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戏曲舞蹈 > 黄梅戏 >

葛大权班:首个闯入岳西高腔领地的黄梅戏班

时间:2012-10-28 11:12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秩名 点击:

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在今岳西县五河地区发生了一件大事:黄梅戏名伶葛大权率班闯入五河这块岳西高腔的领地。

葛大权,约在清同治末年(1874年)出生于潜山县割肚乡。少时聪颖异常,读书过目不忘,但贪玩好耍,曾应“童子试”,赶过考,未考上。后辍学从艺,先在家乡潜水、皖河沿岸的弹腔班(徽班)、黄梅戏班献艺,20岁左右应“潜北”(今岳西地域)艺友之邀,组建大别山区第一个职业黄梅戏班。

葛大权主工旦角,扮相俊美,体态轻盈,歌喉圆润,表演细腻,能歌能舞,神形兼备。由于其幼读诗书,结识较多的乡间文人,能以诗词相唱和,演戏讲究唱词合辙押韵,词意畅达,在艺人中也颇有威望。如《双结义》之《送香茶》“陈恩母教子”、《山伯访友》之“英台哭灵”等许多本戏唱段,经其修改润色后,文词流畅,入情入理,为后辈艺人所传承。他组建的“葛大权班”在潜、怀、岳西等地活动。

至清光绪后期,因岳西地域出现“同升班”、“三元班”等戏班而解体。葛大权本人由花旦唱至正旦,在民国初期(1913年)之后,就很少进山演出,其后不知所归。

一 为何班址选在天堂衙前

“葛大权班”是天堂衙前的班子,其班址不在他的家乡割肚,而在天堂衙前街,这是为什么?

一是清代天堂地区设有天堂巡检司,治所即在衙前,这里是“潜山后北乡”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二是衙前老街东坡岭有一关帝庙,庙内有万年台,为旧时演出中心场所。

三是关帝庙旁住一戏曲之家,主人储茂佬为岳西最早的黄梅戏职业艺人之一,其妻花烟正贤慧热情,每有戏班都予以接待,平时他家常为艺人聚会之所。其子天成也是黄梅戏艺人。储茂佬从艺之余,还做茯苓生意,常跑水路至石牌,也学会唱弹戏(即徽调),他看到戏班也能赚钱还能交朋结友招徕客商,在石牌买下一套徽班的二手戏箱,供家乡戏班租用。戏班组建都在关帝庙戏台“炸箱”首演,以图吉利并扩大影响。

第四个重要原因是艺人分散。大别山区在道光、咸丰之后,黄梅戏(时称采茶戏)在灯会已有影响。同治年间,五河镇小河南地区的陈氏灯会“聚和堂”与何氏灯会“合心堂”,均在灯会“小场”中表演《竹马五更调》(俗称“十八扯”)。

其唱词嵌进24个黄梅戏剧目名称,有《张孝打凤》、《山伯访友》、《牌环记》、《卖花记》、《鹦哥记》、《金钗记》、《杨天佑》、《告经承》、《告坝费》、《荞麦记》、《珍珠塔》、《白扇记》、《锁阳城》、《绣鞋记》、《葡萄渡》、《赶子图》、《花亭会》、《大辞店》等18部大戏和《戏牡丹》、《蓝桥汲水》、《叶吾魁辞院》、《游春》、《上竹山》、《余老四拜年》等小戏。

这是130多年前传承至今的当地灯会保留节目,说明同(治)末光(绪)初之际,黄梅戏已在岳西传播。但是,这只限于灯会和民间少数活动的演出,职业艺人更是凤毛麟角。

到了光绪中期,冲破阻力习唱黄梅戏的艺人渐多,但分布在方圆百里之地,只有天堂是个聚会的中心。这些艺人组成的小型戏班在来榜、汤池、天堂、撞钟等地演出,尽管也受到欢迎,但缺少拿得住人的挑班花旦,总难进入岳西高腔、弹腔的势力范围。

光绪中期,王为贞、王宏元、柳发昆、朱昌运、储茂佬、汪伯华、崔尊荣等有着高腔、弹腔功底的艺人们,审时度势,毅然约请唱花旦已名气大震的葛大权领头,齐聚天堂,租赁储茂佬家的戏箱,组成一个20余人的“葛大权班”,目标就是闯入五河。

二 如何打破五河高腔一统天下局面

那么,五河是个什么地方?五河地区是“戏乡”,是岳西高腔的领地。在清康熙后期,就有高腔传唱。道光初,文人王达三等组建围鼓班活动于灯会或民俗之中。清光绪六年(1880),王达三、王曰修等,资请一位原京城职业大班流散江湖的石牌倪姓高腔艺人,在五河坐科三年,传授当地青少年20余人,组成行当齐全、文武兼备、设备完整的五河高腔班,能演出高腔戏200余出,深受欢迎。尤其班中王有贤、王德冈二人一生一旦技艺非凡,被誉为“双璧”,走红18年。五河高腔班还联合桃李高腔班,应邀巡演于潜、太、舒、英、霍相邻方圆百里地区。在五河班的影响下,当时的“潜北”各地灯会也普遍组建小型高腔班。至光绪二十五年高腔演唱在县域蔚成风习,正如当时戏联所云:一曲升平歌大有,万家欢乐唱高腔。

五河这种高腔一统的局面终于被葛大权班闯入后所改变。光绪二十六年春,葛大权在五河掀起过一股“葛旋风”,发生许多趣事。他在五河演出前后月余,河东、河西连连接演,富人们也你请我接忙得不亦乐乎。先在五祀公王氏宗祠万年台演,观众爆满拥挤不下,只得把台搭在河滩上唱。在演出的《告经承》、《双合镜》、《珍珠塔》等20多本大戏和几十折小戏中,葛大权在舞台上使出了浑身解数,拿出看家绝活,表现了一个艺术家的天赋与技能;他在台下还能与文人、乡绅们来往唱和,以诗文作起“公关”;他不仅使难以数计的“高腔迷”们一改初衷成为“黄梅迷”,还征服了那些一向不屑与“戏子”为伍,不看“花鼓淫戏”的文人、绅士们。其中有些人竟笑话百出,如绅士王羽仪被葛精堪的技艺所迷,将他留住家中,为葛添制花衣、赠以水粉,要葛妆成女环,相随左右,形影不离;王羽仪的次子恰在此期出生,王竟借葛之姓,为自己的儿子取名为“葛生”,留下笑柄。更有甚者,沈祥官,将葛接至其家,来客时让葛端茶递水,一如身边婢女,抽大烟要其同卧于榻,为之点火、捶背,其作为实在令人作呕。

不过,本地文化人中还是有很多品德高尚、情趣高雅的人,廪生王浣溪就是其中一位,他与葛大权可称君子之交。对他的演出连赋十七首“观戏诗”以赠,谱写了一段秀才与名伶的佳话。

葛大权在五河的演出不但获得成功,还改变了当地的戏曲文化生态环境,颠覆了当地文化人的思想行为,导致岳西高腔在当地停滞不前25年,使黄梅戏在大别山区得到全面迅速的发展。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