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戏曲舞蹈 > 黄梅戏 >

关于《打猪草》的剧本改编和艺术风格

时间:2013-04-12 21:43来源:严凤英网 作者:综合报道 点击:

《打猪草》是黄梅戏在新中国成立后最早被挖掘整理并迅速产生影响的传统剧目。1952年11月在上海演出后,在文艺界激起很大反响,是当时最受欢迎、评价最高的剧目。1954年华东戏曲会演中,它获得了剧本二等奖。多年来常演不衰,备受观众的喜爱。

《打猪草》是黄梅戏早期演出的“七十二折小戏”之一,它是1952年赴上海演出前整理改编的,整理者为郑立松、严凤英、王少舫等。与整理前的剧本比较,它作了四处改动:(一)原本中的丑角金三矮子,改本则金小毛,不再是丑角,而是一个农家少年的形象;(二)在情节上,原本是陶金花有意偷笋,为金三矮子发现,改本则为陶金花在打猪草时不慎碰断笋子;(三)结构上,原本陶金花先上场,金三矮子后上场,而且与台后对话,改本则由金小毛先上场看笋,陶金花后上场,删去与台后的对话,全由陶金二人对唱对白;(四)原本中金小毛有不少插科打诨的语言,唱白较多,有些显得芜杂,如金三矮子与陶金花叙“华宗”、“老庚”(即同年)的内容,改本均将其删除。由于以上几方面的改造,《打猪草》在思想和艺术上都有了长足的提高,以一个新的面貌出现在舞台上。

作为一出生活小戏,《打猪草》生动反映和歌颂了劳动人民善良淳朴的美好心灵。作品构制了一个小小的冲突,陶金花碰断了两根笋子,怕人把她当成偷笋子的人,只得用草将笋子盖住;金小毛发现了断笋,误认为她是偷笋,踩坏了她的篮子。陶金花又委屈,又怕回去向妈妈不好交代,哭了起来;金小毛知道了她不是偷笋而是不慎碰断笋子后,便转而安慰她,先要将买盐的钱赔她篮子,陶金花不要,他又将笋子送给她,帮她整理篮子,并送她回家。通过这一由误会引起的冲突,两个农家少年的美好心灵得到了充分的展现:金小毛听了陶金花的解释后说道:“这小姑娘说话也对,她偷我笋子,她会不摆在篮子里?她要把草盖住干什么事?哎呀,这样我还错怪着她来!”自责的心情使他甚至要将舅母让他上街买盐的钱赔陶金花的篮子。陶金花被金小毛的行为所感动,“小毛好可怜,哪个要你钱?只要心意好,人好水也甜”。破涕为笑,化怨为友。这样淳朴善良的心灵不惟亲切感人,也是劳动人民阶级品质的反映。

与作品的思想立意相联系,陶金花和金小毛两个人物被塑造得可爱动人。作品紧扣着他们的身份、年龄、性别挖掘性格。在身份上,他们都生长于农村,年龄上都是少年,陶金花作为一个农村的小姑娘,继承着长辈的勤劳的品格:“小女子本姓陶,天天打猪草,昨天起晚了,今天要赶早。”生活逼迫她不能像富家小姐那般享受富贵,也铸就了她勤劳的美德。她的女孩天性,有着更多的表现,当碰断两根笋子后,立刻惊慌起来,想把笋子放在篮子藏起来,又觉不妥,只得用猪草盖上。这里,她没有大人或神童的机智,有的是一个女孩想掩饰不小心过失的胆怯和窘迫。当金小毛错怪她偷笋并将她的篮子踩坏后,她怕回家挨妈妈的打,哭了起来,要金小毛赔她的篮子;而金小毛送她回家到家门口时,她看妈妈不在家,则要款待金小毛亨这些细节既表现了女孩的胆子小,又流露出她的童稚气。金小毛作为一个农家少年,性格中有莽撞成分,发现了陶金花,不问青红皂白,就断言“捉住小贼姑娘”,陶金花为自己分辩,他却“越争越起火”,将她的篮子踩坏。与陶金花相比,他似乎显得更懂道理,之所以恨人偷笋,是因为他知道“笋子长大了,又能打凉床子,又能打竹篮子”,有很多的用处,看到陶金花害怕篮子坏了回家难向妈妈交代,他甚至要赔偿,可是他毕竟还是少年,像陶金花一样有着童稚气,他准备赔给陶金花的钱是舅母让他买盐的,陶金花问他,把钱用来赔偿,拿什么去买盐,他就说:“那回去再扯谎。”当陶金花说回家走“桃花店、杏花村”,他又说:“我不敢去。那个地方看牛伢子野得狠,逮着人家对花,不对花就不放过去。”刚才的莽撞和大人气,在这里变成了孩子气的胆怯、勤劳、惊慌、撒谎、孩子气诸因素,与他们善良淳朴的核心性格结合在一起,使他们的形象就变得可爱动人。它们相互作用,构成了种种不和谐,又使他们的形象富有喜剧色彩,令人忍俊不禁。

