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戏曲舞蹈 > 黄梅戏 >

韩再芬——想说爱你不容易

时间:2008-08-27 19:56来源:网络收集 作者:佚名 点击:

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虽然都已经过去,但是我完全放不下,不知是不是心事太重了。

先是好好的一场“时白林从艺六十周年演唱会”,韩再芬只因为对要求签名的戏迷“哎”了一声,就被疯狂批判,一篇文章贴遍了所有与黄梅有关的地方,颇有当年红卫兵贴大字报的气概。我且不论这段文字记录的内容是真是假,我只想分析一下韩再芬可能在什么情况下“哎”了这么倒霉的一声。

据新闻报道,韩再芬是从外地特意赶回去参加了这场演唱会,马上又要赶赴别的演出现场。光是路途奔波,就够受了,加上唱戏的人对嗓子都特别爱护,刚刚唱完一定很辛苦,何况唱完一场还有下一场,不想多说话也是应该的。“哎”一声与“哼”一声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大家叫妈妈的时候不也经常得到“哎”的一声,这一声有什么贬低了那位自称韩再芬戏迷的同志的吗?

同样是这么一场演唱会,韩再芬没能等到演唱会结束就离开了,原因还是上面说过的另有演出,这点得到了吴琼的证实。可就是这么回事,被演绎成时白林苦留韩再芬不住。如果时白林真的为了自己的演唱会阻止晚辈去给观众演黄梅戏,还“苦留”,那不仅有辱他的年纪,更有辱“从艺六十周年”的名号。为了往韩再芬头上泼脏水,某些人连老人家的颜面都不顾忌了。

黄梅大腕不去的也有,不去的都没人说什么,不得已早走了一会倒罪大恶极。不能理解。

接着,出了个“李文辱骂韩再芬”事件。这件事情很快就过去了。我不相信李文老师会这么做,这与李文的解释无关,是一种发自内心的不相信。令我惊讶的是,这么短暂的一段插曲,竟然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被复制了那么多遍,贴在了那么多的地方,我分明感觉到有人在阴暗的角落狞笑——“总算逮着个好机会”。

最后这件事情的结论大概是“有人想增加自己博客的点击率”,呵呵,这和想出名的人努力做秦桧有什么区别?

再下面就是土豆网上韩再芬的《徽州女人》视频欣赏被告,被删。告状的人打的是再芬剧团的名号。既然是剧团的名义,当然是得到韩再芬授意的。我们韩姐姐还真不愧是人大代表,没时间理会对她的诽谤,倒有时间把自己的代表作告下来,维护版权的责任心很重吗。许多人因为《徽州女人》喜欢上了黄梅戏,喜欢上了韩再芬,不管是出于弘扬黄梅戏,还是提高个人知名度,韩再芬都不会笨到授意剧团的人去纠缠这么一件网络上司空见惯的事情。

韩再芬虽然做人低调,不善于与戏迷打得火热,但是真对这么件事有意见,向戏迷提意见的方法,也不至于只剩下到网上去告。显然这又是有人别有用心的捣乱。

就在前两天,一个再普通不过的问题——“韩再芬的老公是谁”,又被人盯上了。对成功而没成家的女人最常见,也是最缺德的侮辱被抬了出来。不知道那个恶语伤人的东西是男是女。如果是个男人,那么他无比下流,因为他的做法无异于为男人中的败类摇旗呐喊,他甚至不如那些败类;如果她是个女人,那么她无比下贱,因为她在自己的姐妹受到伤害后还拿着伤害她们的凶器伤害其他还没有被吞噬的人。


顶一下
(16)
21.9%
踩一下
(57)
78.1%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