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戏曲舞蹈 > 黄梅戏 >

徽州女人韩再芬“入世”

时间:2008-08-27 19:33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佚名 点击:

      从“郑小姣”到徽州女人,再到安庆黄梅戏剧学院院长,韩再芬也从当初一个腼腆害羞的小姑娘,成长为一位精干果断的“女强人”,成为新时期黄梅剧创新的领路人。

      2006年5月1日,韩再芬在自己的“博客”上说自己“梦见了汤显祖”,双方对话的内容归纳起来有三点:一,连汤老先生也喜欢黄梅戏,说明黄梅戏必须发扬光大、传承下去;二,要想让观众喜欢,黄梅戏必须要改革;其三,改革不要轻信专家,必须自己探索。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暂且不论在一场梦中能否进行这般条理清晰、观点鲜明的对话,但至少说明一点,也即黄梅戏的何去何从,时刻萦绕在韩再芬的心中,真可谓是用心良苦。

      目前,黄梅戏的现状并不乐观,作为院长的韩再芬,育新人、带团队、办学校,“三条战线”同时作战,黄梅戏朝哪个方向改,学员如何招,毕业后往哪里去,办学院的资金从哪里来……都是韩在芬必须要考虑的问题。与所有的徽商徽企一样,韩再芬也正在面临着一个沉重、严肃同时也不乏激情的命题——破题与创新。

      说实话,作为一名普通人,宁愿看到的是一个超凡脱俗、艺惊四座的韩再芬,而不是一个在公开场合中精于应酬、面对记者时操一口“官方”语言的韩再芬。记者的一位从事展会的朋友说,如今,韩再芬经常出现在一些应酬性质的演艺场合,搞得自己很疲惫。其中,以韩再芬的名气和成就,完全没有必要去应酬。

      或许,这就是韩再芬的无奈;或许,就是一个纯粹的表演艺术家与创新型表演艺术家的区别所在;又或许,这就是作为院长的韩再芬必须支付的筹码。

      作为表演艺术家,身处高处,艳压八方,与鲜花为伍,受万众景仰,远离“鸡毛蒜皮”,无须经营俗事。从这种意思上说,越是成功的艺术大师,离世俗就越远。

      而身为一院之长,就意味着要从高处走下来,走到俗人当中去,走进没完没了的社交圈,“和其光,同其尘”,去“礼尚往来”,去“投桃投李”,去“下里巴人”,“油米柴盐酱醋茶”一样都不能少。就好比佛家所说的“入世”,人一入世,就免不了有烦恼。这一切对于韩再芬来说,远比做一个表演艺术家要累的多。

      客观地说,韩再芬在艺术生涯的巅峰之际谋求“转身”,凭借其个人条件和才华,有着太多的机会可以选择一条平坦而又舒适的发展道路。比如马兰,觅到了乘龙快婿余秋雨,双方既是珠联璧合,马氏又是“背后大树好乘凉”,等于来了一个“双保险”,或许下半子还会孜孜以求,但再也用不着背水一战、孤注一掷了。再比如吴琼,听说做了“北漂”,和丈夫一起在北京搞起了文化公司,凭其名气,小可以致富足安乐,大可以成商界名流,再累再烦,也纯属私营企业主个人私事。

      韩再芬却不然,韩再芬的“转身”,是一种更难、更累、更高层次的“回归”,而在“回归”的路上,狼烟四起,荆棘满布。

      一个也许连韩再芬本人也不愿承认的事实是,一旦政务缠身,艺术上的灵性就有可能饱受侵蚀——所以,我们不知道,韩再芬的这样一种“转身”,是缘于性格?还是缘于自己的价值取向?但无论如何,我因此对她更加充满敬意。以已之小我,换人之大我,让更多的新人在韩再芬耕耘的肥沃土壤中茁壮长成,这让我们再次看到了“徽商女人”的牺牲与大度。

      安庆,韩再芬在此奋斗了十多年的城市,是长江边上的一座寂寞小城;但倘若在黑漆漆的夜中静心倾听,江水何曾平静!



顶一下
(3)
11.5%
踩一下
(23)
88.5%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