散发着浓郁的乡土气息,具有醇美的艺术风格,是《打猪草》给予观众的突出感受。这出小戏以农村生活为题材,人物是农村中的小姑娘和小男孩,生活场景是田野竹林,它展现了一幅富有情趣的农村生活画面。

看笋园、打猪草、对花都是农村中特有的劳动内容和习俗,猪草、笋子、竹篮、凉床、桃花店、杏花村、磨粉、做粑、田埂、荞麦花、葵花、茄子花、芝麻花、石榴花,等等,均为农村场景、物件和自然植物,它们作为艺术符号,遍布作品的唱词道白之中,调动着观众的联想,宛如步人田野乡村,领略着醇浓的自然风光。作品的后半部分集中描写了陶金花、金小毛以花为题的对歌,各种各样的花,八十岁的公公婆婆,年轻的小伙子,十八岁的大姐等,一方面作为农村生活习俗增添着作品的乡土气息,另一方面又丰富了对农村生活情景、人物的描绘。在结尾处又添一笔,陶金花对金小毛说:“莫走,你在门口等着,我家去看我妈妈可在家;我妈妈不在家,我打三个鸡蛋,泡一碗炒米把你吃吃。”这个结尾是由严凤英添改的①,既强化了陶金花对金小毛的友情,深化了作品的意蕴,更以鸡蛋加炒米的生活内容凸现了作品的乡土气息。

作品中保留着较多的安庆地区的口语和句法,例如:“小子本姓金”一句中用“小子”指称自己,“猪草爱坏人”中的“坏”是特别欢喜高兴的意思;“我碰断你两根笋子我吓也吓死着,我都不晓得搁么落里”,“晓得”即知道、明白,“么落里”是“哪里”的意思等。比较典型的词语是以“么”代“什么”,如“么用处”、“么秆子么叶”;典型的句法是以“着”为尾实词,以“把”为句中虚动词,如“你把我篮子踩破着,我家去,我妈妈把我打死着”,“你把我笋子偷了”,“你把钱赔把我”等。这些地方语言形式的保留强化了作品的乡土气息。另外,唱词的语言形式也很特别,在唱词后面加上“呀子咦子呀”、“咦嗬呀”、“得儿喂”、“得儿喂的喂上喂”,使唱词既具备音乐美,同时又具有民歌的风味,同时增添了作品的乡土气息。

《打猪草》是一首田园诗,是一曲动听的歌,它表现了农村少年美好的心灵世界,展现出农村生活场景和田野风光,散发着田野的芳香,弥漫着乡土的气息,浸润着自然质朴的神韵。它的人物虽少,情节也很简单,却给人以无比醇美的艺术享受,加上严凤英、王少舫的贴近生活的表演,使它迅速获得了成功,成为黄梅戏在新中国成立后最早赢得广泛影响的代表作品。

①郑立松《忆黄梅戏首次登上上海舞台》,载《黄梅戏艺术》1981年第1期。

(作者不详,本文由 东方神通 录入并提供 点击查看原文



顶一下
(2)
66.7%
踩一下
(1)
33.3%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