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黄山 >

右龙看龙记

时间:2011-12-28 20:28来源:黄山日报 作者:斯羽 点击:

龙在休宁大山里的右龙村。爸爸介绍说,在元宵节舞板凳龙是右龙村的传统。看过板凳龙的妈妈也敦促我一定不能错过。两天前的下午,做了简单的准备之后,我们和朋友一道前往大山中,去看龙。

此时已是早春时节,春光明媚,车子一离开城市后便欢驰在小路上。一路我们心情颇好,因为沿途风景秀美,水光潋滟,高山青翠。80公里的车程一晃结束,我们已站立在一处路口,蜿蜒的小路向下延伸进一片茶林。乍一看只是普通,可如进桃花源一般,越住里走小路幽幽,两旁生着漫漫茶树;看脚下,是一级一级被时间打磨得圆润的青石板,一不注意又踏上一块显然是碑刻的石碑;抬头,车子停的盘山公路依旧绕着巍巍青山,但显然已比我们高出很多;偶尔能听见一两声鸟叫,转瞬间却更显得周围清静;总之一切都显得很不真实,只有日光,特别灿烂。

在一片宁静中,我们走到了村口的大树下。村里的同志在村口接到我们。看见这么多人终于使我稍许有点不安的心平静下来。仔细看这个村庄,其实与我去过的一些徽州村庄没有大异:村口是我来时经过的茶林,和一片田地。向村里走,首先经过一五角凉亭,不过亭底很特别,是一口深井,里面圈着十几条红鲤鱼。继续向里,我所走的蜿蜒狭窄的小巷,探访的陈旧老屋,打招乎的友善的村民都表明这是一个民风淳朴的古村。直到最后,在村里高大庄严的祠堂正中里,我见到了龙首。龙首在宽敞肃穆的祠堂里显得神圣而威严。同伴告诉我,等到了晚上,每户村民都会抬出板凳首尾相连,接成龙的躯体。这时,祠堂旁的深巷中正传来一阵锣鼓声,有村民已开始演练。听着古老的音调,那股好奇和激动再次回到心中。

晚饭也只是吃了几口。因为不一会便得知村民们要开始接龙了。丢开碗筷,拉着同伴便冲到楼下,正碰上一队红衣村民向村口前进。我们跟在他们后面来到村口,发现村口和田野里已挤满了人,行进的队伍到了村口的大树前纷纷扔下香和纸以求保佑,然后走向田野深处。在那里我们看到一庙,先前的龙首此时被安放在庙中,它的身后,是一条蜿蜒的红带。看仔细了,发现是红衣村民已排着队将板凳首尾接起,每条板凳上还有三个红色的灯笼。这一派景象是我没有想到的,因为蜿蜒的队伍有那么长。不一会,有村民放起了炮竹,在震天响的炮竹声和烟雾中天色暗了下来。不知何时,村民们已点亮了龙首和板凳上的红灯笼。伴随着迸发出的一阵鼓声,龙动了。人们纷纷让开,我也迅速找到一个小土丘,怔怔地看着威严的板凳龙向这边游来。我便一路跟着它。夜色浓了,龙身也在夜色和雾色中幻化成点点的红光,待到了村口的河水旁,更可见水中也映着的一条一样的悠长红光,甚是奇丽。此时村民还放起了烟火,深蓝的夜幕上绽放出朵朵绚烂的烟花,为这大山中的村庄披上了喜庆吉祥的外裳,庆祝这个欢乐祥和的好日子!

依我的兴趣本是要跟随板凳龙进村一探究竟的,但同伴担心村里本已人挤路窄,且告知我们一会还要在村口舞龙,我们也只好放弃了这一想法。在等待舞龙的空隙里,我们大家相互欣赏此前拍的照片,吃农村的苞芦松喝乡里的青茶,安静地聊着天。此时,不知谁说今晚的月亮是半个世纪以来最圆最亮的,于是我们纷纷抬头,望见对面高高的山头果真有一轮清晰的明月,高悬着散出迷人的光芒。于是原本安静的空隙更加寂静了,所有人都沉浸在这如水的月光中。

龙徐徐而出了,在路口欢腾了一会便朝我们这边过来。那种莫名的激动再次回到我身上。我们站在二楼,看着由拿球者引着的长龙游进我们楼下的空地,然后开始变换各种形状,时而首尾相接,时而层层盘行,行进了足有半个小时之久。直到此时我才再次看清持板凳的红衣村民们,先前,在我的印象中他们已真正幻化进龙体了。此刻他们精神依然抖擞,故龙也时而欢腾,但显然,他们也很累了,中间休息了一次,然后在众人的喝彩中,龙徐徐离去。据村里的同伴介绍,红衣村民回到家后都要开始大口喝酒吃饭,他们的热闹的夜晚还将继续一阵。

在村口喝过咸菜玉米糊之后,我们也要走了。或许是夜晚山里气温低,或许是一阵长久的喧嚣之后突然的安静,我真的感到很冷。没有走来时的古栈道,村里的同伴们带着我们沿另一段高坡回到了先前仰望着的盘山高速公路。如武陵人出桃花源一般,和初进的道路之神秘曲折相比,出来的道路是那样简单,那样地快。来不及我们再有思考,已分明站在黄色的路灯下。向下看,乡村掩映在浓浓夜色里,依稀可辨点点灯光,再看时又好象什么都看不清了。

上了车,行驶在茫茫的大山中,我还在不停回味这段神奇的经历。问爸爸舞龙的来历,这才知道全村一年一次的舞龙仪式在古时候是为了让大家在这一天团聚,解决上年的纠纷,求得来年的和谐。真没想到古老的舞龙仪式背后是如此聪明的解决纠纷方式和美好祝愿,让我不禁再次感叹……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