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黄山 >

怀念汪时叙老师

时间:2012-10-27 21:56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谢文辉 点击:

我是师范生,在8年师范学校就读期间,遇过许多好老师,其中的一对伉俪汪时叙和井然,是给我印象和影响最深的两位老师。

年前,我荣幸地收到了井然老师寄来的汪时叙老师遗作———《跬积编》。它使我不禁回想起50年前,汪老师发表在《江淮文学》上的一篇戏剧短评,题目为《谈“道貌岸然”》。因为当时能在报刊上发表文章的老师恰如凤毛麟角,令我非常崇拜。然而,就是这篇语重心长的短文,在反右和文革中使他吃够了苦头。

汪老师的专长是汉语语音语义,还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就受业于吕叔湘、张志公等著名学者,他在中科院语音研究所举办的全国师训班上,曾进行过汉语语音示范教学,人民日报还登了照片,发过报道。此后为普及汉语语音教学,他在方言浓重的黄山地区曾培训过数以千计的中小学教师,成绩卓著,被吸收为中国语言学会会员。而在词语溯源、辨析方面,他也颇有研究,写过许多小品风格的短文,用石絮、惜玉等笔名发表在多种报刊上,读来饶有风趣,脍炙人口,下面不妨从《跬积编》中摘录几则,以飨读者。

【奇石无心】今日第四次到蓝田运柴,载重六百斤,往返八十有六里。路过人家讨水喝,见堂上有对联一副:“奇石无心真静者,高松多寿是仙人。”“奇石无心”想得好,无心才能真静,是所以有心之人,不必空谈静了。当然,如果再认真一些,连石头也非真静,它也在不断的变化着。所谓静,只能是相对的而没有绝对的。

【逢人减寿,遇货添钱】旧时处世,有“逢人减寿,遇货添钱”之说,初不解何意。人人都喜增寿,人人都想买便宜货,何以减寿添钱反为人生处世之道呢?原来如此:见到别人,明知此人有四十出头,但曰“老兄今年最多三十二、三岁”,此即减寿,而人人喜听。遇到别人买到一样东西,明知只值七八角钱,却说:“这样好的东西,总要一块三、四才能买到。”此即添钱,而亦人人喜闻。此虽巧佞之徒的写照,但也对喜爱奉承的人,来了个一针见血。

【重与中】酸秀才赶考,三、四十斤重一担行李,也雇了个脚夫。行李太轻,挑起来晃悠晃悠的。秀才或心血来潮,想得个吉兆,问脚夫:“伙计,这一趟重不重?”意思是问“中不中”?这本来是老规矩,不论真重假重,脚夫都应回答:“重”。哪知道这个脚夫是个初上阵的,不懂规矩,人又老实,乃说:“先生,不但不重,还直打屁股哩!”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旧俗谓随遇而安曰“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埤雅》:“嫁鸡随之飞,嫁狗随之走。”不知出自何典?尝闻人言,人何以嫁鸡狗为?盖系“嫁乞随乞,嫁叟随叟”。又曰“嫁乞随乞乞,嫁叟随叟走。”不嫌贫不厌其老也。后乞叟讹为鸡狗,此说较合理。

又:杜诗《新婚别》:“……父母养我时,日夜令我藏,生女有所归,鸡狗亦得将。……”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之说,当不自“埤雅”始(《埤雅》宋·陆佃所作)。而陈甦诗:“兰摧蕙枯崑玉碎,不如人家嫁狗随狗、鸡随鸡。”欧阳修《代鸠妇言》:“人言嫁鸡逐鸡飞,安知嫁鸠被鸠逐。”皆宋人之作,想系均本于杜诗。

【一瓢诗话】同期《诗刊》上有秋耘介绍《一瓢诗话》一文,《一瓢诗话》,清·薛雪著。录引文两段:“学诗须有才思,有学力,尤要有志气,才能自立,……若一步一趋描写古人,已属寄人篱下。……”岂止学诗如此。又:“范德机云:‘平生作诗,稿成读之,不似古人,即焚去。’余则不然,作诗稿成读之,觉似古人,即焚去。”翻得好,敢于独创。作者对本书推崇备至,可惜尚无新版本,读不到。

