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黄山 >

绩溪汪村"汪公大庙"为何人所造

时间:2011-08-15 21:42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程光宪 点击:

年久失修,终毁于“十年动乱”的绩溪汪村“大庙”,由来都说是明代兵部尚书大司马、抗倭名将胡宗宪,为了要看金銮殿而特地修建给母亲看的。不料造成之后,即有人奏闻皇上,说胡宗宪私造金銮殿,图谋不轨。宗宪闻之,当以汪公太帝一一汪华之神像供之,从而得免却一场弥天大祸。

同时还说,当胡宗宪拟造金銮殿时,无奈金殿天棚的特殊木结构——

俗称“螺蛳结顶”(如斗拱形式、层层探出、结顶如馒头状的特殊木建筑。早岁本县今教育局前向的天王寺也有同样构造),工匠都未有能胜其任者,除非是亲临皇宫实地察看。然而金殿非等闲之地,工匠察看谈何容易!胡宗宪毕竟足智多谋,胆略过人,终于趁“早朝”天色未明之机,暗暗地带领一个手艺高强、聪明绝顶的木匠随去,当被金殿的金瓜武士发现、唱询问何方“竖子”胆敢擅闯金殿而踢他一脚时,他即乘机在跌个仰面朝天的一刹那间,即将金殿“螺蛳结顶”偷看到手了。

说如此,真耶、否耶?且听笔者四十年前的一次亲身察看和访问。1965年暮春,当我在“改造”期间放排(水运木头)经过汪村,乘便去到“大庙”观光时,庙中有位七十多岁、颇有文化根底的看庙人。当我问及大庙究竟是否为胡宗宪所造时,老人肯定的回答:“不是,完全不是!”“何以知之?”老人当即指着龛座前那精雕细刻、光滑可鉴的青石栏杆:“来来来,请看这上面的记载。”我仔细一看,西边的一块栏杆上,除刻了朝代、岁月外,还刻了一个募缘人和一位建筑木匠的名字。可惜我当时未带纸笔,没有把它记载下来,实乃一大憾事!而芳名勒石的那位大匠,看来就是当年那“擅闯金殿”的“竖子”而无疑了。

了老人的介绍之后,我再看那纵横、大小的许多大梁时,梁底都分别写了江南邻近各处地方官如:巡抚、知府、知州、知县、布政司等“重建”字样。惟独正中那根特大横梁上,则写着”太子太保、兵部尚书、都察院右都御使、提督浙江、福建等处军务胡宗宪鼎建”。从这一不同角度来看,大庙的建造完全是出于有关各省地方官的趋炎附势、锦上添花和一些豪门大户的捐献赞助而成的。胡宗宪是作为一代位高权重、威震东南的朝廷大臣而领衔、倡导者。

人说大庙原有三进。头、二进毁于同治五年大水。有一口千斤大钟亦为洪水所吞噬;铁质沉重,估计不淌过中周桥下,总深埋在庙前附近的沙石之中。大庙水毁之后,前向没有正门。仅于东向辟一边门,额书“敕赐”二字。龛座两楹,各蟠一昂首翘尾、左右相对、栩栩如生的雕龙。还有一副对联,至今还记在脑子里:应天命,顺人心,义起歙州,数十城狂澜独挽;膺藩封,歆庙祀,忠昭唐代,千百载正气犹存。此联曩年曾见有人提及,把“应天命、顺人心”写成“顺天命、定人心”恐不如笔者眼见之实了。

程光宪,83岁,绩溪县伏岭镇北村人,退休教师,长于书法、楹联、篆刻)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