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戏曲舞蹈 > 黄梅戏 >

韩再芬——转世的孟丽君

时间:2008-08-27 19:50来源:网络收集 作者:佚名 点击:

        清朝才女陈端生的《再生缘》被郭沫若先生评价为可与《红楼梦》齐名,有“南缘北梦”之说。小说中主人公“孟丽君”本是一位“气质美如兰,才华馥比仙”的官家小姐。因为父亲被奸臣所害,家遭变故,皇帝下令满门抄斩。天生具有叛逆精神的孟丽君没有“尽愚忠”,而是毅然女扮男装出逃。孟丽君还敏捷地抓住机会,变被动为主动,“中状元,当新郎,拜丞相,入朝堂”,用智慧与勇气驱散乌云唤日出。 

        在胡连翠导演的黄梅戏音乐剧《孟丽君》中,韩再芬传神的演活了这样一位既有命世之才,又有羞花之貌,命运坎坷,却不向命运屈服,敢想敢做,有勇有谋的的女状元,女丞相。那时韩再芬的天生丽质和倜傥潇洒不知征服了多少人,而后来的韩再芬则越来越向爱她的人证明,她就是那个转世的“孟丽君”。

        在戏曲陷入一种极为尴尬的境地的时候,韩再芬凭借圆润甜美的唱腔,细腻的表演,为黄梅戏争取了大批新的戏迷,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年轻戏迷。这些新鲜的血液对黄梅戏意味着生命的延续。我曾经很痛心地听到一位地方戏工作者说:我们的戏迷年龄都很大了,每次听戏的都是那些人,而且数量在不断减少,如果哪位老戏迷很长一段时间不来了,基本这位老人家就不在了,我们的戏迷也就又少了一个。

        拯救一个剧种无异于拯救一种传统文化,尽管我国的传统文化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但是这些传统文化才是中华民族的根,是我们独一无二的人文沉淀,是中国人文化认同感的重要归属,没有文化认同感的国家就没有凝聚力。让越来越多的人,尤其是年轻人认同我们的传统文化,是一件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情。能够在这方面做出重要贡献的人,不能不说是命世之才。

        作为一个演员,外在条件对她赢得观众有着重要的作用。韩再芬的美丽,尤其是气质的高贵是无须赘述的,她恰如其分的代表了现代社会的传统美女形象。看韩再芬的感觉,既不是奇装异服,一味追求“时尚”;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仿佛游离在尘世之外;更不是唯唯诺诺,没有主见。她的脸上时刻绽放着自信的光彩,时代的气息和东方文化的熏陶都如暗香一样浮动在她的周围。她是这个世界的一员,也在这个世界用心生活,为自己热爱的黄梅戏花费生命。由内而外的美,由外而内的气质,正是一个糅合了徽文化的孟丽君,转世的孟丽君生在了安徽。

        像韩再芬这样一个天才的演员,如果生在戏曲繁荣的时代,鲜花与掌声何其平常。但是她生在一个戏曲不景气的时代,不懈的奋斗也难免换来孤独。尽管文化的传播空前便捷,我们还是再难看到一个戏曲演员家喻户晓。

        “生不逢时”的韩再芬还是为了给黄梅戏争取一席之地费尽心力。在表演和演唱上,韩再芬都进行了大胆的尝试。这种尝试也像孟丽君的女扮男装,入阁拜相一样,褒贬不一。荧屏上的孟丽君不曾理会封建礼教,坚持自己的信念,生活中的韩再芬也不曾因为某些人的非议而停止探索,“不求有功,旦求无过”不是孟丽君,也不是韩再芬。

         改革不能面面俱到,不能十全十美,然而就像韩再芬自己说的,“戏曲如果不改革,只有死路一条”。还记得丽君一段经典的台词:“大敌当前,如国丈所说,老的不行,少的不用,江山如何能保,黎民如何能安”?摆在韩再芬和黄梅戏,乃至一切中国传统文化面前的是滚滚的外来文化和现在文化冲击,正可谓大敌当前,“现状堪忧,如某些人所说,守旧无益,改革有过,黄梅戏的出路到底在哪里”?

        韩再芬与她所演绎的孟丽君一样“气质美如兰,才华馥比仙”,一样执着,一样不拘于俗,一样有所成就。那几句主题曲,“奇女奇貌展奇才,奇功奇业建辉煌”用在孟丽君和韩再芬身上同样合适。

        说不清是因为孟丽君爱上了韩再芬,还是因为韩再芬爱上了孟丽君。世界上的爱有很多种,我对“丽君”的爱是永恒的,不论她的前世今生。那么韩再芬对黄梅戏的爱是什么样的呢?无私的?深情的?这都不是关键。关键在于韩再芬对黄梅戏的爱是有价值的。这种爱真正为推动黄梅戏的发展,扩大黄梅戏的影响做出了贡献。



顶一下
(42)
67.7%
踩一下
(20)
32.3%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