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戏曲舞蹈 > 黄梅戏 >

戏缘随想

时间:2008-08-27 19:45来源:网络收集 作者:佚名 点击:

  1998年春天的韩再芬在戏曲舞台沉寂3年之后,萌生了一个大胆的创意,最终引发了一出戏剧的诞生。

  徽州是一片神奇的土地,这里曾孕育过传奇般的徽商和深厚的徽文化。1995年以来,由于参加《徽商情缘》、《龙凤奇缘》等电影、电视剧的拍摄,韩再芬数十次出入徽州,与徽州结缘颇深。她对那里的山川草木、建筑雕塑、书画笔墨、民风民俗达到了痴迷的程度。这种痴迷使原来对装饰房间之类事情毫无兴趣的她显示了极高天赋。她用陆续从徽州带回来的精美木雕和工艺品进行别具匠心的组合。如果你以为韩再芬这么做只是满足于舒适地坐在沙发上,喝着茶,欣赏自己的杰作,那就错了,那就不是韩再芬了。潜意识中的她是借助这种形式上的视觉刺激来感受徽文化,达到与徽州文化的精神对话,进而实现一台有关徽州的属于自己的戏剧梦想。

  “自己的戏剧”,在韩再芬的心目中就是具有现代一时的创新戏剧。这是韩再芬多年来的一个梦。1995年文化部在安庆举办第二届黄梅戏艺术节,主体意识极强的韩再芬再选择演出剧目时,决然放弃了一个又把握拿“梅花奖”的传统剧目,而选中了题材被许多剧种都排演过的《孔雀东南飞》。选中这个剧本到不是因为这个故事发生在她的家乡潜山县,而是因为它所提供的创新空间与她试图改变黄梅戏固有的传统,追求一种歌舞化和散文化叙事风格的一贯想法不谋而合。虽然该剧因为过分追求形式感而忽略了戏剧内涵最终落于平庸,但她并没有因此放弃自己的追求。这期间,她突发奇想,要把中国古代不同时期“四大美人”搬上黄梅戏舞台,并且找到了剧作家魏明伦,这未曾在他的荒诞剧《潘金莲》中间将安娜卡列尼娜与潘金莲同时展现舞台的四川才子禁不住对韩再芬这一奇想产生出很大的兴趣,最后因为戏剧舞台的诸多局限而告终。现在看来,这些努力无疑表现了韩再芬在艺术上有一种不懈追求的创新意识和超凡的想象力,同时也说明,没有深刻戏剧内涵的支撑,形式上的创新最终也只能是形式上的。

        1998年春天,韩再芬越来越来清醒地意识到这一点,并在与徽文化的精神交流和对话中,渐渐走进了徽文化深厚而神秘的文化氛围。这一精神的“走进”是韩再芬的戏剧之梦变得清晰起来,也使韩再芬1998年那个平淡无奇的春天变的灿烂起来。

  如果要详细地描述韩再芬在《徽州女人》从孕育到诞生这一过程中的经历和表现,可能不是本文所能叙述的,那应该是一本书,是一本有关一个演员的智慧、气质、品格和精神历程的书。作为亲生经历和参与这一过程的我,对在这一过程中韩再芬最深刻的印象,不是她的智慧和她超出凡人的潜力,不是她拿出10万元积蓄作为剧组的前期资金和对剧组人员给予的无微不至的关心,甚至不是她深厚的戏曲功底和她在《徽》剧种近于完美的表演技艺,而是一种精神。在1999年6月30日合肥安徽剧院《徽州女人》首演即将落幕的一瞬间,我突然领悟到这一精神的内涵。当韩再芬饰演的徽州女人从高高的台阶上缓缓走下时,时间在天籁般的音乐声中凝固了,从那条长不过10米的台阶到台口,她似乎走了一生一世。恍惚间,我竟一时分不清想我们走来的是演员韩再芬还是100年前徽州村落的徽州女人。她们所共有的那种美丽、善良、坚韧的精神品质跨越了时间与空间而融为一体,以至于使我难以分辨出演员和角色的差异了。

  我常想,如果没有这种精神的支撑,也许就没有今天的韩再芬,也许就没有《徽州女人》。只要亲身经历过《徽》剧创作过程的人们就一定都会有同感。其实,现实生活中的韩再芬就像自己所饰演的徽州女人一样,爱幻想,爱做梦,爱思考,像个十足的理想主义者,而对世俗的物质生活几乎没有什么追求,和她认识多年,除了在舞台上,我就从未见她化过妆。在《徽》剧紧张的运作过程中,她几乎再透支着自己的体力,忙起来甚至感冒了也不上医院,大家劝她休息,她却说:“不怕,只要心不累,身体就不累。”不可思议的是,除了《徽》剧首演时她红肿着眼睛外,她的身体居然真的没事。就是凭着这种精神,中国第六届艺术节期间,她去江苏各地一口气就演了17场《徽州女人》。

  她是一个追求过程而不计结果的人,《徽》剧获得了那么多的大奖,她本人也获得了“梅花奖”、“白玉兰奖”、“文华表演奖”,但她从来不提,常提起的倒是那段难忘的时光和下一个戏的设想。她经常请朋友吃饭谈天,她相信亲情友情胜于相信金钱和物质,她甚至还有那么点相信菩萨。1999年3月她专程陪同刚排完戏的陈薪伊导演去了趟九华山为剧组抽签。不知是她的诚心感动了菩萨还是感动了庵里的尼姑,抽出的果然是上上签。事后她把签当成宝贝似的收藏,一有机会就出示于人。顺便插一句题外话,那天抽完签出来时,迎头碰上一个领着孩子来还愿的土里土气的农村小伙子,大概又是一个“韩再芬迷”,他拿着照相机结结巴巴地邀请韩再芬和她父女俩合影,韩再芬竟毫不推辞,笑容满面地牵着孩子站在那儿像一家人似的。 

  佛家讲究“缘”,我常想韩再芬与黄梅戏是不是又“缘”,而且是美丽而灿烂的“缘”。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