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黄山 >

八九年秋天,陪汪曾祺先生来徽州

时间:2011-08-18 15:31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李平易 点击:

八九年的秋天其实也只是一个普通的秋天。

《清明》杂志庆祝办刊十周年,请了北京若干作家来开会。我们鲁院的常客汪曾祺和林斤澜两位老人是他们要请的贵客。林先生是我创作课的导师,他对我说想在开完会后和汪先生到名声日盛的徽州顺道转一下,于是我就陪他们一块来了。汪与林是京中有名的文友皆酒友,有关他们的情趣和友谊,报章上是经常会披露一些的。其实林先生作我的指导老师也属偶然,我刚写小说时,对短篇的形式和文体是下了点功夫,而林先生那几年的短篇创作是被公认为极具特色的,正好当时我又在安师大读函授,写毕业论文就拿林先生当时的近作作了题目。为此曾和林先生通过一次信,他也详细地回了信,回答了我的若干问题。论文后来得了个优秀,还被铅印了出来。但这些我并没有告诉林先生,在他肯定是更不在意的。根据我的性格加上当时那股潜藏在心中的傲气,进了鲁院后,虽然常看到林先生坐在前面,但并没有走上前去“毛遂自荐”。只是经过那场风波后,许多小事乱了套,原来我们互相选择已经初步确定的指导老师有的被鲁院否决了,有的则已去了国外。于是一件很慎重的事情到了最后却仿佛乱点鸳鸯谱了,好心的何先生为我安排了位即是领导又专司评论之业的长者,但我却固执地不领这番好意。即是写小说就该找位小说前辈吧。他问我自己要找谁,我想起两年前同林先生的联系,就提到了他。于是我就归到了他的名下。师生近距离见面,提起两年前的事,他果然说不大记得了。但对我这个名字却说是知道的,因为那两年我碰巧有几次作品和林先生发在同一期刊物上,不过不知道我已来鲁院上学。

在到合肥的火车上,汪与林二老是坐软卧,我们则是硬的,于是我们一伙人便涌到他们的包厢里。林先生向汪老介绍了我,听说后,汪老便说:我也可以算是歙县人,几代前躲避太平开国的战乱迁居高邮的,家里一直保留着几道祖籍带出来的故乡菜,一种较为特别的颇大的肉圆,叫作“徽团”,逢年过节都是要做了端上桌的,以表示不忘自己是从哪里来的。并说直到他父亲这一辈还曾到徽州祭祖。平时我对有理无理都喜欢把大人先生往自己小盆地里揽的徽州风气是很不以为然的,总感到其中乡愿的味道太浓了。但在晃动的火车上听到汪先生自己说也是徽州人,却感到异常亲切,初次接触时的那点拘谨立即一扫而光。后来我在汪先生的自传体散文《逝水》里读到了我在火车上听到的话;在另一篇有关歙县的游记里又重新领略了一回。汪先生写道:站在歙县街头,望着八脚牌坊,我想我是歙县人呀。我是在站在报刊门市部的柜台前浏览了这篇短文的,不知收进了汪先生的哪部文集里。汪先生有一个“徽州情结”呢。

合肥开了会后,对于汪老和林老,省会文学圈子自然对他们极为尊重,请吃请喝,我则等着他们要参加的宴席结束,由于林老出门太急,忘了带身份证,无法买到飞机票,《清明》自己也没有小车,只好委屈二老乘长途汽车来屯溪,又因为临时多出了几拨宴请,我又去改了一次车票。对于乘长途车,二老也是欣欣然就答应了,他们都说自己习惯了乘车,根本无所谓。但是他们没想到要在颠簸的汽车上坐整整一天。车子还没有过长江,我感到二老的神情就有些沮丧的意味了。中途吃饭他们毫无食欲,也更加不想喝酒。幸亏后来车上有位在合肥参加了某个系统文学培训班的北京女孩子叫李天然的她在合肥开会结束后,自费到黄山旅游。聊着聊着知道了紧挨着坐在一块的居然是汪曾祺,兴奋地像喝了酒一般,不断地说着仰慕的话,又是拿出本子请二位老人题辞,总算稍稍冲淡了些旅途的难耐。

到屯溪后略费周折,二老住进了事先安排好的华山宾馆,一切才算安顿下来。去黟县,去歙县,都有崇敬二老的文学青年陪着,而只要是在屯溪,二老就要我们带了他们去老街“喝点儿酒,吃点儿毛豆腐,臭豆腐”,当初老街那家简陋的同庆楼,并不明白那几天他们频频接待的老头儿是著名文学家皆美食家。我们几个较为年青的围着两位老先生彻底放松了身心,虽然下酒的菜除了毛豆腐之类可圈可点外,其它都很简单,但二老都放开了量喝着。那年的秋天的确是个老先生们容易耽于酒的季节。

就在华山宾馆三江楼内,当地几位文学青年围着林老和汪老听他们讲,所说的有的和文学有关,有的则无关。不过汪先生说的有一句话给我的印象极深,当有人提到沈从文时,汪老忽然有些激动地说:最伟大的作家是鲁迅,他在各种体裁的创作中都留下了杰作,伟大的作家都应该是思想家,而沈从文先生还不能说是。这话我似乎从来没有在有关汪先生的文字无论是他自己的作品或是别人对他的评论里看到过。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