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黄山 >

恒升典与和丰衣庄

时间:2011-10-30 18:38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许士煦 点击:

俞曲园(樾)《右台仙馆笔记》中有《许翁散财》一节:“许翁歙县唐模人,余尝见之于故人汪镜轩座上,盖即汪之妻父也。家故巨富,启质物之肆四十余所,江浙间多有之……”这就是后世流传的唐模尚义四房三十六典的掌故。典,就是典当、当铺,即启质物之肆。

徽州明代就有典当业兴起,到清至民国间一直兴旺不衰。潜口、堨田两地,先后开设过两、三家。堨田的恒升当铺,是远近所见休歇最晚的一家(民国二十七年即1938年休歇),也是我区(岩寺)仅有的一家,颇具典当代表性。

恒升当铺(一称恒升典)于同治九年(1870)设于堨田后街。当时资本额为3万银两。民国二十二年(1933)废“两”改“元”,折算资本3.6万元。由汪集臣(堨田人)任经理(管事),职工14人,年营业额6万元左右。股东有吴展如(西溪南人)、许荩臣(许承尧之叔父)、许承尧、许达伯、许尚卿(笔者伯祖)等名士乡绅。后许尚卿任经理。外缺头柜为汪海臣(西山边人),二柜为罗执卿(堨田人)。汪伟如(堨田人)、许信斋(笔者之父)、吴明远(唐模人)、癞痢荣(大名失记,西山边人)、许朝枢(许尚卿之子)、成友仂(叶村人)为店伙、学徒。

当店内设施、用人制度及当规等等异于一般商铺,现作简单介绍:〈1〉、典当业为特殊行业,须向官府申领“当帖”(即营业许可证),并定时交纳当税;〈2〉、当铺门外、门内均显得阴森可怖:门外有大大的“当”字,门内柜台特高,店员表情冷漠刻板,令人生畏(鲁迅先生笔下有生动描述);〈3〉、当规霸道,剥削严重。一般质押放款额不到当物价值五成,甚至只有二、三成。且当值越小,按月应付利息越高,即越是穷人越受剥削,如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凡当五元以上物件月息一分八,五元至三元月息二分,三元以下月息三分甚至四分五分不等;〈4〉、当期短(半年至二年不等),过期不取即成“死物”,任由店家处理,当铺由此能获大利;〈5〉、用人制度古板,内部分工严格,管事(经理)之下设外缺(营业员,又分头柜、二柜、三柜诸等级,各接收、评估不同典当物品)、内缺(管理员,分别管钱、管物、管帐)。外缺之下是中缺(写票、清票、卷包、挂牌等)。中缺之下是学徒。等级森严,连坐位皆有定规,严格依次递升,有的店员因上边的人无迁转(也无老死、无离店)十几年还是学徒;〈6〉、当铺往往与衣庄“连体”。凡“死当”物品(衣物首饰等)即转入衣庄铺售(恒升当遭火灾倒闭后,将遗存衣物首饰转入和丰衣庄系一特例);〈7〉、还有一点不同其他行业的是用“当”字,相当于暗语和密码,外人不知其意,店内人一看便知。如赤金不写“赤”,而写“淡”。银不写“纹”而写“铜”。铜锡器皿前面加“废”字。新衣加“旧”字,稍旧再加“油”字。微伤必写“破孔”。皮袍必写“虫吃鼠咬”、“光板无毛”。破的加写“破襟短袖”。金表写成“铜马表”。玉簪写成“石针”。宝石写成“玻璃”等等,可贬即贬,不一而足。因此内中人冒换当物,成为一大弊病。

民国二十七年(1938)四月,堨田恒升当铺不幸遭到一场大火,损失惨重。除抢救出部份衣裳、被服和首饰当物外,其余化为灰烬。在此情况下,当铺被迫倒闭,一面清理幸存的当物,一面由许信斋(笔者父亲)负责筹组“和丰衣庄”。选今岩寺徽州商场连中街1-3号为店址,由许信斋任经理,经营估衣、成衣兼营针织品、五金百货。张树甘(堨田人)负责安置原恒升当铺部分人员如罗执卿、汪日(汪海臣之子)、癞痢荣,学徒为汪崇范、许代荣二人。抗战后期,店后库房遭日寇飞机机枪扫射,加之法币(解放前国民党币制)贬值,生意十分不景气,因而被迫停业解散。

恒升当铺自1870年开设,至1938年因遭火灾倒闭,有68年历史。其后的和丰衣庄则因国难(日寇入侵)而极为短暂。

(本文摘自:徽州区文史资料第四辑)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