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黄山 >

祁门县芦溪村女祠——衍正堂传说

时间:2012-04-28 08:41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汪隆和 胡新良 点击:
祁门县芦溪村女祠
 

祠堂乃封建社会各姓族人为凝聚人心、祭祀祖宗、议事、婚丧礼仪、执行家法、娱乐等而建的公共场所。祠堂名目繁多,有宗祠、支词、家祠、专祠、总祠(或称统祠)、合祠(两姓共建,极为少见),而女祠的修建则各有渊源。祁门县芦溪村就有一座弘扬母爱的女祠----衍正堂,诚为古人敬母用心良苦。

芦溪村向称“唐宋故里”,百姓渔、樵、耕、读,民风淳和。自唐太宗开科取士以来,一百多年间,无一中举者。至宋咸平年间,芦溪村有学子汪仁谅赴京城汴梁殿试,考中进士。

封建社会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泽及先辈,恩荫子孙。汪仁谅金榜题名,合族荣耀,按说特别喜悦的应是父母亲人。然而却有一位四德兼备、教子有方、秉性贤淑的妇人闷闷不乐,终日少语,甚至以泪洗面。这妇人不是别人,竟是汪仁谅的生身之母。语云:母以子为贵。亲生儿子高中进士,生母何以如此悲凉?原来汪仁谅是“庶出”。封建宗法制度下,家庭成员中有嫡、庶之分,正支为嫡、旁支为庶。汪仁谅之父原配因无力生育,继娶汪仁谅生母为妾(小老婆),故汪仁谅称非生母为嫡母,亲生母为庶母。高中进士后,皇上的诰封及所赐的凤冠、霞披、补服等均由嫡母享受,生母是庶母,是小妾,无权享用,死后也不准入祠堂收殓、举哀。自己怀胎十月,含辛茹苦抚养长大的儿子,中了进士,皇上颁赐的荣耀、诰封等却享受不得,其悲戚之情可想而知。

汪仁谅很敬重自己的母亲,也深知母亲的凄苦与无奈。但宗法森严,无力突破,经常与同窗好友倾诉胸中的块垒,同学之间也有几位是庶出,也愤愤不平,又得悉外地有建女祠之说,心有灵犀一点通,何不利用儒家经典“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教义为慈母建一座专祠,待生母寿终正寝之时行入殓祭祀之大礼呢,此设想获得庶出者和较为开明人士的同情与支持。当汪仁谅提出时,父亲点头默许,其内涵是:贵为正室,未能生下一男半女,而小妾却育有儿子,且聪慧异常,中得进士,光宗耀祖,为家族立功者受不到诰封,实为不平,因嫡母在堂只能点头示意,正是此时无声胜有声。仁谅嫡母是家中“狮王”,当即发作吼曰:岂有此理,这叫门败从良,立女坐歇,有违宗法祖制,绝对不行!大哭大闹之下,要入祠堂论理。

汪仁谅要为生母建专祠之风传遍村中和四乡八里,族中曾多次聚众议论,村人总以自己的思想意识、道德情操和利害关系儿各抒己见,莫衷一是。唯汪仁谅主意已决,敬母心切,动摇不得,甚至以宁愿不受进士头衔、放弃入朝为官的机会,以躬耕田垄为业也要为生母建专祠的表态要挟村人。孝母之心真是惊天地、泣鬼神,村人大多为其感动。正当闹得不可开交之际,村中有一位落地举子,因屡考不中,嫉妒汪仁谅才学,趁机诉讼至祁门知县,称“汪仁谅蔑视宗法,嫡庶不分,不思社稷安危,不感皇恩浩荡,扰乱纲常,为其父之小妾、实仁谅生母立专祠以为殁后入殓祭拜之庙堂,乃大逆不道,宗法无据,族中不容。然仁谅以新科进士之威显,我行我素,刻意欲建,敦请知事大人教谕,如再一意孤行,请革去公民,维护宗法祖制,以靖乡愚。‥‥‥”。

知县觅毕,冥思良久。事有凑巧,该知县也是小妾所生,也非常敬母,不禁想起幼时其母教他读的古乐府游子吟诗篇“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赢寸心草,报得三春晖”,且为母立专祠于法也无此禁,遂提笔批示:“皇恩教化,以孝为先;为母立祠,其情可嘉。”驳回讼词。至此,村中守旧者虽然仍持己见,但不再公开反对生事,任由汪仁谅筹建专祠。

未几,专祠建成,坐落于村前广场围墙之内,乃两进一天井,左右回廊相连。丹墀(音chi)之上是正殿,三间、两层,初建时所用木材均名贵,乃白果、寒柏、香樟、红豆沙等为梁柱,砖、木、石三雕精美,雀挺(梁托)别致,门楼为飘檐翘角五凤楼设置,上挂铜铃,风吹“叮当”作响,前面围墙边摆有六尊旗竿墩,插旗、伞等仪仗之用。汪仁谅还不惜重金从皖北出名石的灵璧买来一块七尺多高的大假山石,此石瘦、皱、漏、透,古朴典雅,供于祠堂正对处围墙边(文革时损毁,现存断石),左右各种紫竹数珠,亦是一景。

专祠竣工,取名“衍正堂”不是空穴来风,而是读书人以深刻的涵义讽喻嫡、庶之分的邪说,且喻示事物可衍变发展的。不会永远不变,而且会趋于正义。又据《越国公行状》一文称,汪华娶妻五人,按越国公汪氏历代家谱图鉴肖像,其妻中钱任、钱英、庞实三夫人均戴甲戎装,是跟随汪华征战的女将,稽圭、张瑾二夫人是女装。汪华生有九子,最后一子是张瑾所生,名献(年仅十九岁早卒),受封重忠护嘉应侯衍正公。张瑾是五夫人,若分嫡、庶,那应该是庶中之庶了,故称取“衍正堂”是有深刻含义的。

“衍正堂”明代重建,清代重修,现仍立于村前,孝道精神为村民所颂扬,但已破败,急需修复。唯原五凤楼飘檐翘角的门楼在文革时被造反派聒噪之下拆掉,那块灵璧假山石也毁于文革,千年文物毁于须臾,怎不令人哀叹?!(汪隆和 胡新良)



顶一下
(4)
80%
踩一下
(1)
2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