【手足与袍服】尝闻人言,“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袍服”,是重兄弟而轻妻子者也。谓兄弟如手足之不可换,而妻子如袍服之可以随便换。我早先就很不以此为然,及今更觉妻子之重,虽兄弟远不如也。此或因我近几年来之境遇而感之特深。人生在世,纵百岁亦何可云长,况我等弱质,但求七十,怕亦难如愿耳。然于忧患之中,仍不变其初,形影相随,劝勉慰藉,苦乐与共者,独妻子也。是以妻子相爱之深,岂可望于兄弟哉。

汪时叙老师出生于书香门第、新进人家,其父汪镜人系老同盟会会员,曾于1923年任歙县县长,兴教除弊,颇有政绩,曾获陶行知专函赞仰。汪老师本人1947年就读于南京国立剧专导演系,他思想进步,才智过人,体貌高俊,曾被选为南京市学联罢课斗争主席团成员,他不负众望,积极参加南京“五·二○”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学生运动,后来被逼移居皖南,以避反动政府迫害。到解放军渡江南下时,他在屯溪行知中学当教务主任,曾热情组织师生护校,开展活动,迎接屯溪解放。

汪老师才气过人,诗文艺体诸长,我一生爱好二胡,就是聆听了他在月光晚会上一曲《月夜》后结下的艺缘。他原是二胡演奏家刘北茂教授(刘天华胞弟)的私淑弟子。汪老师的人格魅力不仅在于他多才多艺,爱生敬业,更在于他身处逆境还一心为民众效力上。

1967年,被打成牛鬼蛇神的汪老师,如“鸿渐之翼,困于燕雀”,年轻时曾在市运动会上连夺四项田径赛冠军的他,身体己给折磨得十分虚弱。这年除夕,病恹恹的他刚从外地回到家中,附近的农村就传来了“救火”的呼喊声,他不顾家人劝告,提起水桶就朝火场冲去,当看到着火的草垛四周全是村民房屋,救火的人群又乱作一团,他急忙跨上石礅扯开嗓门,指挥大家兵分几路,传水扑火……当大火扑灭后,村民纷纷寻找这位指挥救火的陌生干部时,他已带着一身的泥水烟灰悄悄回到了家中。

“四人帮”倒台后,1979年,汪老师长达22年的不白之冤得到彻底平反。这时,他的健康由于已往的过度压抑和劳累而受到严重的损害,可是他仍表示“青春悲不再,猛志固常存,破枥无旁顾,鞠躬报万民。”在他生命的最后三年中,不计个人恩怨,不取额外报酬,废寝忘食地工作。1980年被选为歙县人大代表,享有了应得的政治待遇。汪老师正待扬鞭策马趁晚晴,为教育事业做出新贡献时,1982年8月,肺癌夺去了他那宝贵的生命,享年仅60岁。当时有五百余人参加了追悼会,隆重悼念这位身世坎坷,鞠躬尽瘁为人民的优秀教师。其遗著《跬积编》于2002年出版后,我省著名诗人宋亦英曾作词一首《鹧鸪天·读〈跬积编〉悼念汪时叙老师》,特录于下:

壮悔蹉跎老未闲,誓凭肝胆报新天,

春风桃李留遗爱,伟业丹心足事传。

除俗旧,树风先,文明之死嘱拳拳,

分明辩证看生灭,一缕忠魂化碧烟。

我在捧读《跬积编》时,常为书中的真知灼见,真情实感,真辛酸文字所动容,以致泪零诗文不能自已。让我从字里行间,影影绰绰地看见一位疲病交加的长者,顶着狂风暴雨,在那崎岖泥泞的山路上不断攀进,身后留下一串串蹒跚脚印的情景……

(本文作者为1958届徽师毕业生,毕业后从教,曾任芜湖县一中校长,1994年被授予安徽省特级教师称号)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