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黄山 >

《岩镇志草》 考略(2)

时间:2011-10-30 18:28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吴之兴 点击:

二、内容概况

《岩镇志草》共4集近12万字,分别以八卦中乾卦之卦辞“元、亨、利、贞”名之。卦辞是《易》卦下概括一卦要义的话,“元、亨、利、贞”就是用来解释、概括、代表乾卦要义的。乾象天、象君、象阳,有广大包容、生生不息之意。根据前人的阐述,元者,善之长也。泛指一切事物的开始。亨者,嘉之会也。有畅通的意思。利者,义之和也。谓适宜和谐,利益众生。贞者,事之干也。要求凡事必须品格端正、处之有道。作者以此四字熟语标举其书,不光是为了明其次第,更重要的是寄寓了自己的审美理想和价值取向。

按照《志草发凡》的提示,该书裒辑了唐宋以降特别是有明迄清岩镇的人文历史,包括原始、形势、山水、建置、古迹、桥梁、祠宇、庵观、园亭、人物、科名、艺文等等诸多方面的珍贵资料,“旁求遐览,考订精明,凡镇之所可稽,莫不毕载”。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时代的局限,书中对人物部类的记述占了极高的比重,其中不乏对节妇、贞女、孝行、宦业的胪列——这固然在一定程度上保留了特定时代的生活图景,同时也淡化了多元化的社会生活中其它元素特别是经济部类的细致描绘——这一旧志的普遍特点或曰通病,在《岩镇志草》无一例外地得到了体现。

以鄙人陋见,自古迄今,至少是有清以来,还没有一个人象佘华瑞这样,对岩镇风物作过如此全面的搜集与展示。进而我觉得,作为岩寺人,如果不了解佘华瑞和他的《岩镇志草》,就象歙县人不知道许承尧和《歙县志》、徽州人不知道罗愿和《新安志》,乃至中国人不知道司马迁、司马光和《史记》、《资治通鉴》一样,虽然未必是什么耻辱,至少有一点缺憾罢?进而我联想到,不少人开口黄山牌,闭口徽文章,问其所以,则茫然不知所云……因此,无论是研究乡邦文献也好,还是从事经济建设也好,以史为鉴,都是十分必要的。

三、版本介绍

从《岩镇志草》序言我们可以推断,该书刊刻于雍正年末乾隆年初,该版即为留耕堂藏版。一般来讲,乡土志受其记述对象的制约,在时间跨度特别是空间范围上相对狭小,其流播半径、需求数量自然相应地受到局限,所以,不可能象很多经典著作那样以其自身的深远影响带动市场的巨大需求,在不同时代、不同地域出现一刻再刻、一版再版的局面。在过去复制技术非常落后的情况下,传抄便成为简捷易行的优选途径。这一点在《岩镇志草》的流布过程中体现得非常明显。

我们共搜集到4个不同的传本:一种是上海图书馆收藏的《未刊写本〈歙县岩镇志草〉》;一种是《中国地方志集成·乡镇志专辑》所收录的《岩镇志草》,其扉页注云:“本书四卷,清雍正十二年(1734)纂,现据抄本影印”;一种是黄山市地志办收存的根据留耕堂藏版影抄的《岩镇志草》;还有一种是汪文田先生1983年“根据许也宜手抄本转抄”的一个本子,但仍注有“留耕堂版”字样。

现将上述传本简要比对分析如下:

从内容上看,除传抄刻写错讹因素导致的细微差异,4个本子的主体部分几乎完全相同。差异主要体现在序言的完整程度上:未刊写本无序言;中国地方志集成本有程序、自叙;留耕堂藏版影抄本有窦叙、杨序、程序、自叙;汪文田转抄本有窦叙、程序、自叙。

从形式上看,前三个本子都是繁体竖排,每页行次皆为八行,每行起止均完全相同。

据此我们大致可以得出如下结论:

未刊写本是留耕堂版刊刻之底本,后由“同里后学程维翰容有书,黄师教子修镌”。由于该书刊刻不是一次成型,所以在序言的完整程度上形成差异——因为冠序实际上是成书的最后一道工序,而且随时可以增删取舍,故尔最初的本子没有冠序,最后的本子序言最多,是符合事物生成的逻辑和规律的。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上海图书馆的所谓“未刊写本”,实际上已是后人辗转抄录的“依样葫芦”,这从全书的书法风格并非统一于一人之手可以得到印证。至于其它三个抄本,则出自更加晚近甚至当代人之手,其祖本亦基本统辖于“未刊写本”和留耕堂藏版这两大范畴之内。唯一让我们难以索解的是,“未刊写本”在贞集进士名录当中,亦阑入了“乾隆丙辰科方骞”字样,岂渐次开雕、刻而复补所致乎?抑藏家张大其词、妄充祖本之举乎?姑存疑以待考。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