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戏曲舞蹈 > 黄梅戏 >

我的黄梅戏历史及小感

时间:2008-08-27 19:44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佚名 点击:

        最早接触戏曲是97年刚上初中那会儿,说来其实很不光彩。由于无知在考试的时候把《天仙配》写成了民歌代表作,把语文老师给气得吹胡子瞪眼。我始终觉得这不是我的错。当时学校是全日制寄宿,平时没有太多机会看电视,桌上的电脑也是内部连网的,信息比较闭塞。只是没想到老师居然拿着我的试卷在班上做反面教材,害的我被同学笑话了一年。当时自尊心巨受打击。
 
        第一次听到的黄梅戏是98年春节晚会上韩再芬唱的《对花》。具体的记不清了,好象是几个剧种合在一起唱的。当时就听着比别的剧种顺耳,唱戏的人也漂亮。可能是之前的那件糗事无意中让我开始注意到了这个陌生的事物。
 
        之后的几年忙完中考忙会考,忙完会考忙高考,上了大学又忙出国。总之忙来忙去,黄梅戏也差不多快忘光了。02年办签证那会,我在北京看了一场黄梅戏舞台剧《徽州女人》。算是真正意第一次的接触黄梅戏。四幕下来,看的我无语呆坐了许久。心灵的震撼远比视觉的震撼听觉的震撼要强烈的多的多。虽然看不清舞台上韩再芬的脸,但是已经够了,她带给我的已经太多了。
 
        之后出国求学的确不易,黄梅戏给我的那点震撼也渐渐消磨的差不多了。03年10月,我回国到杭州同学家玩,不知道算不算是缘分,我居然又赶上了《徽州女人》来杭州演出。对于在国外饱受语言折磨的我这简直是一种恩赐啊。人还是那人,音乐还是那音乐,可那时的我又不同于一年前的我。此时的黄梅像一个精神支柱。
 
        掐指一算也四年光景过去了,现在的我也时常通过各种途径去看黄梅戏的舞台剧。戏看的不多,大概这和黄梅戏的演出市场有关,和我所处的地域有关。上海比较多越剧和沪剧。最近貌似比较流行昆曲。但是,我仍然喜欢。从一开始的韩再芬到现在的黄新德,李文,杨俊,马兰等。
 
        当然,比起一些资深的老戏迷来说,我绝对是个菜鸟。前辈们的专业知识和对黄梅戏的热爱远不是我能比的上的。外行人看人,内行人看戏,我始终搞不清我到底是看人还是看戏。在我看来,如果整出戏没有我所喜欢的那几个人,我想我看的质量肯定会大打折扣。当然,我也不会像许多戏迷一样,看戏的同时更愿意献花合影什么的。因为,我相信,距离产生美!
 
        接触黄梅戏的时间不长对黄梅戏了解似乎也浅。在我所看过的黄梅戏中,有喜欢的也有不喜欢的。无奈在网上关于黄梅戏的介绍和讯息也不多,我所能了解到的也只有那么几出。至于一些是是非非我也懒的看,反正艺术一旦夹杂了政治就只剩下“术”了。我不是什么大人物,看戏就图个乐。好读书不求甚解,没有会意便欣然而忘。2者一个道理。
 
        对于黄梅戏里面的一些喜好问题,我觉得就是人悟所有的东西都是见心见性,各有表达的自由,你表达出来的东西,无非就是自己内心的写照而已。有些事物比如黄梅戏,对于我来说是一个灵魂的超念,是我用我的生命去诠释我所看到的东西。但是她也总给我挑战。一部好的黄梅戏舞台剧她绝不低于现代人的思想价值观,而且她一定在某个地方是高于现在的思想价值观的,你看她的时候,你实际就是在挑战。她里面的挑战实际上就是在拓宽拓深你的理解范围。我所接触的戏迷里面有人接受不了舞台剧的敲敲打打,嫌太聒噪了;有人接受不了剧情的俗套,如落难公子中状元,私定终生后花园的模式在许多戏曲特别是黄梅戏越剧里面屡试不爽。最大的挑战可能也就是价值观了,如hd7279就曾这样说:不知道当时的人们,尤其是少女,会不会把董永当现在的青春偶像一样“热爱”。   这样一个贫穷,没有多少“能力”,也没什么文化,“守寒窑一十八载”也没什么大出息的董永,还有多少人会喜欢。 至于七仙女为什么会喜欢上董永,我一直不明白,就好像不明白龙女怎么降场雨就宁死也得嫁姜文玉。不知道是不是我肯传统戏曲的方法太不抽象了。 如同这样的困惑我也时常会有。只是,正是这些不满意的地方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