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戏曲舞蹈 > 黄梅戏 >

我看韩再芬与黄梅戏

时间:2008-08-27 19:51来源:网络收集 作者:佚名 点击:

       今天的黄梅戏,境遇有些尴尬,名声在外,支撑这个名声的人却不多,撑的起来的更不多。韩再芬的大红大紫应当是在马兰离开舞台之后,很难想象在马兰之后,韩再芬之前黄梅戏是什么境况。

       除了人才的缺失,黄梅戏历史短(我从严凤英正式算起),代表作品有限,“做”功不扎实,也是先天不足。整天与越剧同台演唱的《十八相送》,个人认为无论“唱”,“做”都比不了越剧的经典。越剧在春晚上流派纷呈,拿得出手的剧目可以列出一长串,相比之下,黄梅戏整天唱得也就是《谁料皇榜中状元》,《树上的鸟儿成双对》,《对花》,《夫妻观灯》,排出的新戏《孟丽君》,《梁祝》也是从越剧那里借来的。年年如是,内行的人感叹,外行的人奇怪,黄梅戏就这点东西吗?

       可能有人知道,越剧王派传人王志萍,单仰萍自己拉赞助排戏的事情。凭越剧的地位,凭上海越剧团的财力,尚且僧多粥少,要演员自己去拉赞助,韩再芬所在的安庆黄梅戏二团能有多大的神通?还得靠自己。

       韩再芬不是一个甘心饿死的人,更不是一个甘心让黄梅戏饿死的人。于是她连连在各种晚会上出新,像《西施浣纱》,《采莲》,《四季美人》,并且马不停蹄的排了那么多黄梅戏电视剧。我想,很多人认识韩再芬,喜欢黄梅戏不是从当年的《女驸马》,《天仙配》,而是《郑小姣》,《孟丽君》,《桃花扇》,甚至《西施浣纱》,《采莲》,《四季美人》。

       一曲曲仙乐陶醉了不知多少人,在强大的京剧和那么多地方戏面前,在听了无数遍,看了无数次的经典包围下,韩再芬一次又一次让所有观众眼前一亮——戏曲可以有活力,黄梅戏可以这么美。这些作品给黄梅戏带来了新的活力,给韩再芬带来了观众和掌声,但也带来了批评甚至诋毁,说她不务正业,唱腔华而不实,没有“做”功。我想其中因由应该是这样的:

       韩再芬新排的独立唱段因为没有完整的故事支撑,所以丰富传神的动作是很难加进去的,因此华丽的布景,优美的歌词,曼妙的舞蹈就成了必要的补充。这吸引了许多受不了“一人,一桌,一把椅,憋死你也唱不出下半句”的传统戏曲的观众,但同时也落了不少人的口实,“唱腔华而不实”。

       再就说说韩再芬的电视剧。忘了是哪位戏曲演员说的“我们必须占领电视这块阵地”。与传统的舞台相比,电视剧中真实的布景及道具本身就已削弱了演员的中心地位,再加上电视剧中的一举一动比舞台上要来得真实,看看越剧的《梁祝》,京剧的《谢瑶环》,这些戏曲电视连续剧中都难以找到舞台上的感觉了。至于韩再芬的《潘张玉良》,一出现代戏,加上《女驸马》那样大幅度的表演,也确实不是那么回事。情势所迫,不是“做功不佳”。

       看看韩再芬《谁料皇榜中状元》,听听韩再芬的《夫妻观灯》,我觉得,她不是不会“做”,也不是只会唱华丽的唱段,只是没有更多的选择。难道马兰在春晚上唱《谁料皇榜中状元》,轮到她还唱《谁料皇榜中状元》,倪萍都唱了《树上的鸟儿成双对》,轮到她还唱《树上的鸟儿成双对》,严凤英当年演了《女驸马》,《天仙配》,今天,明天,乃至后天,大后天的黄梅戏依然就演《女驸马》,《天仙配》?常香玉对弟子说过:“不要只唱我那几出戏”,严大师在,也会同意的。

       俗话说“棒打出头鸟”,别人宁可不唱黄梅戏都不肯跳出严大师生前的圈子,只有韩再芬一个人折腾,还折腾的挺红火,不骂你,也没得骂了。倘若当年的五朵金花都还在舞台上,各走出各的一条路,黄梅戏将是流派纷呈,千姿百态。韩再芬也不会显得隔路(方言,与众不同,带贬义),非议她的人也不会那么多了。惜之惜啊,哀之哀,都走远了,省得挨骂。

       今天的韩再芬


顶一下
(15)
39.5%
踩一下
(23)
60.5%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