慰的是还开辟一间“严凤英旧居”供人参观。内有雕花大床、梳妆台、一台老式钢琴、木箱等摆设,墙上挂着一帧严凤英生活照、一帧戏装照,这样的格局对向往戏曲大舞台的严凤英来说,实在太小了。所以,1951年,当老家安庆来人,邀请严凤英重返黄梅戏舞台时,严凤英心动了,甘律之是个聪明又开明的人,他知道严凤英的抱负,留得住她的身留不住她的心,爽性为她购置了部分“行头”,送她回故乡安庆,继续她的演艺生涯。安庆人对严凤英的回归,兴奋无比,满城竞听严凤英。尤其是她的拿手好戏《小辞店》,更是百演不衰。现在提到严凤英,大家总不忘《天仙配》、《女驸马》、《牛郎织女》,要我说,她的《小辞店》绝不容忽视,“来来来,上前带住了客人的手”一曲,一气呵成,过瘾极了。这段唱是黄梅戏的原汁原味,靠的是嗓子实力,没什么花巧可耍,当初的黄梅戏就是这样的。还有,《打猪草》里的“小女子本姓陶,呀子依子呀”,多够味呀,其实早期黄梅戏很多“二小戏”、“三小戏”都充满了乡土气息和生活趣味,讨喜得很,难怪1952年华东戏曲汇报演出中,严凤英丁紫臣合演的《打猪草》风靡大上海。严凤英真正意义上的成名应是从上海开始的。有人说严凤英“一个人救活了一个剧种”,显然夸大了,但严凤英把一个地方小戏种推向了全国,这是不争的事实。如果没有严凤英,黄梅戏可能还是像安徽的另一戏种“泗州戏”一样,仅流行于皖境淮河两岸。

回说“秦淮河风波”。1953年4月,严凤英调到省城合肥,进入新成立的安徽省黄梅戏剧团,当年6月随团与波兰的玛佐夫舍歌舞团进行文化交流演出,地点就在南京。得知严凤英来宁,甘律之主动写信邀请她和王兆乾端午节到家里做客,严凤英打算去,但王兆乾不愿意,觉得她不应该和这个资本家“小开”继续交往。严凤英不顾王兆乾反对,如期赴约,在回来的路上,三人在秦淮河边“不期而遇”。2004年,76岁的王兆乾面对电视镜头,清晰地述说着当时的细节:“她给我介绍,这是我的爱人,这是甘某某。甘先生伸出手来和我握手,我就比较傲慢,我还穿着军装,把手往口袋里一放,没和他握。当时我感到心灵受到很大创伤,我对她说了一句‘你就不忠实’,马上扭头就走。严凤英追上来说,‘你这是干什么、干什么?’她就要往秦淮河里跳。”另有说法,王兆乾还动粗了,王严两人扭打起来,严凤英觉得很丢面子,又哭又喊,要跳河寻死。这就是著名的“秦淮河风波”。


顶一下
(6)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